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理京廣路隧道洪災現場 屍體不斷抬出

7月20日中國鄭州市大洪災,繼地鐵5號線之後,京廣路地下隧道又曝出慘案。隧道口全部被淹沒,網友估計有至少數百輛車沒入水中。日前有多個顯示打撈出屍體的錄像曝光。

7月22日,網上傳出多個錄像顯示,位於鄭州市京廣路與隴海路交叉口的京廣北路隧道正在抽水作業,但隧道仍然淹沒在積水當中,打撈人員正在尋找遇難遺體。

一段錄像顯示,剛剛露出的泥濘地面上擺放著一具被遮蓋上半身的屍體。另一段錄像顯示,打撈人員用繩索將一具屍體從水中拖出。錄像上傳者稱,已經打撈出十多具屍體,打撈工作仍在進行中。

當日網上還傳出疑似京廣路隧道一個出入口往外抬屍體的錄像。錄像顯示有排水車在運作,工作人員從隧道中抬出不止一具屍體。但從錄像中看不出是哪個出入口。

京廣路隧道是京廣快速路的一部分,包括京廣北路隧道和京廣南路隧道等下穿隧道,全長約4.3公里左右,為雙向6車道。現場錄像和照片顯示,京廣北路隧道和京廣南路隧道的隧道口都被水完全淹沒。

網友指,京廣快速路常年堵車,20日隧道被淹時正處下班高峰,隧道在很短時間內被洪水吞沒,恐怕被困車輛有數百輛,甚至上千。

有自稱參加救援的網友稱,京廣路隧道估計死亡和失蹤人數驚人。該網友還說,被灌水的隧道不止一條。

還有自稱從隧道內逃出的網友說,自己當時離出口近,因此棄車跑出去,但那些離出口遠的人「不敢想像」。

黨媒「澎湃新聞」22日報導標題稱,隧道內「上千車輛浸沒」,不久後又改成「上百車輛浸沒」,再之後標題中的車輛數字消失不見,疑似已接到「輿論維穩」的指示。

《河南日報》報導,22日下午15時左右,京廣北路隧道內依舊滿是積水,隧道口大批車輛堆疊在一起。現場部署了大批警力,在附近區域戒嚴,禁止民眾靠近。

從白天開始有大批鄭州市民守護在京廣路隧道,附近注視著現場的清理工作,到了夜晚還有大量市民留在現場,不少市民表示,自己的親人就在隧道裡。有市民表示,今晚鄭州無法入睡,堅持看見京廣隧道拖走最後一輛汽車。有市民說,「站在那裡,那怕不敢吭聲,也是抗議,也代表著憤怒與悲傷。」

不幸的是,這點權利很快也被剝奪了。不久,警察開始暴力驅趕圍觀的市民,有民眾被推到,場面開始混亂。

有民眾憤怒地說:「拿納稅人的錢,洪水爆發時,民眾需要救援時,你們不派人救災;民眾要真相,哭訴冤情時,你們狠狠地出手了。還配做人嗎?!真是防人民勝過防洪水。」

有關這次鄭州遭遇特大洪災,真實的傷亡情況成民眾關注的焦點。

鄭州官方微博21日發消息稱,鄭州有12人死亡、5人受傷。

22日,中共黨媒新華網將死亡人數上調到33人,並有8人失蹤。民眾普遍認為,實際死亡人數要高得多。

鄭州市民趙明(化名)7月21日對大紀元記者透露:「我同事說,昨天(7月20日)死了一二百人都有可能,車廂裡也不只死了15個人。」

推特網民「Jacob」也表示:「只要傳媒可控,死亡人數就基本可控。」

另有多方消息指出,鄭州此次慘烈洪災與附近的常莊水庫無預警洩洪有關,當局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大陸遭洪災疫情夾擊 習近平突訪拉薩引猜測

中國多地遭遇洪災、疫情夾擊之際,習近平日前突然視察西藏拉薩,引發外界關注。

中共官媒新華網7月23日報導,習近平21日上午飛抵西藏林芝米林機場,對西藏進行考察調研。林芝位於西藏自治區東南部,南部與印度接壤,中印之間在此有領土爭議。中共西藏軍區在林芝設置軍分區,駐紮重兵。

當天下午,習近平先後視察了林芝市城市規劃館、巴宜區林芝鎮嘎拉村、工布公園。22日上午,習近平從林芝乘火車前往拉薩市。

官方發布的圖片顯示,習近平的隨行人員中,包括中共副總理劉鶴和一位軍中高級將領,引起輿論關注。

22日下午,習近平先後出現在拉薩的哲蚌寺、八廓街、布達拉宮廣場。網上傳出的錄像顯示,習近平在大批安保人員護衛下,從拉薩朵究倉藏裝店走出來。在八廓街大昭寺外,街道兩邊站滿了當地政府安排的迎接他的人員。習近平向民眾揮手,並在布達拉宮廣場上發表簡短講話。

這是習近平2012年上任以來,首次視察拉薩。他此行正值河南發生特大洪災。同時,南京爆發的中共病毒疫情,正在快速擴散。但習近平沒有去視察災情,卻在此敏感時刻視察拉薩,引發外界猜測。

藏人行政中央駐台代表格桑堅參22日,對自由亞洲電台表示,目前,中印邊境對峙愈演愈烈,美國的印太戰略也突顯西藏問題的重要性。習近平此次到拉薩肯定接見了西藏的武警、軍隊,他在軍中講話會談些甚麼內容,可以看出習近平對西藏問題的態度。

中印邊境自去年6月爆發流血衝突以來,雙方都增派數萬名士兵並部署了先進的軍事裝備,該地區的軍隊部署已達到數十年來的最高水平。西藏軍區在與印軍對峙方面,擔當重要角色。

另外,近年來,中共對人權的迫害越來越受到國際社會關注。今年5月,以美國為首的七國集團峰會再次強調對西藏、新疆、香港等人權問題的關切。

格桑堅參說,今年6月初習近平曾到西藏青海地區視察,當時傳出西藏境內有藏人被抓。他擔心習近平這次視察拉薩,中共政府會對藏人實施更殘酷的鎮壓。

成龍高唱「怒吼吧黃河」 洪水襲河南

在鄭州遭遇特大洪災之後,港媒「AM730」報導,有網民在社交網站的討論區貼出一條新聞,內容是今年「七一」成龍為慶祝中共成立100周年,在活動上高聲領唱《怒吼吧黃河》。

特別引人關注的是,成龍身後的屏幕上播出的正是氾濫成災的黃河洪水的畫面。從錄像中可見,動態背景裡呈現出決堤般奔湧的黃河水,眾人如置身於詭異的洪水中,唱這首歌時就像打了雞血一樣的亢奮和激動。便令黃河鄰近地區暴雨成災,網民留言稱在一次印證「成龍魔咒」的威力。

被傳媒和網友嘲諷「挺誰誰死」的成龍曾在2020年初春晚高唱「問我國家哪像染病」,結果歌聲剛落,武漢暴發疫情,席捲全國,之後迅速蔓延世界。

中共百年黨慶時,成龍高唱《怒吼吧黃河》,便令黃河鄰近地區暴雨成災,網民留言稱,再一次印證「成龍魔咒」的威力。

還有網友提到,7月8日,成龍出席國電影家協會在北京召開學習習近平黨慶講話座談會時講話,宣稱自己很羨慕中國共產黨黨員,還表態稱「我要做黨員!」有網友建議黨組織「立即批准。」

傳當局將對滴滴下狠招 罰款額或超阿里

滴滴出行不顧中共當局阻攔,強行在華爾街上市後,受到當局不斷報復。近期有消息指,中共監管機構正在考慮對其進行空前嚴厲的處罰。

7月22日,彭博社引用知情人的話說,滴滴出行6月30日首次公開發行(IPO)後,中共監管機構認為滴滴不顧中共網信辦的反對而堅決上市,是對中共權威的挑戰。

報導說,監管機構正在權衡一系列可能的懲罰措施,包括罰款、暫停某些業務或引入一家國有投資者。滴滴的美國股票也有可能被強制退市或撤出,儘管目前尚不清楚對滴滴的具體報復措施。

最近的一次是網信辦在7月16日發布的公告中稱,該部門與中共公安部、國家安全部等七部門聯合進駐滴滴出行科技有限公司,進行網絡安全審查。

彭博社報導,中共對滴滴的審查處於初步階段,定論還為時尚早。知情人士說,北京可能對滴滴實施比對阿里巴巴更嚴厲的制裁,後者在長達數月的所謂「反壟斷調查」後,被迫吞下了創紀錄的182億元人民幣罰款。

知名中國政經專家、美國克雷蒙特麥肯納學院(CMC)教授裴敏欣(Minxin Pei)說,「很難猜測懲罰會是甚麼,但我相信會很嚴重。」

自從傳出中共要重罰滴滴的消息後,22日滴滴的股價下跌超過6.1%。

法國警告:中共背景黑客襲擊眾多法國實體

7月21日,法國國家網絡安全局發出警告,與中共政府關聯的黑客組織APT31,正對法國進行大規模網絡攻擊。

7月21日,法國國家網絡安全局(ANSSI)在公告中表示,當局正在處理大量針對法國「實體」的大規模入侵活動,這些攻擊仍在持續,並且由被稱爲APT31的黑客組織主導。黑客利用家庭路由器作爲中間「跳板」,對多家法國機構進行隱密偵查和攻擊。

APT是英文「高級長期性威脅」的縮寫,APT31和APT40兩家黑客組織,都已被網絡安全專家認定與中國有關,英國政府曾經表示,APT31和APT40的幕後很可能是中共國家安全部。

中共黑客全球網攻 連盟友也不放過

值得一提的是,在遭到中共黑客攻擊的政府中,還包括北京在亞洲盟友——柬埔寨。

近日,四名受僱於中共國安部的黑客在全球範圍內發動網攻,日前正被美國起訴和通緝。

兩名了解起訴書內容的消息人士向路透社透露,黑客攻擊的目標是柬埔寨外交部。這也揭示了中共和柬埔寨就湄公河(中國境内稱為「瀾滄江」)的使用進行了討論。中共在湄公河沿岸上游的活動長期以來一直引發爭議。

在這份長達30頁的起訴書中,詳細披露了所指控的中共國安,利用在海南省經營的一家幌子公司進行相關活動。中共稱這些指控出於政治動機。

根據起訴書,黑客的目標之一是「柬埔寨政府A部」,他們在2018年1月從該部「竊取了與中國(中共)和柬埔寨政府就湄公河使用權相關討論數據」。

兩名了解起訴書內容的消息人士告訴路透社,這個「A部」指柬埔寨外交部。

中共駐柬埔寨大使館未回應路透社置評請求;中共外交部回應路透社的問題時稱,這些指控是毫無根據的。

本週,美國、歐盟、英國、加拿大、北約、澳大利亞和日本等國家或組織,同時發聲明警告,要求中共爲其在全球實施的「惡意網絡」行爲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