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留學生、惡俗維基網站的創始人肖彥銳長期受到中共國安騷擾,近日在他家門口又出現二名可疑的中國人,他表示已經報警並打算向日本申請政治庇護。

肖彥銳向記者講述,日本時間上周五(7月30日)下午6點10分,他家門口出現了兩個操東北口音的中國人,直接跟他對話,口口聲聲說「你違法了」,「不要以為你可以逍遙法外,警察早就已經在調查你。」

肖彥銳於是打電話報警,對方就盯著看他撥打110報警電話,待他講了十來句日語,發現他真的是在叫警察,他們就跑掉了。

在警察來之前,有個人又跑回到肖彥銳家門前的馬路邊,用手機一直打字,肖彥銳躲在家門口用手機縮放把他給拍下來了。

「一個很強壯的東北人。他在跟我談話的時候,一直在看著外面的車,我家房子離國道特別近,車流量比較大,幸好那個時候是高峰期,不然擔心他可能對我做出甚麼來。」肖彥銳說。

警察來了之後,一開始以為這是熟人在搞惡作劇。聽取情況後,警察才重視起來。肖彥銳表示,去年三四月份時,他曾經報過一次警,匯報自己在網上被追逃、朋友被抓的情況,警察留了檔案。「那時候網站被抓的人失蹤(監視居住)了半年,沒人知道裏面的人到底怎麼回事。我到2019年10月17號才知道自己成為『在逃人員』。」

「我覺得自己很有風險,(這個情況)已經引起了關西警察重視。」他說,「因為我這個街區不是高層建築,是獨棟的房子,基本上沒有留學生會住在這種地方。我家的門不是正對著馬路,是在側面,那麼你必須得走進我的停車場,再走到側門,才是進入我家。那麼我打開門他就站在那裏的話,說明他就是已經準備進入我家了。」

「我感覺可以非常確定他們是跟中國(中共)有聯繫。一拉開門,他就已經站在那了,直接就開始用中文對話。我家的門牌都是日本人名字,去年才搬過家,要是誤打誤撞的話,詐騙犯也不至於跑到鄉下來啊。」

肖彥銳認為,「他們就是來恐嚇我的,只知道我『違法,逍遙法外』,這個案子太黑,太冤,就連他們派來的人可能(中共)都不告訴他們案件的具體內容。」

肖彥銳是惡俗維基網站的創始人,惡俗維基案被指牽扯習近平女兒習明澤個人資料洩漏事件,有24名網站成員遭抓捕判刑。據知情人表示,辦案人員涉嫌收受賄賂,將技術人員牛騰宇打成主犯,重判14年,並施以酷刑逼迫認罪。

肖彥銳受到國安方面的騷擾。(受訪者提供)
肖彥銳受到國安方面的騷擾。(受訪者提供)

今年以來,肖彥銳一直受到中共國保方面的騷擾,頻繁勸誘他回國。他表示,「不會相信他們的鬼話」,「判決書上我是主犯,我還沒到案就已經寫我是主犯了,判決書上到處都是我的名字,說我欺壓百姓,性質惡劣。而且我的確是兩個網站的創始人。他們一定會把我整很慘的。」

肖彥銳受到國安方面的騷擾。(受訪者提供)
肖彥銳受到國安方面的騷擾。(受訪者提供)

「以前我也聽說過會有人在國外被中國(中共)請來的黑社會痞子之類的騷擾,當時也只是當做傳聞,但這次也是印證了確實在國外有這麼一個情況,也證明日本在這方面被中國(中共)滲透得還是相當嚴重。」

肖彥銳對這種行為感到氣憤,「在國外媒體對案件都已經報道非常多的情況下,在這個時間點居然派人到我家裏來,而且這裏是日本,他們這種行為有點太明目張膽了。我相信日本的警察應該也是非常憤怒的。」

傳北京過問該案 十餘名涉案公安落馬

肖彥銳表示,據他所知,在外媒的報道之下,中國(中共)受到了一些壓力。當局進行了調查,把廣東茂名警方的楊光耀、李土華等人都給抓起來了,他們是原本的辦案人員。公安部第十一局沒有再督辦這個案件了,換了一個新的專案組來處理。

他表示,這是通過案件裏的家長和官方的一些通報確認這些消息的。茂名市公安副局長李土華落馬有官方通報;茂南區網警大隊長楊光耀是在今年的5月22號突然失蹤了,家長們給他的家屬打電話也沒人接,茂名市公安局說不知道。

「那麼我們相信是被抓捕起來。其他的一些對我們案件裏的年輕人進行言語侮辱和拷問、毆打的那幫人也全部消失。他們所受到的那些不公正的待遇也發生了很大的改觀。」肖彥銳分析,「我們一直在海外進行報道,是因為這樣的曝光,才導致他們的督辦組被下台,那些辦案人員也被抓捕起來,所以我覺得他們對我是有意見的。」

據自由亞洲報道,習近平女兒習明澤個人資料曝光案,令24名網絡青年獲刑。但青年人的家長堅持維權,事件引發國際關注後,傳北京已經過問該案,十餘名涉案公安、政法委負責人等相繼被抓或落馬。

肖彥銳說,「我們有理由相信北京正在介入這個調查,因為廣東警方確實對上層撒謊,很多人拿到了一等功、二等功、三等功。所以這個案件北京正在慢慢地進行了解,因為也涉及到習近平他個人在外國的一些顏面吧。」

學業難以為繼 著手申請「難民」

肖彥銳2017年來到日本留學,學習電腦專業。他於2014年創辦了惡俗維基網站,2017年創辦了支納維基網站,二者的區別在於,惡俗維基是不涉政的。「創辦惡俗維基最初是為了把一些惡俗、搞笑影片,QQ群裏的很多黑話,把這些事情記錄下來。」他說。

他表示,自己目前的狀況非常不好,因為家裏本來經濟情況就不是特別好,屬於一般家庭,因為這個案件(中共)警察經常對他家進行騷擾,阻止家裏人給他匯錢,致使他在日本讀書之類的開銷非常困難。再加上他是殘疾人(有視力障礙和下肢障礙),打工很不方便,因此生活非常拮据。

他譴責中國(中共)方面採取這種非常低下的一個手段來阻止他在國外過正常的生活。

目前,他在進行申請政治庇護的準備。日本的「難民」通過率非常低,但是他不太願意離開日本。他表示,需要準備很多的材料,還要做好很多的心理準備。

他說,「原本快要畢業了,但是這個學期我的學費支付開始有困難,我覺得已經很難再讀下去。如果我不去學校,就是不交下個學期的學費的話,我可能留學簽證就會被取消,那個時候就會被驅逐。有可能會被送回中國。」#

------------------

【 堅守真相重傳統 】

📍收睇全新直播節目《紀元新聞7點鐘》:
https://bit.ly/2GoCw6Y

📍報紙銷售點: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加入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