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3月26日晚,法輪功學員宋彥群被綁架到舒蘭市北城派出所。

宋彥群的父親到了派出所後介紹她的情況說:10年冤獄的迫害對她身心傷害太大,她每天都要寫信。家人看著她,她就跑出去到路燈下、樓道裏寫,晚上不睡覺也寫;寫信能舒緩她的精神壓力。沒想到,2020年12月,她的家人得知,她已被非法判刑3年半。

她曾因修煉法輪功被非法判刑12年,在冤獄煎熬了10年,慘遭酷刑折磨,九死一生,回家時,體重僅剩57斤。

宋彥群正直、善良

宋彥群,1971年出生於吉林省舒蘭市,畢業於長春商業高等專科學校國際貿易系,為人正直、心地善良。她曾任哈爾濱大德日語學校英語教師,當時月薪數千元,每月都拿出2千多元資助她的學生,經她資助的學生有數十位。

2020年3月26日上午9時許,舒蘭市公安局國保大隊隊長董其明一行8人來到宋彥群家,謊稱是街道普查重新登記戶口,騙開了門,問宋彥群:「你給李克強寫信了吧!信郵去北京返回來了,信訪局查辦要抓你。」還問她為甚麼要寫信。

宋彥群說:「我感到法輪大法太冤枉了!對大法師父太不公道了!我要為師父和大法討還公道!說句公道話!同時也感到自己冤枉,我沒做甚麼壞事,卻被冤判12年,在監獄裏受盡了各種酷刑折磨,九死一生回來了,到現在還不能正常生活,精神不正常……《憲法》規定公民有通信自由……為甚麼給國家總理寫信就違法了?!」

當晚,宋彥群被綁架到派出所,後被關押在吉林市看守所裏。

家屬和律師兩次要求給宋彥群檢查身體,都遭到了拒絕,理由是給她檢查身體就等於放她(她的身體狀況不符合被關押),所以不給檢查身體,要重判,還說這是舒蘭政法委的指示。

2020年11月10日,舒蘭市法院以視像形式非法庭審宋彥群。舒蘭市公檢法司人員,包括政法委都參加了,而她父親被拒絕入庭。據說,宋彥群當庭給自己辯護,有條有理。

遭綁架、殘忍折磨

宋彥群於1996年8月有幸修煉法輪功,心靈祥和、清靜、慈悲。

1999年中共對法輪功發動了史無前例的迫害。2000年,宋彥群上北京為法輪功上訪,被非法勞教1年,關在吉林省長春黑嘴子女子勞教所。

在勞教所裏宋彥群遭到各種體罰。她說:「每天電棍劈里啪啦地電人,毫無人性!惡警知法犯法,對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法輪功學員濫用刑罰,強制轉化,管教室不時傳來慘叫聲。我只因為不讀誣衊大法的書就被惡警李隊長電;獄警唆使吸毒、賣淫的勞改人員用塑料管子『小白龍』打人阻止煉功,還有『開飛機』等等體罰虐待……」

2003年11月27日晚7時左右,舒蘭市公安局警察破門而入,將宋彥群和她妹妹宋冰摁住。

宋彥群被一群惡人摁到海綿墊子裏,腿死死壓在她胸口上,使她喘不過氣,臉憋得脹紅、頭髮蓬亂。

宋彥群姐妹倆被劫持到舒蘭市公安局連夜非法審訊,後半夜被送到舒蘭市南山看守所。

第二天下午,舒蘭市公安局黑壓壓地來了一大群人,把宋冰和宋彥群固定鎖在審訊專用的凳子裏。那個凳子鎖上以後,腳動不了,身子動不了,人被固定在一個姿勢上。

一群打手們又給姐妹倆灌芥末油。他們將芥末油咕嘟咕嘟地灌進姐妹的身體裏,嗆得她們大口大口地嘔吐、咳嗽。

此後,宋彥群胸腔裏被芥末油燒得像翻開了一樣疼痛了一個多月,呼吸困難,臉上被燒掉了一層皮,嘴角上的肉向外翻著,手和腳、嘴角事隔一年還留有深深的黑疤。

姐妹倆絕食絕水抵制迫害,遭野蠻灌食。宋彥群出現精神失常、幻聽,無論白天夜裏都無法入睡,整日整夜地瞪著眼睛,身體很快骨瘦如柴、脫骨露相,並時時昏迷不醒,看守所給她打點滴搶救。

那段日子,看守所害怕宋彥群死了,把一直被隔離的宋冰帶去見宋彥群。

宋彥群摸著妹妹的臉,用微弱的聲音說:「小妹,我以為再也見不到你了。」妹妹拽著姐姐的手哭了,眼淚不住地默默地流,號裏的人都哭了。

2004年1月6日,舒蘭市法院非法審判宋冰、宋彥群等4名法輪功學員。宋冰被非法判刑12年,宋彥群被非法判刑10年。兩人提出上訴後,法官卻因此再給兩人各加2年。

獄中備受摧殘

2004年5月25日,宋彥群和妹妹宋冰被劫持到長春鐵北監獄。

宋彥群在監獄被檢查出肺結核,隔離治療。2005年她為了恢復身體開始煉功,但很快被押回「小號」迫害,遭「五馬分屍」酷刑折磨。她的四肢從早到晚都被抻到極限,繩子深深地勒到了肉裏。

她寫道:「上抻刑1個月後,我手顫抖得厲害,後來不能正常寫字;四肢終日冰涼、麻木,血脈不通、行走困難;四肢腕部都傷痕纍纍;身體多處疼痛難忍;大腦反應遲鈍,不好使。這種迫害嚴重摧殘人身心健康,精神的痛苦是難以想像的,讓人壓抑,不信任別人!」

一次,宋彥群煉功,被「包夾」(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刑事犯)楊爽、古尼娜強行扒光衣服,在陰冷的天氣裏打開窗戶挨凍。

宋彥群說:「兩人毆打一度導致我小便失禁。晚上她倆多次毆打我阻止我煉功,甚至想方設法長時間把我四肢捆綁在床上折磨;在五樓,用被子捂我的頭,阻止我揭露她們的惡行;常恐嚇我『閉嘴!』打嘴巴子、用鞋墊堵我嘴;在醫院用辣椒筋抹我嘴;趙麗英、李新琴甚至用辣椒水澆我身體陰部,阻止我揭露她們……」

2006年到2012年,宋彥群絕食抗議後被強制灌藥、連續幾天打四、五個小時不明藥物,身上經常被按得青一塊、紫一塊。

2012年7月,在省公安醫院被強制灌食後,宋彥群連續嘔吐黑色液體,被上「死人床」強制就醫後眩暈、昏迷,胃劇痛、痙攣。16日她被保外就醫半年。

再被劫持入獄

在保外就醫過半年後,2013年9月7日,吉林省女子監獄以「在逃」為由,將身體尚未康復的宋彥群從家中劫持回監獄。

直到同年12月3日,宋彥群的父親才第一次見到她,她是被人架著出來的,身體極度消瘦、虛弱。從9月份被劫持到監獄後,她一直無法正常進食,一直是監獄灌食。

12月31日,年邁的父親再次見到她時,她是被輪椅推出來的,身體虛弱得已經無力行走。獄警告訴她父親,已經無法給她灌食了,強行餵食也無法成功,目前只能依靠打營養針維持生命。

家人非常擔憂,無奈之下,再次向監獄提出「敦促緊急保外的申請」,並多方求援。

2014年1月20日,宋彥群被「保外就醫」,體重僅剩57斤,身體極度虛弱、器官衰竭、進食困難。同年9月29日,宋彥群到舒蘭北城派出所遞交申訴信,又被拘留了8天。

2015年5月29日下午,舒蘭市國保大隊隊長董其明帶領警察將宋彥群綁架、抄家,她父母也一同被綁架。當晚11時他們才被放回。

妹妹被迫害致死

她妹妹宋冰2009年7月30日被迫害致死,年僅36歲。

2014年宋彥群保外就醫時體重僅剩80來斤,常常整宿不睡覺,一連好幾天不吃飯。她常說妹妹宋冰沒死,出去給她送衣服。家人整天為她提心吊膽,有時不知她哪去了,年近80歲的父母滿城找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