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不久,美國後院的鄰居,加勒比海上的島國古巴翻車了。1100多萬饑餓、貧窮、老實的古巴人民,受夠了德國佬馬克思、俄國佬列寧、中國佬毛澤東隔空傳過來、由卡斯楚兄弟接盤操作了半個多世紀的共產主義,人民走上街頭,喊出「打倒共產黨」的口號。7月11日爆發的這場數十年來最大規模的反共產主義政權的抗議,引發全球關注。

經濟崩潰、疫苗短缺和獨裁統治成為抗議導火索

BBC7月12、13日報道,古巴人對經濟崩潰、當局限制公民自由及對疫情的處理感到憤怒。去年,受到病毒疫情和美國制裁的嚴重打擊,古巴經濟萎縮了11%,是近30年來最嚴重的下滑。近幾天,古巴的感染人數也錄得新高。

7月11日,古巴史無前例的反政府抗議示威活動始於哈瓦那西南部城市聖安東尼奧德洛斯巴尼奧斯(San Antonio de los Baños),很快便席捲整個國家。人們在包括古巴首都哈瓦那在內的城市遊行,高喊「自由!」和「打倒獨裁!」。「古巴人再也不能忍受了。」一位抗議者說。哈瓦那爆發的衝突中多人被捕。員警使用了胡椒噴霧,並毆打了一些示威者。

在這個由共產黨統治了幾十年的島嶼上,當局禁止舉行任何示威活動,但民眾的危機感使他們戰勝了禁令和恐懼。

許多抗議者在社交網路上進行了直播,遊行者喊著反對政府和接替卡斯楚的新上任的總統卡內爾的口號,呼籲變革。

一名自稱亞曆杭德羅(Alejandro)的抗議者告訴BBC,「就是今天:我們再也受不了了。沒有食物,沒有藥物,沒有自由。他們不讓我們活著。我們已經累了。」

社交媒體上發佈的圖片顯示,安全部隊拘留並毆打了一些抗議者。人們推翻警車,搶劫一些以外幣計價並且價格很高的國有商店。對許多古巴人來說,這些商店是他們購買基本生活必需品的唯一途徑。

古巴周日報告了近7000例每日感染病例和47例死亡病例。疫情爆發以來,古巴已經報告超過1500例與中共病毒有關的死亡病例。對疫苗短缺,生存威脅,抗議者表達了極大的憤怒。

美歐政要支持古巴人民抗議共產黨政府

據半島電視台報道,古巴領導人迪亞茲·卡內爾指控「受美國指使的古巴黑手黨」是這些抗議活動的幕後黑手。

但美國國務卿安東尼·布林肯12日表示,古巴領導人將該國當前發生的前所未有的抗議歸咎於美國,這是一個「嚴重的錯誤」。

美國總統喬·拜登在白宮發佈的一份聲明中指出:「美國呼籲古巴政權在這個關鍵的時刻聽取其人民的意見,並滿足他們的需求,而不是繼續增加自身的財富。」

拜登表示:「我們支持古巴人民,支持他們對自由的呼籲,支持他們擺脫新冠疫情的魔掌,支持他們擺脫數十年來因專制政權造成的壓迫和經濟苦難。」

他補充說:「古巴人民正在勇敢地行使他們的基本權利。當局必須尊重這些權利,包括和平抗議的權利和以自由的方式自決命運的權利。」

歐盟外交政策負責人何塞普·博雷爾在12日歐盟外長會議後表示:「我們支持古巴人民和平抗議的權利,我們呼籲古巴當局允許舉行示威並聽取抗議者的不滿。」

社交媒體助力古巴人民抗暴

古巴領導人將抗議運動歸咎於美國資助的「反革命分子」和可怕的社交媒體運動,並很快出手控制。

互聯網監控服務公司NetBlocks 表示,在爆發數十年來最大規模反政府抗議活動之後,古巴限制了社交媒體和資訊平台的訪問,其中包括Facebook 和 WhatsApp。

大紀元此前報道,古巴每天有超過100萬人在使用美國政府支持的反審查工具,以逃避古巴政府對臉書等社交媒體的封鎖。

致力於提供突破網絡審查軟件的賽風公司(Psiphon)表示,自7月11日古巴禁止許多社交媒體網站登陸以來,它已經為古巴用戶提供超過600兆字節的數據傳輸。

非營利性組織賽風位於多倫多,其代理服務器可避開網絡審查,並得到美國「開放技術基金」(Open Technology Fund)的資助。該基金隸屬於美國政府,旨在支持全球互聯網自由技術。

美國田納西州共和黨籍國會參議員馬沙·布萊克本(Marsha Blackburn)7月16日在推特上讚揚了這項技術。布萊克本在推文中說:「獨家新聞:超過130萬古巴人今天能夠訪問互聯網,這要感謝@PsiphonInc,這個開源工具得到了我和我的同事們倡導的兩黨開放技術基金(Open Technology Fund)的支持。」「我們必須與那些反對獨裁政權的人站在一起。」

參議員表示服務美國「黑命貴」移民古巴

美國參議員馬克‧盧比奧7月13日接受美國媒體Newsmax採訪時表示,古巴政權將該國爆發的抗議活動及其面臨的經濟危機歸結為美國貿易制裁的結果,這「純屬謊言」;那些走上街頭反對古巴政權的抗議者並沒有要求美國取消限制,這是那些支持共產主義政權的人提出的。

盧比奧是古巴移民後裔,他說,「如果古巴人民能夠進行自由貿易,如果他們擁有開放、獨立的商業,他們會很繁榮,但他們沒有」,「古巴軍方是馬克思主義者,是社會主義者,他們控制著一切」。盧比奧說,社會主義毀了人們的生活,人們無法得到經濟繁榮,沒有安全和自由。

盧比奧連日來連續發推和轉發抗議現場的視頻,支援古巴民眾,曝光古巴軍警抓捕民眾的現場圖片。他在一條推文中說:「古巴人民抗議的是62年來充滿謊言、暴政和苦難的社會主義(政權),而不是出於對不斷上升的COVID-19病毒和死亡的恐懼。」

7月14日晚,具有共產主義理念的「黑命貴」(BLM)組織發表聲明,譴責美國對古巴實施禁運,將古巴街頭發生的騷亂歸咎於美國政府。

包括盧比奧在內的幾位美國共和黨議員對這一聲明提出異議,認為「黑命貴」是站在古巴共產主義政權一邊,而不是抗議民眾一邊。

盧比奧7月15日在推文中表示,既然「黑命貴」支持古巴共產政權,他可以幫助他們移民到古巴,「我的辦公室隨時準備幫助『黑命貴』組織頭目移民到古巴。」這位佛羅里達州共和黨人在推文中說。

盧比奧對古巴政權的本質有著深刻瞭解。他指出:「人稱『黑命貴』組織的勒索團夥,敲詐公司數百萬美元為自己購買豪宅,今天他們抽出身來,分享他們對古巴共產主義政權的支持。」

據今年早些時候的報導,「黑命貴」運動創始人、馬克思主義者派特裡斯‧卡洛斯(Patrisse Cullors)名下至少有四套房地產,其中三套豪宅在白人區。從美聯社3月份公佈的資料看,卡洛斯的「黑命貴」組織去年吸收了高達九千多萬美元的捐款。但是該運動除了頻繁組織破壞性的抗議活動之外,沒人清楚他們還做了些什麼。

古巴共產黨領袖罕見示弱道歉 令中共緊張

在海內外輿論的強大壓力下,古巴當政者卡​內爾示弱道歉。他除了周三再次將動亂歸咎於美國之外,首次承認政府的缺陷對此起了一定作用。

據半島電視台報道,卡​內爾表示,「我們必須從騷亂中吸取經驗」, 「我們還必須對我們的問題進行批判性分析,以便採取行動克服這些問題,並避免其重複發生」。

卡​內爾呼籲「古巴人之間的和平、和諧和尊重」,並補充說,「此外,也許有必要向那些在此類事件中引起混亂中感到困惑、受到虐待的人道歉」。

與此同時,儘管社交媒體和消息服務的訪問仍然受到限制,但活動人士稱,間歇性互聯網中斷在周三略有緩解。

從共產獨裁國家絕不向人民道歉的一貫劣跡來說,卡內爾的示弱讓中共恐懼,生怕帶來連鎖效應,引發中國人民對惡黨的追責。因此,北京除了大力封鎖「負面」輿論之外,多次派戰狼轉移視線甩鍋美國,欺騙民眾,意圖控制輿論導向。

7月14日,中共黨媒新華社和人民網分別稱,古巴外長和古巴駐華大使館譴責和指控美國參與抗議活動。

13日,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聲稱,美國的封鎖導致古巴物資短缺,並宣稱「中方相信在古巴黨和政府的堅強領導下,古巴一定能夠維護社會穩定」。而趙立堅為古巴當局發出「維護社會穩定」的洗白言論時,古巴政府正在鎮壓民眾。

對此,《北京之春》雜誌主編陳維健對大紀元說,中共和古巴對美國的指責,完全站不住腳,古巴跟中共一樣,所有的內部問題,老百姓對這個政權的抗議,全部指責成是美國策劃的,這是共產黨的一貫說法。

他分析說,中共對古巴的這場抗議活動是很害怕的,它只說經濟和疫情,絕對不會說古巴老百姓針對的是共產主義政權,「它不敢這樣報道,因為這樣會影響到中國人民,如果古巴成功地變成民主國家,那對中共政權的打擊是非常非常之大」。

悉尼科技大學教授、中國問題專家馮崇義也表示,中共無法完全封鎖消息,也只能報出一些消息,但不敢報導「推翻共產黨」等政治訴求的口號,因為這正是它非常擔心的。

馮崇義教授希望古巴民眾的這次抗議能夠成為「古巴之春」(類似「阿拉伯之春」),推翻一黨專政。「阿拉伯之春」是2011年在阿拉伯世界爆發的民主運動,開始於2010年突西尼亞的茉莉花革命,隨後2011年多個阿拉伯國家的民眾走上街頭,要求推翻專制體制、爭取基本民主權利。@

---------------------

【 坦白如初 公義永存 】
📍報紙銷售點: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加入網頁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