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20日,鄭州京廣路隧道5分鐘被大水灌滿。困在隧道內的民眾,有的不幸遇難,有的抓住一絲機會,死裏逃生。其中有三人,從隧道頂部的鏤空處爬出脫險,並向記者講述了,他們是如何被市政人員攔在隧道內,如何在恐懼和黑暗中掙扎。

前一個出口被封 被迫留在隧道內

當天下午兩三點鐘,司機李運(化名)和老闆趙勇(化名),以及另一名同事辦完事後開車回家。

李運告訴大紀元記者,他們是由北往南駛入京廣北路隧道,當時裏面一點積水都沒有。在隧道裏開沒多遠有一個出口,車輛打右轉向後,能從該處上到隴海路,之後再右轉可以上到隴海快速路。

他們就打算從那個出口上地面,但是被阻止了。

「有三個穿著綠色反光衣的,路政(部門)還是甚麼的,反正不是警察,咱也不清楚,他們擋著不讓我們上。他說讓往前頭走,咱也不能停那,只能順著指的方向往前走了。」李運說。

「結果往前一走塞車了,這司機都下來看咋回事,一看前頭車都不動。之後車隨著動了,我們都往前挪,一挪我們發現後(北)面的水,隧道不也有下水道嗎,下水道水開始往上返,南面水也開始往裏面流,司機都慌了,前走不了,後走不了,你說咋整。」

根據李運目測,在他們前面的車,沒有百來輛也有七八十輛,後面有多少他沒注意。同車三個人中,趙勇和另一名同事會游泳,但年齡最大、五十多歲的李運不會。「我跟老闆說你倆走吧,老闆說,我不可能給你丟這裏。」

斷電恐慌蔓延 沿管道爬出生路

出於經驗,李運第一時間打開天窗,三人爬了出來。剛坐上車頂,水就漫進車子,車飄了起來。洪水倒灌速度非常快,瞬間把隧道內的車,從出口向後一直衝到進口。

不幸中的萬幸,車子隨著水流漂到了東邊靠牆。隧道頂部和牆面交接處布著一些管道,他們抓住了管道。

李運說,「同事在前頭,老闆在後面,我在中間,因為我不會游泳,他倆保護我往前(南)爬。爬不多遠,燈一閃一閃地滅了。」

從那時候起,隧道陷入一片黑暗之中。

趙勇的妻子陸冰(化名)對大紀元說,「我老公以前當過兵,他心理質素啥的還挺好的。」「但是一斷電他們內心都開始恐慌了,覺得這次肯定出不去了。」

出於求生本能,三人還是繼續逆著水流,一點點地往前挪動。「他(趙勇)還全程拖著司機,司機一點兒水都不會,而且還很緊張。」陸冰說。

「然後就靠著那個最頂上,離地面都有七八米吧,沿著隧道頂一點一點往外走,往外走以後到一個露天一樣、鏤空的那個地方。那個水剛好慢慢往上漲,他們就繼續往外游,游到那個口的時候,從中間鏤空的地方出來了。」

三人最終從隧道上方露天處逃出。(受訪人提供)
三人最終從隧道上方露天處逃出。(受訪人提供)

李運也描述說,「一看到外面就往上翻,藉著水勢,先把我同事推上去,然後老闆把我推上去,我倆扒在那,把我老闆撈上來,把我老闆撈上來的一剎那間,那水已經跟地面墩子一樣平了。

「出來了以後,路面的水可深了,巴士都不敢過,我們三個人手拉手穿過馬路,到路這邊有綠化帶,還下著雨。很多人說別在這待了,水再一漫不就漫過人了嗎,我們就翻過牆進到鐵路局家屬院。」

進院子後,李運發現那裏已經滯留了約70人,都是逃生出來的。住戶拿出熱水招待他們;另一名一起的同事不知道怎麼回事上吐下瀉,但是無法去醫院。

他們在那裏待了整整一夜,渾身濕透,鞋子也沒了。第二天,三人光著腳徒步兩三個小時回家,體力透支。

陸冰說,趙勇回家時手腳已經麻木了,身體到7月23日還沒有完全恢復:腰不舒服,全身肌肉酸疼,精神也不太好。另一名同事狀況更差,正在住院做檢查。

李運身體也還沒完全恢復。他對記者說,「那個水流多大,往裏頭沖,我們三個算有命出來了。要不是我們的車飄到靠牆,我們抓住那管子,我估計我們現在跟你說話的機會都沒有了。」

這次災難「很多都是人為的」

陸冰認為,這次鄭州災情這麼嚴重,很多都是人為因素造成的。從趙勇三人的遭遇,就可以看到幾點。

她說,「因為(從隧道)找一個路口出來的話,也不至於這樣。你至少人是在上面的,上面積水也很深,大不了就是賠一輛車或者啥的,但是他們就逼著你,讓你走那個隧道,往最長這個隧道裏邊走啊,逼到這個隧道裏了。」「你想想那個那麼長的隧道,其實當時應該戒嚴不讓進去了。」

其次,淹水當下,聯繫不上政府救援。

陸冰說,「沒有救援人員,當時打鄭州救援電話,我老公給我打了,最後司機給我打了,最後一個電話就是讓我趕緊打119或110,打不出去了。那是20號下午三四點的時候。」

「現在想想真的是後怕,他們當時還在其它地方躲了一夜,沒有人去救援。我打110,(回覆)說『知道了』,到最後,好像到夜裏幾點了,我看新聞說好像才有救援隊過去,但是政府的那種救援隊還沒,警察呀這些還沒過去。當時都沒有把注意力放到京廣(隧道)上,因為當時地鐵五號線不是曝光了嘛。其實鄭州這次(災害)很多都是人為(造成)的。」

此外,現場在安全位置圍觀的人群,似乎也沒想到自己可以幫忙救援。

「我老公當時也喊救命了,然後沒有人救,全靠自救的。」陸冰說,「橋上全是人,老公當時給岸上的人說了,說你們幫我打求救電話。也不知道沒聽清還是咋的,他光看著岸上的人對著他們拍手機,然後也沒有人往下扔(救援)東西啥的,啥也沒有。也不知道那種場景,他們手裏邊是不是沒東西,當時我老公給他們兩個人說,你們別喊救命了,保持體力,我們得自救了。」#

-----------------------

【坦白如初 公義永存】

📍報紙銷售點: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加入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