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深時事評論人、前港府中央政策組顧問劉細良,近日在其網台節目《城寨》中表示,經過自己多年觀察,共產黨一直試圖使用洗腦術,對港人進行洗腦。而港人要反洗腦自救,首先對那些紅色化的媒體不看、不聽、不接觸,拒絕對中共感恩,拒絕自我貶低,同時,堅持資訊自由和思想自由,這是抵抗洗腦的最好方法。  

洗腦術令大腦結構受損

關於「洗腦」這個詞的來歷,劉細良在7月21日的節目提到,五十年代初韓戰爆發後,被中共俘虜的美國士兵,通過美中戰俘交換,回到美國。但美軍發現這些被中共俘虜過的士兵,思想和性情大變,他們不斷對其他軍人宣傳共產黨「如何好如何偉大」,變成了中共的「大外宣」,令美軍疑惑不已。所以,一些科學家和心理學家開始研究這個現象。

精神病學家利夫頓(Robert Jay Lifton),在香港訪問了曾經被中共抓捕過的傳教士,以及被中共釋放後來到香港的韓戰戰俘,根據這些訪問研究「洗腦」,並且在1961年發表《Thought Reform And The Psychology Of Totalism:A Study Of Brainwashing In China》(《思想改造和極權主義心理學:中國的洗腦研究》)。這本書成為一本研究中共洗腦術的經典書籍。在此之前,西方研究洗腦主要是針對蘇聯共產黨和納粹的思想改造。

劉細良還介紹了另一位腦神經專家泰勒(Kathleen Taylor)。泰勒在2004年出版的著作《洗腦心理學》(Brainwashing: The Science of Thought Control)中指出,人類大腦中的神經元有一些神經軌道,當教條性的語言或口號反復不斷灌輸和刺激人的大腦以後,神經元之間的神經軌道就可以被打通,形成僵化的通道,而這些通道就變成了大腦結構的一部份。

研究結果顯示,腦神經元一旦形成這些僵化的通道以後,就失去反省、思考的能力。而且也不容易在以後重新組織這些腦神經路徑。

這些僵化的結構會建立類似條件反射的「自動想法」,不需要思考。比如,一聽到或看到「共產黨」三個字,被洗過腦的人,就會自動想起「抗日」、「人類復興」、「偉光正」、「領導人民進入小康社會」、「挑戰美國」等等,這就叫「自動思想」,是不需要思考的,如同小狗聽到搖鈴聲就開始流口水一樣。

研究證明了人的大腦是可以被「程式化」的。只要在某個年齡段,反復進行教條式的口號灌輸,此人就可以在以後的人生中形成條件反射性的自動思想,如同大腦某一部份像被「程式化」一樣。

中共特色的洗腦術

劉細良稱經過仔細觀察和總結,發現中共從來不把它的洗腦叫做洗腦,而是叫做「思想改造」或者「思想教育」。中共的洗腦術是1930年代在「延安整風運動」發明出來的一套方法,與蘇聯模式、納粹的思想改造非常不同。

顧名思義,洗腦就是把大腦重新洗一遍,把舊的洗掉,放入新的別的東西。而劉細良認為,洗腦是一種心理操控術。現代的廣告行銷、傳銷、直銷等逼人的消費的行為,都廣泛了使用了心理操控術。

史太林的「肅反」使用暴力思想改造,用暴力逼人接受蘇共那一套,不接受就槍決,沒有改造過程,只有接受和不接受。但是中共自己發展的心理操控術,更加狠毒、更加深入,這套洗腦術叫做「恩威並施」。而且洗腦術的影響是很隱蔽的,在不知不覺中進行,被洗腦的人並不知道自己正在被洗腦。

劉細良指出,在海外,有很多從大陸出來的華人,他們的思維方式跟其他地區的華人很不一樣,因為他們從小到大,在接受「黨化教育」的過程裏,某些東西消失了,比如,對人沒有信任,同時對他人的懷疑加重,「他們覺得沒一個是好人,各個都是壞人包括對自己人,人與人之間也沒有信任。」

這些人就算離開了大陸的環境,那個牆壁依然一直控制著他們。尤其是有了微信、微博以後,中共可以利用微信、微博,對他們進行潛移默化的洗腦,不管他們身處歐洲、美國或其它國度,他們的思想、意識和精神狀態依然停留在大陸的環境。這等於中共派了千千萬萬個人肉炸彈潛伏在西方國家。只要中共一聲令下:「黨有任務交給你!」這些人的腦細胞就會被叫醒,然後開始執行命令,盜竊技術等等,這就是被長期洗腦的結果。雖然大陸留學生到海外是為了追求改善個人生活,或者為了提升學歷,但是一旦中共給他們下達命令,他們就會按照中共的指令去做違反西方國家法律的事。

八大洗腦手段一覽

在《思想改造和極權主義心理學:中國的洗腦研究》一書中,作者提到八個洗腦手段,第一是環境控制和多方面孤立被洗腦者,令洗腦對象置身於黑暗的隧道。

第二則是要樹立一個至高無上、「偉光正」的權威人物,擁有超越凡人的智慧和遠見,由他來指導人民,例如毛澤東、金日成、金正恩,或其他極權頭目,都被宣傳為超凡的領導人。

第三點,宣揚一個絕對黑白分明的二元世界,非敵即友、敵我對立,沒有人性的寬容或包容,迫使人人表態站隊,再靠利益分配令支持極權的人受益。

第四點,利用羞恥感、自卑感操控他人。

第五點,當人產生羞恥感、自卑感後,共產黨就趁機灌輸紅色基因,共產黨的「至高真理」的「真理」不容爭議、不容討論,任何批評都是異端邪說。劉細良解釋,當人因自卑而放棄自己舊有的理論或信念,也就是毛澤東所謂的「治病救人」,共產黨希望人民一世為奴,比死還慘。

第六點,以語言暴力來統治人,即用外界無法理解的術語來統一人的思想,共產黨的「黨八股」就是如此。劉細良指,共產黨的語言充滿暴力,比如「鬥爭」是一個負面的詞彙,但中共把「鬥爭」賦予所謂的正面含義。目前,此類黨八股已經入侵到香港政府新聞稿中,再經傳媒大量轉載,紅色基因慢慢被滲透到香港的語言環境中。

第七點,一旦視共產主義為絕對真理,則要排斥所有其它思想和理論。

第八點,一個人如果自覺地和組織保持一致,表明洗腦完成,就會受到組織的一些「獎勵」,如特權、升遷、金錢等。

劉細良表示,在當今的香港一定要掌握一套拆穿洗腦術的方法來防身,就算自認為性格堅強,意識堅定,很有主見,不容易受外界影響的港人也不能掉以輕心,因為還要防止孩子、父母和親人不受影響。一旦父母受影響就家無寧日,而孩子被洗腦更糟糕,人生規劃做了錯誤決定,走到大灣區就業就慘了,或者明明獲美國史丹福錄取,卻偏偏要到清華或者北京大學,那還不完了嗎?

要港人自我鞭撻

劉細良稱總結出共產黨一直試圖用以下幾種方式對港人洗腦。他表示,高鐵三縱三橫以後,曾蔭權政府開始將香港邊緣化,宣揚「香港無運行了」。大陸媒體開始鞭撻港人,宣稱英治時期的香港人高高在上看不起大陸人,現在看到大陸經濟快速發展,心理不平衡,心理出現問題,敵視大陸人,實際上香港已經風光不再等等。官方和傳媒還以香港的GDP數字與大陸相比,大做文章。比如有大陸人稱如果沒有北京照顧,香港一早玩完;如果沒有大陸旅客,香港經濟早就垮掉。

劉細良指出,香港屬於成熟經濟體,其經濟增長和西方發達國家接近,任何成熟的經濟體,每年約1~3%左右的GDP增長,就已經很不錯。不可能像發展中國家那樣,每年以8%的數字增長。但曾蔭權政府利用這一點,大肆宣傳「香港風光不再」,「自我鞭撻」,「如果香港不和大陸融合就無運行」,「如果香港人沉溺在過去的成功中,就沒有將來」等等,令香港人自己失去信心。

這就像洗腦術一樣,先把人置身於黑暗的隧道,使人對自我喪失信心,然後產生依賴心理,這種情況下人很容易在心理或思想上受到操控。

劉細良認為,社會運動令香港人重拾尊嚴,這是中共最不想看到的,因此把社運扣上「港獨、勾結外國勢力、顛覆國家政權、暴力革命」等罪名。社會運動令中共十多年來把香港人貶低的思想工程完全失效,尤其2019年的反送中,香港人重獲尊嚴和自尊,這是全世界都看到的。即使在《國安法》之下,許多人接連被捕的情況下,香港人依然擁抱這種尊嚴,這種尊嚴是中共無法給予的。

培養港人的羞恥感和罪惡感

劉細良指共產黨使用一種心理暗示、心理操控術來打擊香港人的信心,培養香港人的羞恥感和罪惡感,之後就要求港人自我貶低,這和港英政府的做法正好相反。在英治時代,無論總督麥理浩或彭定康,一直在鼓勵香港人「成為國際公民,有社會意識,對香港有歸屬感,也要關心社會,關係世界」,幫香港人充權。

但中共卻叫香港人自我否定,「香港風光不再、心理不平衡、香港沒有優勢、沒有競爭力、沒有創意、眷戀殖民地」等等,要香港人自己貶低自己,與殖民地文化割席,企圖令香港人如當年土改時期農民批鬥地主般批鬥港英政府,「憶苦思甜,做場戲來貶低自己的過去」。一旦港人仇恨英國殖民地,等於自我承認「出身不好」,矮人一等,然後就可以命令港人「公開認錯」,英國人把香港殖民化,港人卻沒有起來反抗英國,甚至懷念英國的統治時期,港人因此成為千古罪人。

這個套路就是為了打擊港人的信心設置的。

令香港人敵視英國

劉細良稱,中共要港人自我矮化的企圖一直受到香港人的抵制,共產黨是徹底失敗。對於殖民地政府,香港人想到的都是「善政良策」。中共為此大動肝火,「不肯自我否定,就是不肯清空你的思想」,這也是為何中共要在中學的國安教育中製造對殖民地的仇恨,宣傳「殖民地政府仇視華人」等內容,製造仇恨意識,硬生生植入到學生頭腦中。

共產黨顛覆、扭曲香港傳統價值觀,把擁有自由、人權和法治的英殖時代描繪成列強侵華的屈辱時期,之後再要求港人站隊,非敵即友。

以「恩情」勒索港人

孝道和知恩圖報是中國的傳統美德,但共產黨在盜用這些概念,把自己比喻成母親,「什麼都是黨的恩情」。河南水災本身是人禍,當局沒有妥善修建去水系統。水災後官方派軍人封鎖現場和掩蓋死亡人數,但經喉舌卻宣傳成「黨的恩情」,死人卻變成了「『多難興邦』,每次災難後都把『黨的恩情』作為宣傳重點」。目的是暗示人民就要感激黨,如有半點反對聲音就是忤逆,不懂感恩。

劉細良總結指,中共將政府和人民的關係,轉換為恩人與受眾的關係,對人民進行情緒勒索。

在香港,共產黨自稱「97年『打大鱷』幫助香港度過金融風暴」、「03年幫香港抗沙士」,有恩於香港。而事實上,2003年的疫情源於大陸,一個大陸教授來港求醫,「結果香港犧牲了299條生命,包括謝婉雯醫生」。而1997年的金融風暴,全靠香港自身的力量和資金而挺過去的,「坦白說,97年的大陸哪有錢幫香港啊?」

事實上,97年金融風暴發生時,北京對香港的態度是袖手旁觀。2017年全國政協副主席、前特首董建華憶述當年金融風暴期間,曾致電時任國務院副總理錢其琛,詢問中央是否會派人來港協助,惟錢其琛以做法不符「一國兩制」為由拒絕其請求。

劉細良批評,共產黨試圖篡改歷史真相,不止要大陸人相信「黨對香港恩重如山」,亦要令香港的下一代相信這個謊言。

反洗腦從幼兒做起

共產黨善於利用人性對人民進行思想控制。隨著習近平發出「傳承好紅色基因」的指示,中共在香港實施「黨化教育」。港台新文教節目「溫故知新」,就是以軟性新聞的形式把中共的意識形態、「紅色基因」滲入香港中小學生頭腦中。

而港人自救的方法,首先就是不看、不聽、不接觸這類洗腦節目。這些節目的收視率越低,港人的成功率越高。

劉細良呼籲家長可以給孩子「打預防針」,要避免讓孩子只接受學校提供的唯一信息來源,避免孩子在大腦的神經元形成特殊通道,日後被「程式化」,令孩子失去獨立思考的能力,形成依賴性、感恩的變異人格。

他建議家長為孩子提供更多的資訊,兼聽則明,讓孩子更多了解真實的消息和新聞,有獨立思考能力,有廣泛的想法,「思想自由建基於資訊自由」,父母有責任讓孩子在資訊自由的環境下長大,從幼兒開始反洗腦。

「若香港禁網,則用VPN上網,一定要堅持、堅守資訊自由和思想自由,保存思考的自由,這是抵抗洗腦的最好方法」。  

而傳媒的責任就是揭露中共的陰謀,哪個學校偷偷裝閉路電視,或者暑假帶學生到大灣區「夏令營」等等,傳媒要揭露這些「紅校」不是「名校」。劉細良表示,事實上,很多優秀的教師已經辭職,許多過去的名校現在普遍存在學位空置的現象,而這種現象在過去尤其是英治時期是不可能出現的。@

-----------------------

【 堅守真相重傳統 】

📍收睇全新直播節目《紀元新聞7點鐘》: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報紙銷售點: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加入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