河南大水,淹掉鄭州之後,又淹掉河南新鄉。新鄉,有個非常有名的地方,就是牧野。牧野算是新鄉的一個區,這次水患,當地大雨傾盆、河流氾濫,全境受災到底有多嚴重,現在還不知道。

古戰場 今災變

牧野之所以有名,是因為牧野之戰,這是中國古代歷史中最重要的一場戰爭,也是中國可考的歷史上最早和最大的一場戰爭。

大約在公元前1100年左右,周武王十一年,周人乘殷商王朝的主力東征東夷時出兵。雙方在牧野決戰,結果殷商戰敗,帝辛自盡,商朝滅亡。後世稱「武王伐殷」、「武王克商」或「武王伐紂」。紂,是周武王給殷商帝辛的諡號,後世就叫他「商紂王」。

這是中國歷史的一件大事,怎麼說都不為過,這場戰爭的重要性,決定了中國文明的走向,所以牧野,成為一個標誌。當年,周武王從陝西出來打下河南;如今,牧野發大水和陝西有甚麼關係?以後又如何?咱們不知道也不懂,還是靜觀其變。

河南大水,死了很多人,城市、鄉村都遭逢災難,我們也終於見到中共的軍隊。不過,大水來的時候,網上各種影片中,沒有見到軍隊的影子,只有官方報道說八十三集團軍的工兵,炸毀洛陽某地的河壩洩洪。其它時候,軍隊就不見蹤跡了。

等見到軍隊或者武警之際,就是河南京廣公路隧道戒嚴了。也就是說,救災時沒見到,災難前和災難時也沒見到,但災後管制階段,軍隊就來了。這個時候,當局的目標是封鎖,至於要封鎖甚麼,大家都明白、心裏有數。

西藏之行

日前,中共總書記習近平視察西藏地區的林芝和雅魯藏布江,外界解讀極具戰略意義。圖為林芝市內的雅魯藏布江大峽谷。(STR/AFP via Getty Images)
日前,中共總書記習近平視察西藏地區的林芝和雅魯藏布江,外界解讀極具戰略意義。圖為林芝市內的雅魯藏布江大峽谷。(STR/AFP via Getty Images)

水災發生的時候,習近平在西藏視察,先去西藏林芝,然後再去拉薩。先說說這個行程,習近平是坐青藏鐵路火車進藏的,所以應該是先到拉薩,然後火車再沿著拉林鐵路去林芝。所以這個行程有點奇怪,他是先去林芝,然後才視察拉薩。

仔細分析一下:第一,可能考慮習近平的身體狀況,或安排視察的有關方面,為安全起見做出這個規劃。因為拉薩海拔3700多米,搭飛機抵達,很容易出現高原反應,尤其是年齡大且身體不好的人,更容易出事;所以最好的安排是──逐步漸進。

先到西寧,海拔2200米,再到格爾木,海拔2900米,途中列車穿越高原地區,但人在火車中不活動,問題不大。到西藏下車第一站就去林芝,林芝海拔3000米左右,活動兩天,再去海拔3700米的拉薩。這樣一來,身體可以慢慢適應,此為領導人安全之計。

第二,拉林鐵路,其實是川藏鐵路的西段,習近平到林芝,也為體現中共當局對這條鐵路的重視。目前川藏鐵路,東段成都到雅安快修好了,西段是拉薩到林芝已經完工。中段是最困難部份,要穿越橫斷山和三江流域,然後經過藏東的高山深谷,不但有世界上相對高差最大的地形,也有世界最活躍的地震帶,還有世界上最大的泥石流區,修建起來,工程難度非常大。

川藏鐵路重要性

這條鐵路,對中共極為重要。其一是軍事上的,中印邊境爭議區,東段正好在山南地區和林芝地區。以前交通不便,嚴重影響中共的軍事佈局與控制。

1961年,中共對印度突襲,林芝和山南的戰爭準備進行了九個月,但戰爭打起來,三個星期彈藥就告罄了,後勤補給完全跟不上,只能「單方面宣佈停戰撤軍」。當時,後勤補給順著公路到林芝後,只能靠人扛,走路至少三天才到戰線。山南情況稍好,但也是問題很多。

鐵路修通之後,從四川和青海過來的補給,在山南或林芝存放,然後通過波密到墨脫的公路運輸過去,當然方便很多。尤其是重型武器,原來卡車運不進去,現在用火車就方便多了。

川藏鐵路的另外一個功能,是開發藏東三江流域的礦產,比如銅礦。藏東的銅礦品位不高,但儲量很多,居世界第三。以前靠公路,開採成本巨大,比在國際市場買還貴兩三倍。買礦沒問題,但如果發生戰爭,遭到禁運,就只能自己開採了,所以鐵路很重要。

除了銅之外,還有其它有色金屬和稀有金屬礦產。當然,最好的辦法,是就地冶煉,這需要充足的電力供應,所以近年中共在三江流域修水電站。在林芝的雅魯藏布江修大水電站,都是有原因的,一個是滿足鐵路用電,一個也是為未來開發做準備。

開發藏東三江流域,還有一個人力資源的問題。當地人煙稀少、教育程度低,對中共來說,最好的辦法是從大陸大量移民。西藏大部份地區,漢人不適應,但林芝、波密和察隅一帶是例外,這裏山高林密,海拔相對較低,降雨豐富、氣溫適中,是所謂西藏江南。全境八萬平方公里,比江蘇、寧夏小不了多少,移民幾百萬大概沒有問題。要知道,西藏全境內,現在人口只有兩百多萬。

一條川藏鐵路,對中共來說意義重大;對林芝地區,也是意義重大。

紅二代張木生

說到林芝,有一個人必須提一下,就是張木生。張木生是紅二代,父親李應吉,出身浙江海寧,1931年加入中共,據說曾當過周恩來和董必武的秘書。張木生在紅二代中出名是在文革中,那時,他在內蒙古當知青,寫了一篇支持農村包產到戶的文章,引起很大的轟動。

因為這篇文章,1972年他被抓進監獄;但是隔年卻直接從監獄去了內蒙古大學讀書。這當然是紅二代的優勢,換成別人,不被槍斃,大概也要像楊小凱那樣,判個十年、八年,後來,張木生一直在北京的圈子裏面。1993年,被任命為林芝地區專員,相當於市長地位。但他身體不行,待了幾年回北京了,現在是《中國稅務》雜誌的社長。

張木生最重要的想法,是中共需要回到「新民主主義階段」。這個「新民主主義」,在中共的話語中,是和「舊民主主義」相對照的,舊民主主義是中共建政前,也就是1949年前提出來的,那時不叫舊民主主義,就叫民主主義。

中共要和中國各階級一起建立民主主義,當然是沒得到政權之前,得到政權之後,就不要民主、不搞民主主義了。但又不能這麼說:不要民主了、要獨裁了!這不行,所以就有了新名詞,就是「新民主主義」。其實,就是獨裁,一黨獨裁、一黨專政。

這大概是自五十年代初開始的,從1950年到1960年。因為再到後來,經濟國有化、農村公社化、政治一人獨裁化,整個社會,按照張木生這批人的看法,就是江河日下、情況逐漸敗壞了。所以他們提出來,要回到「新民主主義」階段。

以前,很多人認為張木生是劉少奇兒子劉源的智囊,但他不承認,說自己和劉源沒有牽扯。但是,張木生有關「新民主主義」的新書,劉源拉了五個解放軍上將去參加首發。

2015年,張木生說習近平這一代人,是中國的最後希望,也是國際共產主義運動的以後希望。簡單來說,他認為他們這批紅二代,是中國的最後希望,當然也是世界共產主義運動最後的希望了。

我不知道習近平和張木生有何關係,然而這次習近平去西藏先到林芝,還是很有意思的。

「新民主主義」真面目

「新民主主義」,差不多就是鄧小平「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的另一個說法。中共上台之初,農業、工商都還沒有國有化,經濟恢復得很快;政治上,共產黨雖然一黨專政,但是還有很多舊時代的人物,包括國家副主席、很多部長,都不是共產黨。其實,就是所謂的開明的一黨專制。

從社會結構學的角度,新民主主義並不是穩定的結構,因為要維持它,必需最高領導人的自制和善良。這種類似古代明君治國模式,事實證明無法長期維持下去。

明君利益在社稷,但是治理國家需要官吏;而人性使然,官吏的自利來自下層民眾;於是以權謀私是必然趨勢,整個社會上下交征利的狀況無法避免。張木生和劉少奇一樣,最後只能訴諸共產黨員的「修養」,就是個人道德高尚,毫不利己專門利人。然而這種人鳳毛麟角,就算有也是萬裏挑一,無法成為制度的基礎。

對於承擔「國際共運最後希望」的這一代人,就是習近平和張木生這一代人,其實並未擺脫自己的心魔。他們視上個世紀五十年代為黃金時代,住在北京或者大城市中,享受各種特權待遇,但受理想主義的教育,看不到社會底層真正的痛苦。

鄧小平之子鄧樸方的自傳《鄧樸方之路》,寫過這樣的內容,鄧樸方初中在八一中學,同學都是紅二代,周六放學回家,各家派出的小轎車太多,學校用大喇叭廣播「某某同學,家裏的車停在學校某處」,否則就找不到自己家裏派來的車。鄧樸方寫這些,是說鄧小平從不派車接他,要自己坐公共汽車,意思是鄧小平公正廉明。鄧樸方又說,學校伙食很好,校園中有梅花鹿和孔雀等等。

而那一年,是1961年,中國餓死了4000萬人。

對於張木生這一代人,那是黃金時代,「指點江山春光滿目,激揚文字綵筆生花。」就算是進了監獄,還是很快的能被欣賞、被推薦去大學讀書。他們正是這麼成長的,腦袋中除了中國崛起,還有國際共產主義運動。如今,種種事實顯示:這個運動給人類帶來莫大的厄運和慘劇,都是毛澤東的錯誤。或者現在中共糾正了的說法,是各種發展道路上的嘗試。

風光背後

習近平去拉薩,街道兩邊站滿藏人,向他的座駕丟哈達,可能他真的相信,這是藏人喜愛他。但是只要稍有常識者就知道,那些在街道上,按照社交距離單行排列整齊的都是演員,並非一般「普羅大眾」,換句話說,不是自動自發來的。

有藏族朋友提到,當日他們去八廓街燒香,根本就不讓進拉薩,原因不詳。而在幾個月前,當地就已經演習完畢,哪些人能上街開舖,哪些人能開窗,早有規定、演練了。據朋友說,這些人大部份是漢族的軍人和政府工作人員,穿上藏袍充當臨演。

專制制度,是需要欺騙的,自欺欺人或者討好上司、壓制下級。河南水災也好、拉薩視察也罷,都是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