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26日,美國總統拜登在華盛頓白宮橢圓形辦公室會見了伊拉克總理穆斯塔法卡迪米(Mustafa al-Kadhimi),宣布美國將在年底前結束在伊拉克的作戰任務,將重點從中東地區打擊恐怖主義轉移到對抗中共和網絡戰等威脅。

拜登表示,將繼續支持伊拉克的民主,包括今年秋天的選舉,但在那裏的軍事任務將會改變。拜登為美軍從伊拉克正式撤退制定了時間表,計劃在年底前將美國的軍事任務轉變為諮詢和培訓任務,美國軍隊將不再參與戰鬥。拜登承諾,美國將提供幫助,但從現在開始的支持將主要是財政支持,而不是軍事支持。

美軍的行動代表了拜登政府在外交政策上的方向,即結束20年來針對911恐怖襲擊的過時反應,把重點放在日益咄咄逼人的中共身上,這才是當今美國所面臨的最大威脅。

卡迪米同意美軍不再參與前線戰鬥,但他堅持尋求美國持續的軍事存在,以幫助伊拉克政府擊退ISIS的殘餘勢力。

自去年前總統特朗普下令減少在伊拉克的駐軍以來,美國在伊拉克駐軍的人數從3,000人減少到2,500人左右。目前還不清楚現有的大約2,500人的部隊是否會進一步消減,但由於需要繼續執行諮詢和培訓任務,駐軍人數的下一步削減可能不會太大。

2007年,在美國領導的針對阿爾蓋達組織和其它激進組織的戰爭最激烈的時候,美國在伊拉克有大約有17萬名士兵。

美國前總統奧巴馬曾於2011年從伊拉克全面撤軍,此後由於ISIS佔領伊拉克西部和北部大片地區並威脅到了巴格達,2014年奧巴馬又決定派遣部隊返回伊拉克。美軍培訓和指導伊拉克部隊的任務就起源於2014年美軍返回伊拉克的行動。

鑑於美軍受到攻擊的可能性,美軍一直保持一支特種作戰部隊以應對必須的軍事行動。其實作戰部隊和參與訓練、諮詢的部隊之間可能沒有明顯的區別。但在過去幾年,美軍的主要任務是在伊拉克的大型基地工作,協助收集情報,並為能力日益增強的伊拉克部隊打擊ISIS提供諮詢。

除了針對ISIS武裝份子的特別行動任務外,美國地面部隊多年來一直沒有在伊拉克發動進攻。原因是美國的軍事存在受到伊拉克國內政治勢力的挑戰,美軍和聯軍基地經常受到與伊朗結盟的伊拉克民兵組織的襲擊,這迫使美國將支持伊拉克政府打擊ISIS的軍事存在與敏感的伊拉克國內政治之間達成某種平衡。

拜登政府在面對中共侵略性不斷上升的情況下,維持美國在阿富汗和伊拉克持續的軍事存在,除了承受風險以外,已經意義不大。

拜登認為,美軍去阿富汗是因為20年前發生的911恐怖襲擊事件,但是這不能成為美軍應該在2021年還繼續留在那裏的理由。拜登曾在今年4月宣布,剩餘的2,500名駐阿美軍將在今年9月11日恐怖襲擊20周年之前撤出阿富汗,但現在撤軍實際上已經完成。

2002年美國白宮簽署了一項授權對伊拉克使用武力的法案,時任美國總統布殊指責當時的伊拉克領導人薩達姆聚積大規模殺傷性武器。就在上個月,美國眾議院投票廢除了那張有19年歷史的「許可證」,批評者認為它被濫用,現在已經過時了。拜登對此也表示贊同。

拜登已下令對美國的軍事部署進行全球「態勢審查」,以便使美國的軍事足跡與美國的外交政策和國家安全優先事項適當地保持一致。

拜登政府對中共迄今一直保持著關注,包括制裁和譴責中共在香港和新疆侵犯人權行為,及繼續實施前總統特朗普針對中共的保護性關稅。歐洲領導人也願意配合拜登對中共採取更強硬的立場。

中共挑戰美國,決心要成為世界的主導力量,這意味著與中共的對抗已經上升為美國對外政策的核心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