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7月26日),拜登就職美國總統後,中美第二次高層會談在天津結束,沒有宣佈任何會談結果,也沒有跡象表明中美首腦峰會正在策劃中。中國問題專家表示,對雙方找到共同點並穩定關係抱很低期望。

周一(7月26日),美國國務院二號人物,常務副國務卿舍曼(Wendy Sherman)在天津和中共外交部長王毅和副部長謝峰會晤。雖然天津會談沒有像阿拉斯加會談那樣言辭激烈,但中美雙方沒有真正談判任何事情,而是提出各自清單。

中美會談未真正談判 而是各提清單

舍曼提出對人權的關切,以及就中共違反基於規則的國際秩序行動向北京施壓,包括北京對香港民主的鎮壓、在新疆持續的種族滅絕罪行、西藏的虐待行為以及限制新聞自由等。

她還談到美國對北京在網絡空間、台灣海峽兩岸,以及東中國海和南中國海行為的關切。

在接受美聯社採訪時,舍曼表示,美方確實希望中方明白,人權不僅僅是一個內部事務,而是他們在簽署聯合國的《世界人權宣言》時所作出的一項全球承諾。

一位美國政府高級官員在會談後對記者說:「我認為將美國描述為以某種方式尋求或徵求中方合作是錯誤的。」他指的是氣候變化、伊朗、阿富汗和北韓等全球議題。

另一位美國政府官員在談到彌合分歧時表示:「這將由中方決定他們是否準備好……採取下一步行動。」

王毅則在一份聲明中說:「在尊重國際規則方面,美國必須重新思考」,並要求美方取消對中方的所有單邊制裁和關稅。

謝鋒表示,中方也向美方提出兩份清單,一是「糾錯清單」,另一份則是中方關切的重點個案清單。他說,前者要求美國撤銷對中國學生和中共黨員的簽證限制,以及對中國官員和機構的制裁等事項等。

中共外交部還表示,王毅還提出涉疆、涉藏、涉港等問題從來不是甚麼人權和民主問題。

白宮:會談未提習拜會

周一,白宮發言人普薩基(Jen Psaki)在例行記者會上被問到中美雙方在天津會談後,兩國領導人是否可能舉行某種會談的可能性時說,這次會談沒有討論拜登與習近平舉行會晤的問題。

她說:「(拜登)總統繼續對面對面外交有信心。這是他長期以來一直倡導的。我們預計在某個時候會有一些接觸的機會。但這些會議裏並沒有涉及這個話題,這也不是這些會議的目的。」

在會談前,外界預計,天津會談可能為今年10月拜登與習近平參加在羅馬舉行的G20峰會時,可能面對面會晤鋪平道路。

中美外交處於僵化階段

路透社報道,一些分析人士稱,中美之間外交僵化,改善關係前景黯淡。

華盛頓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Washington's 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的中國問題專家斯科特甘迺迪(Scott Kennedy)對路透社表示,目前雙方都沒有看到加強合作的好處。

他說:「對任何一方來說,都沒有容易實現的合作目標,任何合作姿態實際上都會帶來巨大的國內和戰略成本。」

「我認為我們應該對雙方找到共同點並穩定關係抱有很低的期望。」甘迺迪說。

美國企業研究所(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訪問學者埃里克賽耶斯(Eric Sayers)表示:「天津(會談)所展示的情況是,雙方在如何看待外交接觸的價值和作用方面,仍存在很大分歧。」

美國德國馬歇爾基金會( German Marshall Fund of the United States)亞洲問題專家葛來儀(Bonnie Glaser)表示,雙方保持某種形式的接觸很重要。與此同時,天津會談似乎沒有就後續會議或持續對話機制達成一致。

她補充說,如果中美雙方希望對方先讓步,他們可能會感到失望。

天津的中美會談是美國總統拜登今年1月上任以來,中美高層外交官之間的第二次面對面會談。4個月前,美國國務卿布林肯與國家安全顧問沙利文,與中共最高外交官、政治局委員楊潔篪和外長王毅,在阿拉斯加安克雷奇舉行會談時,雙方出現了激烈的言辭交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