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螞蟻集團控股股東和實際控制人情況如何?」「未來螞蟻集團是否會因為數字貨幣競爭加劇導致銷售費用率提高?」這是2020年10月27日,螞蟻集團的一場將近3小時網上投資者交流會中的提問,投資者似乎在一開始就已經注意到了中共數字貨幣的影響力。

在此前一天,馬雲在上海金融會議上意氣風發的演講說:「昨天晚上,我們在上海決定了螞蟻上市定價。這個全人類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上市定價,而且是在紐約以外城市定價,這是第一次。」

2020年11月5日,螞蟻按計劃將在上海證券交易所上市。但與此同時,中共央行也在深圳啟動數人民幣大規模應用測試,五萬人受邀參與,每人獲得200塊錢數字人民幣,可以在3389個網點進行購物。中共研究五年的數字人民幣,此時進入試點階段。

這時,一位網絡評論員已看到螞蟻金服危機四伏、窮途末路。

他說,央行推行數字貨幣,以後人人都需要在商業銀行開設自己的數字貨幣帳戶,接受和支付數字人民幣需要使用央行的手機客戶端,所有互聯網交易平台都必須接入數字人民幣接口。這樣一來,人們就沒有必要再去開什麼支付寶帳戶微信支付帳戶,也沒必要讓數字人民幣再通過支付寶微信轉一圈。

這位評論員做出驚心動魄的預言:「屆時,支付寶自然死亡。」而螞蟻金服的核心業務就是支付寶。支付寶依託於淘寶天貓這樣的互聯網交易平台,擁有六億用戶。

2020年11月3日,上海證券交易所宣佈暫停螞蟻集團上市。

眾人嘩然。許多人猜測螞蟻上市被叫停跟馬雲的上海演講有關。馬雲在演講中說:「抵押的當鋪思想,是不可能支持未來 30 年世界發展對金融的需求的。我們必須用藉助今天的技術能力,用大數據為基礎的信用體系,來取代當鋪思想,這個信用體系不是建立在 傳統的IT 基礎上,不是建立在熟人社會的基礎上,而是必須是建立在大數據的基礎上。」

BBC亞洲商務記者瓦斯瓦尼(Karishma Vaswani)分析認為,馬雲關於金融和大數據這一段話刺痛中共官員。螞蟻金服掌控著巨量用戶數據,而中共手上卻沒有。

2021年5月,在螞蟻金服上市被叫停六個月後,傳出消息說,螞蟻一躍成為中共央行(中國人民銀行)在開發數字人民幣技術平台的戰略合作夥伴。外界開始好奇,是什麼原因讓螞蟻金服在這段時間經歷如此波折?

中共央行在今年7月份發表的白皮書中表示,數字人民幣將通過經批准的商業銀行和非銀行支付公司流通。它讓銀行在數字人民幣試點方面取得了先機。今年早些時候在電子人民幣錢包的試驗中有6家國有銀行參與。而螞蟻金服的MYbank和騰訊的微眾銀行到目前為止,還沒有像國有銀行那樣被允許進行全面的測試。

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講席教授謝田7月26日對大紀元表示,中共推出數字人民幣原因眾多,其中一個就是,要加強對民眾的控制和對數據的掌握。

謝田說:「中共很注重加強對中國老百姓的控制。 人民幣數字化後,所有的人都必須借用手機或者其電腦,或者網上的應用程式來進行交易。 所有的交易活動其實都在中共監管部門的眼皮底下,沒有隱私。」

謝田也表示:「那實際上就是赤裸裸的要挾,就是迫使他們就範,讓他們同意把這些珍貴的消費者信用,訂單和交易數據提供給政府。這樣的話,也許可以讓他們參與進來。要不然,會排斥在數字貨幣之外。」

「強迫這些公司交出他們的信用數據是中共一直在做的事情。中共在對支付寶,對螞蟻金服的施加壓力的時候,就是希望他們能夠把珍貴的消費者數據給提供出來。 那現在看來是在一步步逼著這些公司,他們也一步步不得不交出這些數據。交這些數據,然後下一步進行數字貨幣交易時,中共銀行國有銀行有可能支付寶也好,微信也好,把他們的一些大餅給搶過來,把市場給搶過來。」

此外,《華爾街日報》引述知情人的話說,在螞蟻上市被叫停之後,2020年底,螞蟻金服和姊妹公司阿里巴巴的高級職員開始參與數字人民幣測試,今年二月份擴大到全體員工。這是為修復螞蟻和阿里巴巴與政府緊張關係。

員工使用嵌入在支付寶中的數字人民幣錢包,在兩家公司位於杭州和其他中國城市的園區的數十家餐館、自動售貨機和零售店使用電子人民幣進行購物。

中共央行最近幾個月加快數字人民幣推行。今年4月,在中國商業之都上海,六家大型國有銀行正在「五五購物節」前悄然推廣數字人民幣。路透社稱之為一項政治使命。

這些銀行勸說商戶和零售客戶下載數字錢包,以便應用試點期間的交易可直接用數字人民幣進行,這樣就可繞過螞蟻集團和騰訊控股的支付渠道。

中共央行在白皮書中稱,數字人民幣試驗現在覆蓋10個城市,以及一些與奧運會有關地點。截至今年6月底,已建立約2087萬個個人和351萬個企業數字人民幣錢包,進行7075萬筆交易,價值超過50億美元。

在公開場合中,中共稱數字人民幣不會與支付寶或微信支付產生競爭。中共媒體幫腔稱,移動支付跟數字人民幣是兩個不同維度的事物——移動支付是錢包,而數字人民幣是錢包裡的錢。

儘管螞蟻和阿里巴巴誠惶誠恐的跟政府合作,央行迄今也未表示支付寶是否會被正式承認為電子人民幣錢包的運營商。

路透社引述國有銀行官員在私下裡的話說,政府的意圖是削弱支付寶和微信支付在支付市場的主導地位。

該位官員表示:「大數據就是財富。誰掌握了這些數據,誰就會發展壯大。」

還說,「微信支付和阿里支付都擁有海量數據」,因此數字人民幣推出可幫政府管控大數據。

匯豐銀行今年也在一份報告中提到,中共推動數字人民幣動機之一是,希望從支付寶和微信支付拿回對支付渠道和消費數據的控制。

數字人民幣將對支付寶和微信支付帶來什麼影響?中共央行前副行長一語道破。

2020年11月21日,也就是螞蟻上市被叫停18天之後,中共央行原副行長王永利在研討會上說:「未來真正能作為『數字貨幣』存在和發展的只能是『央行數字貨幣』……『央行數字貨幣』推出後,螞蟻金服等機構作用將大大減弱。」

王永利稱,在數字人民幣實行運作後,央行可形成全社會最完整的數字貨幣用戶信息和交易數據,而支付機構只能掌握自己客戶相關信息,不再掌握交易雙方全部信息。@

 

【 堅守真相重傳統 】

📍收睇全新直播節目《紀元新聞7點鐘》:
https://bit.ly/2GoCw6Y
📍報紙銷售點: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加入網頁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