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耀明被捕 林夕指國際醜聞 歌迷籲何韻詩注意安全

歌手黃耀明及前立法會議員區諾軒,昨早(2日)被廉署落案起訴,指他們涉嫌在2018年提供娛樂誘使他人投票。

香港作詞家林夕昨日在Facebook上連發6則貼文,回應黃耀明被起訴的事件,他形容這是「國際醜聞」,「真香港人看不懂,我懂一點點,看似飛霜襲人。」

林夕發出的多幅圖文,包括黃耀明為「反送中」運動而寫的歌曲《自由之夏》,林夕指「隧道很長,比生命更長,那就向前走吧」,「不是每個人都有責任義務機會福氣,堅定地走此一趟」。

他又貼出「非」和「心」兩個字的書法,並寫道:「說真話很危險,我也唯有掩住你嘴巴別讓你說謊」。有網民在貼文下回應:「感受到夕爺嘅痛」、「悲到心都甩埋」。不少網民留言勸林夕冷靜,要堅強,「夕爺,大家一起撐住」,「感恩香港還有夕爺、有明哥... 保重!」

香港作詞家黃偉文也在Instagram以自己為歌曲《哲學家》的填詞回應,「誰叫這,負能量時代,最開通的想法,都配你不起」,並在貼文中寫道:「Some people are artists. Some, themselves, are art.」(有些人是藝術家,有些他們本身就是藝術)。

歌手藍奕邦亦在Facebook留言標註黃耀明:「明哥,保重,平安。」

與黃耀明同樣是「文化監暴」召集人,曾公開支持「雨傘運動」和「反送中」運動的歌手何韻詩,昨日亦兩度轉發與黃耀明相關的新聞,並貼上多個「怒」和「震驚」的表情。

何韻詩前日(1日)曾在FB發文表示,多次嘗試預約紅館場地均不成功,其它場館亦因「高層嘅各種恐懼而告吹」,不過最終成功申請藝術中心壽臣劇院的場地,將在9月舉辦7場演唱會。她坦言,這是「我最珍惜嘅一次」,「我繼續唱,繼續唱,脫下皮草繼續唱,沒華麗舞台,谷底照開張」。

不少歌迷在何韻詩的貼文下方留言,有人說:「睇到真係好嬲,不過我知你同明哥都唔驚,只能說聲保重」。有網民呼籲她儘快離開香港「見字請速逃」,也有人表示:「無論你的決定是走是留,支持到底」。

百年來首次 奧運男子跳高兩選手平分金牌

8月1日,在東京奧運會男子跳高決賽中,上演了令所有人激動又喜悅的一幕。

意大利選手坦貝里(Gianmarco Tamberi)和卡塔爾選手巴爾希姆(Mutaz Essa Barshim),一同跳出 2.37 米的成績,但兩人挑戰2.39米均未成功。

此時,有大會職員詢問兩位選手是否了解賽例。按照規定,兩人可以選擇再次試跳決一勝負,抑或是分享金牌寶座。

在工作人員說明的過程中,巴爾希姆問道:「可以給我們兩面金牌嗎?」在工作人員點頭示意後,兩名選手對視後擊掌道賀,坦貝里跳起抱住巴爾希姆,二人激動萬分,在場所有人也都為這兩名新晉奧運冠軍歡呼,一同分享這份比奪金更難得的「分金」喜悅。

巴爾希姆和坦貝里自從11年前在比賽中相遇後,一直在世界各地的賽場上對戰,兩人在10多年來的激烈競爭中,也成為了至交,惺惺相惜。

據悉,這也是奧運田徑項目109年來,首次有運動員平分金牌。

小粉紅出征謾罵國際體聯 被迫首次公佈評分詳情

近日,因中國體操選手在東京奧運決賽中輸給日本,中國小粉紅不斷到訪日本選手和國際體操聯合會的社媒帳號,進行攻擊謾罵,讓國際社會領教了中共煽動「愛國」的破壞力。

7月28日,奧運會體操男子全能決賽中,中國選手肖若騰在一路領先的情況下,被日本選手橋本大輝逆轉局面,最後以0.4分之差敗北。賽後肖若騰與奪得金牌的橋本大輝握手表示祝賀,並未表達對評分的任何不滿。

但中國「愛國網民」卻紛紛前往橋本大輝的Instagram頁面,辱罵他是「日本的國恥」、「偷了中國應得的金牌」等等。還有大批小粉紅湧入國際體聯的Instagram,指責「裁判不公」,質疑橋本大輝在決賽跳馬項目落地時出現右腳踏出地墊外的失誤,為何還能拿到14.7分。

橋本大輝不堪其擾,關閉了Instagram帳號的留言功能,並發表聲明指,國際體聯對跳馬的計分方式有明確規定,裁判評分不是根據主觀評價,而是依客觀規定作出的判斷。

比賽翌日,國際體聯特別公佈了這次跳馬的評分詳情,並在聲明中指,橋本大輝因落地時右腳跨出一大步被扣除0.3分,這是依據規則作出的最大扣分。國際體聯認定14.7的得分符合相關評分規定,最終排名也是正確的。

陸媒「搜狐體育」報道稱,官方解答已出,此事爭議塵埃落定。這也是體操項目有史以來,第一次針對所謂的「爭議」評分單獨發佈聲明。網媒「中國數字時代」評論文章則指,這個「歷史首次」也是小粉紅「出征」製造的一個國際笑話。

7月30日,美媒CNN發出評論文章指,中國網民不但謾罵橋本大輝,甚至還貼出廣島和長崎原子彈爆炸的照片,並指有些帳戶似乎是專門為此目的而創建。文章提到,近年來,中國國內發起了大規模的網絡宣傳活動,以針對北京的政治敵人。今次的攻擊和騷擾,正是席捲中國社交媒體的極端民族主義浪潮的象徵。

大逃亡 近十年61萬中國人海外尋庇護

一份最新的聯合國報告顯示,在中共的殘暴統治下,引發了中國人的「集體大逃亡」,近十年來,超過60萬中國公民在海外申請庇護。

根據聯合國難民署(UNHCR)的數據,從2012年到2020年,每年來自中國的尋求庇護者人數從15,362人增加到107,864人。從2012年以來,至少有61.3萬中國公民逃到海外避難。2020年逃離中國的人中,約有70%的人在美國尋求庇護。許多人持有旅遊或商務簽證去到美國,然後申請庇護。

印度媒體WION的節目主持人夏爾馬(Palki Sharma)說,中國人擔心自己一旦被認為是中共政權的威脅,「黨就會對你下手」。

WION的報告顯示,「沒有人能夠逃過中共的重拳,包括億萬富翁」。近日,中國企業家孫大午因聚眾衝擊國家機關罪等八個罪名,被中共河北高碑店市人民法院一審宣判徒刑18年。他被控「尋釁滋事」———這是中共一貫用來對付異見人士的指控。

北京還以反壟斷執法和消費者保護的名義嚴厲打擊自己的科技巨頭。包括阿里巴巴、滴滴和騰訊在內的主要科技公司都面臨調查。夏爾馬說,中共正在「加強對科技領域的控制」,這是其「全面打擊中國公民的一部份。」

除了殘酷的壓迫穆斯林維吾爾人之外,中共多年來一直在打壓基督徒,拆除禮拜場所,監禁牧師,甚至修改聖經,來迎合中共的路線。北京還在西藏設立了更多的所謂「佛教徒營地」,並繼續殘酷鎮壓法輪功修煉者。

夏爾馬說:「中國人正在逃離這個國家,他們正在民主國家中尋求庇護,這是一場大逃亡。」

125萬人聯署簽名終結中共

從去年6月起,全球退黨服務中心開始了全球終結中共(END CCP)的徵簽活動,截至今年7月底,簽名人數已超過125萬人。

全球退黨服務中心主席易蓉日前表示,2020年開始的這場瘟疫,由於中共刻意隱瞞,使其擴散到全世界,造成全球上億人感染,幾百萬人死亡。國際社會也開始真正地認識到中共的邪惡本質,並開始在世界範圍內從政治、經濟、科技、貿易、文化、軍事等多方面形成全球圍剿中共的大聯盟。

美國國會議員佩里(Scott Perry)表示:「我認為(打倒中共徵簽)這個消息很棒。我不認為共產黨會自動捲鋪蓋走人。這是個佔領了一個國家的犯罪組織。他們不會自願下台的。他們最終會被趕下台,失去政權。」

澳洲墨爾本白馬市Elgar選區議員巴克(Blair Barker)在2月28日加入到當地退黨服務中心舉辦「End the Evil CCP」(終結中共邪黨)主題的汽車遊行。巴克認為中共不斷地滲透澳洲,他說:「不僅是中國人民,世界其它地方的人民也受到了中共極權的騷擾,人們需要了解真相。」

一年來,在世界各國的不同城市,人們經常會看到「終結中共」(END CCP)的汽車遊行和徵簽、集會活動。

退黨服務中心邁克爾虞(Michael Yu)表示,在中國,已經有超過3億8千萬中國人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

科學家:變種病毒導致所有疫苗失效

7月30日英國政府發表了一份報告,認為「幾乎可以肯定」會出現更新的中共病毒的變種,足以導致目前所有的疫苗都失效。

該論文由英國政府官方的「緊急情況科學諮詢小組」(SAGE)7月26日發表。

科學家們寫道,人類「不太可能」根除中共病毒,他們「非常有把握」地認為,新的病毒變種將繼續出現,並且「幾乎可以肯定」的是,變異病毒通過逐漸或間斷地抗原變異,最終導致目前的疫苗失敗。

在7月7日會議中,SAGE科學家們表示,「高流行率和高疫苗接種率,最有可能出現可以逃過疫苗的變異病毒。」他們當時表示,「這種情況發生的可能性尚未可知,但這種變種將給英國和國際社會帶來重大風險。」

反對疫苗措施 歐洲多國爆大規模抗議

在疫苗的保護性遭到質疑的同時,本周末,歐洲多國民眾上街抗議政府的強制措施,包括進入公共場所前必須出示「健康通行證」等。

7月31日,在法國有超過20萬民眾上街高呼「自由!」和「拒絕健康通行證!」等口號。

法國馬克龍政府要求民眾在旅遊以及進入咖啡廳、餐廳、髮廊等營業場所時,必須出示新健康通行證,對醫護等特別職業將強制接種疫苗。

辭掉護士工作的37歲阿梅爾(Hager Ameur)告訴美聯社,法國政府不應該強制人們接種疫苗,她説:「(離職前)我們(法國醫務工作者)突然被告知如果我們不接種疫苗,那麼人們被感染就是我們的錯。我認為這種說法令人作嘔。」

該措施公佈後,部份民眾指責政府扼殺自由。法國民眾已連續3個周末上街抗議。

與此同時,德國、意大利、瑞士相繼有民眾參與抗議活動。

意大利當局上個月推出了健康通行證,數以千計的「反疫苗通行證」示威者連續兩周在羅馬、米蘭和那不勒斯等城市進行抗議。

米蘭的示威者在法院外停了下來,高呼「真相!」、「恥辱!」和「自由!」,這些示威活動雖然嘈雜,但很和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