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傳統秩序被中共和《港區國安法》根本顛覆之快,一再超出人們的預料。港大校務委員8月4日召開特別會議,禁止參加7月7日學生會評議會會議的學生,進入校園範圍及使用大學設施與服務。學生會評議會成員對校方做法感到非常震驚。事實上,他們曾「哀悼」七一刺警案疑犯梁健輝,並「感激他為香港作出的犧牲」,但評議會會長郭永皓兩天後即帶領所有幹事辭去職務,致歉並撤回動議。而林鄭月娥仍指示校方應跟進,警方亦可涉入調查。

港大校委會現繞過紀律委員會直接懲罰學生,被指不同於以往程序,校委會單方面頒布禁令,令學生無申訴餘地。

人稱「老鱷」的香港製造網絡電視(MIHK TV)創辦人歐陽永權接受大紀元《珍言真語》節目採訪時表示,中共嗜好鬥人的本性,一年來表現得越來越離譜,香港抗爭者哪個被它「鬥死了」,就要接著鬥下一個,限制言論自由是大勢所趨。

好在年輕港人心中還有熱情,包括入新聞行業值得欣賞,但切記不要把自己混同於抗爭者、被抓到把柄,應特別「醒目」(機靈)。老鱷說,「現在很明顯,他們那幫人是硬來的。你就好像是『送子彈』、『送人頭』給他們。」例如國安法首案,唐英傑騎掛著「光復香港,時代革命」旗幟的單車被判九年,「很明顯這是一個不公平的判決,我就覺得他是吃虧了。所以我的意思就是說,大家抗爭歸抗爭,留下一口氣歸留下一口氣」。

老鱷最近從香港飛往加拿大,對於網友疑問其是否不再回港,他表示不用擔心,他每年都會去加拿大看望父母,過了這個夏天便會回來。「不是離棄了大家,也都不是做逃兵。只不過我真的是加拿大籍的,我都要回家的,我探望了我的家人朋友、契仔契女,安頓了花木蘭讀書,每件事搞妥當了,她開了學以後呢,我就會很快回來跟大家見面了。」

他相信,在搞掉《蘋果日報》之後,網台將是接下來被針對的目標,雖然很多人逃港避難,但要辦好傳媒,唯有在香港記錄一手資料最為珍貴。所以「我們在營運上仍然是要繼續的,我們一直會堅持這種方向,去經營這個和香港人同呼吸的台。」「我們希望,可以在同一片土地和天空下幫他們發聲,這是一個我堅持這個台的宗旨和台格。」

老鱷也呼籲網友捐助,因為他們「需要經費營運,機器會壞,出入要車馬費,主持人也要車馬費,那個成本是很大的」。他透露,現在網友的捐錢加起來不夠10萬一個月,公司很難經營。「如果有1000個人每個月可以給100元,我已經可以繼續營運下去了。但是如果繼續這樣的情況是不行的,因為你知道現在做生意很難,賺錢也難,要養這麼大幫的人,我們每個月公司的支出近18萬。」

他表示,港府走極左路線,連本港運動員得獎牌這種所有人都開心的時刻,也要派一些警察到商場,查有沒有人為中共國歌喝倒彩,令人掃興。

打壓港人不僅造成了他們離開,也衍生出很多社會問題。例如一些老人家,「他們可能只是住在護老院,就是希望一個星期有一次兒女帶他們出去喝茶呀。現在隨時他們的兒女都說要移民了,不可以去探望他們的爸爸媽媽。其實真是太多這些悲悲慘慘的事件,我都不想說了,有時一說起來眼睛就濕濕的。」

「這些為政者,他們完全視人民為草芥,沒有同理心。外國人有句英文:Put yourself into one's shoes(設身處地為他人著想),就是他們不會理解別人的感受是什麼,沒有Compassion(慈悲心)。你可以看到他們所做的事情,完全是與民為敵,將人民需要的東西完全不考慮。」

以下是採訪內容整理。

中共天天鬥才安心 搞紙媒後將是網媒

梁珍:你覺得現在香港的網媒生存的環境還有多少空間?《蘋果》沒了,《明報》的林行止也封筆了,這其實也是一個標誌,之後是不是會輪到(打壓)網媒呢?

老鱷:其實一定是的,你知道共產黨鬥人的方法,首先找最大的敵人,然後找次要的敵人,接著第三個敵人,什麼敵人都給它打死了,然後大家就互鬥。你也看到了鬥到沒什麼好鬥了,就拿運動員來鬥,是不是精神有問題?一個香港的運動員拿了奧運獎牌,我不管你是紅、黃、藍、白、黑,討厭中共、港共,或者支持本土主義也好、民主自由也好,大家都是很開心的,是一件開心的事情來的,大家不應該在裡面搞這麼多政見。

你可以看到它們的心腸,哪個被鬥死了就鬥下一個,什麼都給它鬥死了,就自己去鬥,總之就搞得世界上天天都要打鬥、天天都要吵架才心安理得了。

大家都可以想到,鬥死了《蘋果》,肯定是有另外一個大媒體被鬥的。你看到《立場新聞》,它們已經開始講明了,我想幾個月之後它也會倒數了。林行止封筆,當然我也明白,幾十歲人了無謂跟你蹚這個渾水,換句話說現在它也越來越離譜了。

在網上誰合成了張家朗拿獎升旗禮,配了《榮光歸香港》的歌,現在都說要去調查是誰散播這些東西,我也有份發出去的,你說是不是有病?到了這個地步,它會搞到每個人都不敢去參與論證,不敢去網上拿新聞或者去發布一些自己的一些看法。

梁珍:現在首先變成自我審查:這句話是不是踩到紅線了?本身這就是個白色恐怖。以前香港是言論最自由的,就是因為這樣大家才(喜歡)玩臉書這個社交媒體,是不是我們以後全部人都退出算了(才好)?

老鱷:沒錯,比如你看到Nina姐無端端地在街上這麼巧,碰上了拍了東西,做了個直播,現在要協助調查,又拿電腦,又拿手機,又拿旅遊證件。你不擔保下次我跟你拍了一些東西,它也可能會抓我們的,也就換句話說,我們做直播都不給了,或者我以後做證人也有這種出不了國的情況。

在網上的言論、發放的消息,大家都要很小心,它要製造那個環境使大家都很不安。在這樣的情況下,如果繼續再營運,除非你不怕死,要麼你就閉嘴,或者說出來的東西吞吞吐吐,不到肉,沒有重點,變成你自己也會趕走很多的觀眾,觀眾會覺得不知道你怎麼了,是退縮了還是怎麼樣,那你自己也做得很不過癮的。

換句話說,網絡那個空間,隨著它們喜歡鬥人的那種性格,也是它限制言論自由大勢所趨,我覺得都會越來越難做了。

新聞業者現場獲取第一手資料最寶貴

梁珍:是的,這個絕對是認同的。不過你看到很多的KOL(關鍵意見領袖),不會改變自己的立場,就去台灣、去加拿大、去英國等很多地方,為什麼你還要留在香港呢?

老鱷:我不覺得他們講的東西可以完全百分之百代表了香港。因為你和我都去過前線看過情況,是吧?我們不是親自看到的東西,說什麼最到肉呢?就憑在海外高床暖枕,燒著牛仔肉,喝著紅酒,享受著紅燒牛肉麵,或者在旁邊喝著珍珠奶茶,你就在評論香港的風風火火,我覺得不可以這麼便宜的。

當然現在資訊還是很流通的,但是什麼東西是好過用我們自己的眼睛、我們自己的腳在街頭走來走去,看到最新的東西,跟香港人談話?不是靠第三、第四線的報紙報導之後,或者看一些錄像,不知頭不知尾,然後作出評價。我覺得世界上沒有這麼便宜的一個東西。

梁珍:所以這個真的很像大陸的公民記者,無論怎麼樣,他們還是在前線,這個是很重要的,起碼記錄下了歷史,因為第一手的消息就是從第一手來的。

老鱷:這是我一直都相信的事情。換句話來說,我們在營運上仍然是要繼續的,我們一直會堅持這種方向,去經營這個和香港人同呼吸的台,和香港人一起在這個「地道下」。他們可能有點擔憂,有點不開心,但是我們希望,可以在同一片土地和天空下幫他們發聲,這是一個我堅持這個台的宗旨和台格。

記者切記不把自己當作抗爭者

梁珍:我們都發覺,其實很多香港人是不會放棄的,一些年輕人都願意入行。我們大紀元發了一些招聘的廣告,有些人會來應聘,有不少他們真的是想做這一行,都願意冒著風險去記錄歷史,所以我覺得(傳媒)還是有發展的空間。

老鱷:其實我非常地欣賞這些年輕人,或者新入行的,有這個熱情,有這個「火」在這裡。但是有一句話我想奉勸給所有新入行的同事,或者是行家,記住大家的身分:你們是媒體的採訪員,或者是新聞從業員,或者是現場的報導者,你不要將你自己做抗爭者,加上新聞從業員一起結合起來戴了幾頂帽子在頭上。

就比如,剛剛他們在apm(購物商場)抓了一個網媒的記者,說他噓國歌。我不太清楚(這件事),因為我不在香港。但是我估計,他可能會不會是在噓國歌的時候,他又正在做直播,那不就給他們抓個正著嗎?所以在某些方面要非常的「醒目」(機靈),你明白我的意思嗎?

梁珍:我也有一點同感,我看到他是義務記者,當時我也打了個問號,會不會又是針對網媒的一個信號呢?

老鱷:是的。但是我覺得有時做直播的時候,如果你說的事情正在現場播放,而你又正在做一些抗爭者的行為的時候,或者採取一些比較激進的言論,你就會很吃虧的。現在這個情況,你都看到了。

港人應醒目冷靜 不做胡亂犧牲

老鱷:大埔,一個魯莽的巴士司機,超速(駕駛)和乘客爭吵,接下來急度超彎,死了十幾人,他只是危險駕駛而被判坐14年的監獄。而傑哥在灣仔那裡開著電單車,又沒有撞傷人,又沒有做些什麼事,那幫警察截住他,他就撞了上去,都沒有什麼人特別嚴重受傷,他就被判坐九年的監獄。你想一想,如果傑哥不是在宣傳那個旗幟,或者比較「醒目」(機靈)一點,不去做這個行為,就不會給警察拿到口實而逮捕他。

當然我不是去說大家不應該去這樣做,每個成年人都要為他們自己做出的言論、行為而付出代價,去負責任。但是問題就是,現在很明顯的,他們那幫人是硬來的。你就好像是「送子彈」、「送人頭」給他們。他們這樣去設定了一個案例,令到這件事情被懲罰得那麼的重,令自己很無辜,很明顯這就是一個不公平的判決,我就覺得他是吃虧了。所以我的意思就是說,大家抗爭歸抗爭,留下一口氣歸留下一口氣,就是都要小心「醒目」。不要令自己「無厘頭」地被抓起來,然後承受一些不應該受的麻煩,除非你覺得我不是這樣,我真的一定要做這件事情,我真的是要做一個榜樣出來,或者警世。

如果是懷著一時之氣,一時的衝動,沒有經過深思熟慮做事情,而被他們抓起來送上去(內地),你也知道,現在會用《港版國安法》來審你的,如果不是想著要把你們判刑一兩年的話,它們不會開審的。接下來審完後,他們就判你坐幾年的牢,對不對?很多時候又沒有陪審團,又沒有這個又沒有那個,就是在很不公平的情況下,是不是讓他們這樣對自己不好呢?

可能有些網友不認同我說的,是不是長他人志氣?但是有的時候,是不是一定要胡亂去犧牲呢?就是胡亂拋個頭出去,好像很悲壯一樣,我有不同的看法。

梁珍:記者要專業,你看到某台記者,在張家朗的問題上就有一些不專業的表現,大家都知道這些問題。但是同為網媒記者,我都很贊同老鱷說的,不要將自己的身分混淆。你做記者就做記者,你不要將其它的身分帶進去,這是非常重要的。

執政者視民意如草芥 致大批港人背井離鄉

梁珍:你這次去加拿大,是不是都見到移民潮,在機場那裡,或者你現在在加拿大那裡,是不是多了很多香港人?

老鱷:我去加拿大之前,在機場做過一次直播,是在夜晚的。這次我回來就是在早上中午的時間。兩次真的發覺有些航班特別多人的,比如去加拿大、去英國、去台灣,這幾班機就很多人的,爆棚的。換句話來講呢,很多人就在去這幾個主要的地方,澳洲的機位就很少,想去都沒得去,因為整個國家都封城了。我見到有很多的情況,甚至我做直播的時候,剛好碰到一個老朋友,原來祕密地要離開,就被我碰到他,「啊,原來你走啊。」

梁珍:你認了出來,他不想被人知道的。

老鱷:拍了鏡頭之後他打眼色,那我就不拍他了,好在成功下了地。其實現在很多人都不管了,想走,這個心態都很明白的。共產黨和港共政府,他們做一個很成功的東西,就是用一個震懾的效應,做很多事情雷聲很大,嚇到很多人都噤若寒蟬。現在其實寒蟬效應很厲害的,很多的朋友也都覺得那麼辛苦。

尤其是香港人最寶貝的就是下一代,你見到它搞我們的教育制度,搞我們的大學,搞我們的言論自由,我不管你在這吃山珍海味,任何有良知有良心的人,我是不是為了物慾上面的滿足就完全可以這樣在這個地方上生活呢?講真的,你都在美國生活過,沒有地方好過香港的,是不是啊?

梁珍:是啊。

老鱷:好像雲吞麵,你買東西,甚至很多的外國人都說,我在香港生活,我不想回去愛爾蘭,不想回去澳洲,他們有的是在很小的鎮來到香港,就是「劉姥姥進大觀園」,他見到香港這樣的國際城市。但現在被林鄭月娥政府搞成這樣,很多香港人要離開,其實我為他們覺得很慘的,很明白他們的心態。四五十歲,孩子幾歲十幾歲,要連根拔起去海外,完全放下自己的社交和工作網絡,賣掉所有的家當,不知道將來會是怎樣,前途的那種渺茫。

我曾經在我爸爸的眼裡面,在1980年代的時候見過一樣東西。小朋友上學當然想有一個好的教育,各方面的東西,但是始終都有文化差異,氣候、水土(差異),前路茫茫。也都不是很多人身家很豐厚的離開,很多人都是連根拔起馬上走,可能有幾多年的錢都不知道的情況,甚至乎有的人的錢更少。哪個搞到我們妻離子散,家破人亡,離鄉別井,跟爸爸媽媽見不到面?

據一些調查講,全香港放下爸爸媽媽,不帶他們移民的有90%,只有10%的老人會跟子女去移民。那麼你想想,很多人一走,比如去英國,去六年,回來的時候,爸爸媽媽還在不在都成問題。為什麼要搞到香港是這樣的情況呢?始作俑者是誰呢?誰一手破壞香港的倫理、香港的倫常,和香港的和諧和睦的生活氣氛呢?大家都知道是那個很想連任的林鄭月娥。

梁珍:是的,我覺得香港現在是屬於一個悲情城市,很多的社會問題會衍生的,很多老人家留下在這裡,好像被棄養。但是香港人其實很孝順,我來了香港第一個感受,嘩,原來香港人還很孝順,還有中國傳統文化,真的很尊敬爸爸媽媽。你見到星期六星期天,都是爆的,很多人都跟家人吃飯,一定會留一些時間。但是現在連這樣一些親情沒有了,我覺得是真的很難忍受,所以我都有去機場做直播,那些人哭得,都不知道怎樣講,見到人們流淚。

有人也摟著我哭,她見到我,說因為六四的時候接受過我的採訪,現在她要走,這個就是香港真實的感受。我都有個朋友,她走了之後,她的爸爸媽媽,本來想和另外一個兒子移民去澳洲的。怎麼知道她走了一個月以後,她爸爸就去世了,他覺得,他的小女兒是最孝順的,天天在他身邊服侍他。現在她不在身邊了,所以情緒很低落,八十多歲的人了。她剛剛去了英國,馬上又要回來,現在要陪著媽媽,真是一個活生生的家庭就這樣被拆散了。

就算到英國,現在的政策,又不知道什麼時候可以能回來。這會衍生出很多的社會問題,不僅是一個制度那麼簡單,是人情的那種撕裂,就是這麼多年大家希望的人情味,大家之間的這種關係被破壞了,我覺得這是一個很大的問題。

老鱷:現在就是搞到妻離子散,就像永別了一樣。但是也不要忘記,我們還有很多那些護老院啊,在醫院裡面長期的病患啊,家裡人又不可以去探望他們,長期在裡面困著。你知道老人家啦,其實他們可能只是住在護老院,就是希望一個星期有一次兒女帶他們出去喝茶呀。現在隨時他們的兒女都說要移民了,不可以去探望他們的爸爸媽媽,其實真是太多這些悲悲慘慘的事件,我都不想說了,有時一說起來眼睛就濕濕的。

問題就是這些為政者,他們完全視人民為草芥,沒有同理心。外國人有句英文:Put yourself into one’s shoes,他們不會墮入理解別人的感覺是什麼,沒有Compassion(慈悲心)。你可以看到他們所做的事情,完全是與民為敵,將人民需要的東西完全不考慮。現在這個林鄭月娥,她還可以對著媒體大聲地說:我們在十四五規劃,中國會看我們的頭,很多的際遇,你們這些人離開香港就是非常愚蠢的。這到底是不是人說的話?

梁珍:她說香港現在是最好的打拚時機。

老鱷:她們怎麼可以這樣厚顏無恥說得出口?你想想這個人是多麼地無恥。

港府極左有時超內地 「噓國歌」也要抓

梁珍:是啊,所以我覺得在這個時候,大家更加不要被情緒帶動。第一,香港人所珍惜的東西一定要保留,無論你在哪裡。很多好的價值啊,切記要保留,太多心酸的事情了。所以看到這一次香港隊奧運贏了(獎牌)以後,香港人是很開心的,發自內心地開心。

老鱷:這是太久沒有值得沖喜的事情了。說真的,很多朋友都和我說,甚至我以前是你忠實的粉絲,我現在都不想聽了,因為聽完了以後,開心一會,發洩完,接下來每天看到現實真實的情況,都非常地沮喪。但是也想不到,可以在一個商場那凝聚那麼多的朋友,在幫海外正在參賽的運動員去打氣「We are Hong Kong」。大家有一個凝聚力,社會上看到大家有一個雀躍的心情。但是你又去找一些警察在商場,看看有沒有人為中共國歌喝倒彩,這是不是很愚蠢啊?

梁珍:就是那麼難得,給香港人開心一下,其實是很重要的。政府就是應該讓人民開心啊,不是不給人民開心。大家都開心的時候,都要不讓人民開心,真的是非常地難以理解。

老鱷:老實說,真的是有那麼多人在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歌而喝倒彩嗎?我也有一個問號。為什麼呢?現在這種情況,有很多香港人都很避忌的。我知道早兩天,張家朗贏的時候,很多朋友在商場看著,振臂一呼贏了的時候,很開心很雀躍,全都跳起來,歡呼。但是知道他要頒獎的時候,很多人都急著走,不看,早點走。其實他就是避免那個情況。

那將來如果我聽國歌的時候,我站著身體不正,或者我睏了,或者我看手機,那你是不是說我不尊重國歌呢?好了,在那個商場裡面播國歌,剛剛在裡面做交易,買那個衣服正在付款,快要簽合約的時候,你播國歌,我是不是要馬上要站起來?我正在幫那個姐姐化著妝,就是試下眼影是不是很好的時候,又差不多了,那不是這樣的嘛。那你是不是要矯枉過正這麼厲害呢?我相信,珍姐你在大陸裡面,有很多的朋友,他們都不需要一聽到國歌就馬上這樣的情況嘛。

梁珍:沒有。

老鱷:不會的嘛,為什麼要在香港這樣去做?這些不就是遠離北京的人,什麼都要做得正,取悅那些當權者,愁死自己不夠左,自己做得不夠極端,你不就搞得香港都亂了嗎?中共永遠不會找一些人真真正正了解民情,就聽得偏頗,就聽這些愚蠢的詞語。你要說這個「政治正確」,要做得那麼極端,香港人不就是走了嗎?就這麼簡單。

梁珍:是啊,還有其實他左呢,到時候中共要處理那些呢,最先都是那些極左的人士,因為他演戲的成分太大了。(老鱷:水分太多。)不分錯對。你看一下七一之前,建黨100周年,那麼中共是做什麼?跨省去追捕毛左人士。

老鱷:是。他們不讀共產黨的歷史,盲目地去支持,最後撞上牆的就是他們。

官與民為敵罪孽重 做人不可違良心

梁珍:我覺得首先做人都有一些道德跟良知,你就說一些真話吧。講一些大家都不信的話,有什麼用呢?

老鱷:是啊,沒錯。所以民建聯呢,你看到無論曾鈺成,李慧瓊,現在都去護短,偏頗。就是要幫他撐這個民建聯,所謂培養出來的政治新星穆家剷(穆家駿)。那這個穆家剷大家都知道了,他現在與民為敵的,就是很多無論是黃、藍都恨他的。但是你民建聯又說要為了政治正確,那當然呢,我想他們上線都給了信號,叫他護短的了。就是這麼辛苦投資,有這樣的一個,可以見得了人的政治人才,他們認為肯定要包庇他的了。但是你就與民為敵,那這個黨到最後,始終還是被人民唾棄的。

梁珍:中共用得最多那一招就是叫做「民族主義牌」,凡是在內部有很大的矛盾的時候,它就將這些假想敵,多了很多外部勢力,例如反華、辱華,就是用這種事情就是將大家的矛盾轉去那裡,內部的矛盾就不會有什麼問題了,一致對外。其實是中共慣用的招數,反而是它內部很多問題的時候,它用的這一招的。所以你見到它在香港實行這招,表明中共自己有很大問題才用這一招的。比大陸左的話,就很大問題的了,到時都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

老鱷:是啊,沒理由香港還比大陸左的嘛。你看到一些大陸的網民或者市民,都沒有香港現在受約束的程度那麼厲害,就是自我審查得那麼厲害。譬如鄭州的水災問題,仍然都還有很多的文章,我有時候要找資料,我也都看大陸的網站講出來;前一陣子學生跳樓的那個事件,就是早幾個月,我也是在大陸的網頁裡面看到很多這一類的資訊。反而在香港,你就打壓得那麼厲害,有沒有必要呢?為政者或者撐建制的那些人,你有沒有必要將香港去到這樣的程度呢?他們要將香港那麼多年的基業,一手幾天破壞,一旦這樣破壞,那其實那個罪孽很大的。

梁珍:陳奕迅就是最好的例子了,他那時候(新疆棉風波)出來表忠(違約解約Adidas),現在Adidas又贊助中國隊。那你想一下,中美之間談判其中一個條件就是,讓不讓共產黨員入境美國。那你現在反美,你不就是自己剁自己的尾?我覺得他們應該是有多一些的政治智慧的,看多一些大紀元啊,看一下我們對共產黨的分析。如果你想討好你的主人,你都要知道他什麼本性才行的嘛。你想跟中共做生意,你要知道他們用的招數,他嘴裡說一套,其實心裡是想其它一套,那你倒了它的尾,它不就反過來踢了你出局。

老鱷:沒錯,還有一句話叫作「跟車太貼」。就是你現在不需要馬上,我們廣東話有一句話叫做「衝出來陳」,就是陳奕迅這樣的情況。你唱歌就唱歌,你不要搞那麼多政治。其實說真的,你上去大陸賺人民幣,無可厚非的。我也覺得你有一個家,你的老婆也要花錢,你的女兒又還沒有大,有很多東西你要兼顧。但是問題是,做事歸做事,賺錢歸賺錢,做人不要做一些事情違背良心,你賺不長久。@

節目訪問日期:2021年7月31日
內容更新日期:2021年8月9日

 

------------------

【 堅守真相重傳統 】

📍收睇全新直播節目《紀元新聞7點鐘》:
https://bit.ly/2GoCw6Y

📍報紙銷售點: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加入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