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省會城市鄭州,投入500多億元人民幣(約合77億美元)打造成「會呼吸的海綿城市」。但面對7月17日至20日強降雨,「海綿」卻一點作用沒起,僅4個小時就被洪水淹沒的城市。有水利專家表示,洪水是人為造成的。

7月17日以來,河南省普降暴雨、大暴雨,局部特大暴雨。7月18日18時至21日0時,鄭州市出現罕見持續強降水天氣過程,全市普降大暴雨、特大暴雨。

據鄭州氣象官方微博報道,該市3天的降雨已達617.1mm。其中小時降水、單日降水均突破自1951年鄭州建站以來60年的歷史記錄。鄭州常年平均全年降雨量為640.8mm,相當於這3天下了以往1年的量。

由於遭遇持續強降雨,鄭州市常莊水庫、郭家咀水庫及賈魯河等多處工程出現險情,鄭州市區出現嚴重內澇,鄭州市鐵路、公路及民航交通均受到嚴重影響,並造成人員傷亡。

更可怕的是,洪水還湧入地鐵,灌入車廂,導致鄭州地鐵全線停運。有獲救乘客回憶驚險一幕說,當時水已漫到肩膀,水流很急,衝勁很大,看到身邊有人被沖走,自己差點放棄。

自由亞洲電台在推特上發布的一段視頻顯示,鄭州市在4小時之內就變成了一片澤國。7月20日13時40分,鄭州當時的雨勢雖大,路面已有積水,但車輛仍能正常行駛;14時20分,水已沒過大部分私家車或公車的車輪,但車輛仍能行駛;15時20分,私家車、公車已全部泡在水中無法動彈,洪水開始灌入地下車道;17時30分,地下車道被洪水灌滿,水位和路面持平,護欄幾乎被淹沒,鄭州全城淹沒在汪洋中。

按照鄭州官方微博21日的說法,鄭州有12人死亡、5人受傷。但22日,中共黨媒新華網將死亡人數上調到33人,並有8人失蹤。

但民眾普遍認為,實際死亡人數要高得多。鄭州市民趙明(化名)7月21日對大紀元記者透露:「我同事說,昨天(7月20日)死了一二百人都有可能,車廂裡也不只死了15個人。」

推特網民「Jacob」也表示:「只要媒體可控,死亡人數就基本可控⋯⋯」

鄭州市被淹更像是水庫洩洪所致

據中共官方發布的通告顯示,7月20日上午,鄭州常莊水庫就已經開始向下游泄洪,但官方在泄洪12個小時後才發出通告。

7月21日凌晨1時,「鄭州發布」在新浪微博發消息稱,由於強降雨導致上游來水量大,鄭州常莊水庫情況危急。

消息說,7月20日上午10時30分,常莊水庫開始向下游泄洪。截至20日21時34分,常莊水庫實時水位距當日最高水位已回落70厘米。水庫的背水坡還被發現有管湧現像。截至21日凌晨1時,「常莊水庫水位持續下降,大壩險情已初步得到控制」。

據中共官方發佈的通告顯示,7月20日上午,鄭州常莊水庫就已經開始向下游洩洪,但官方在洩洪12個小時後才發出通告。(網頁圖片)
據中共官方發佈的通告顯示,7月20日上午,鄭州常莊水庫就已經開始向下游洩洪,但官方在洩洪12個小時後才發出通告。(網頁圖片)

然而中共官媒《人民日報》7月20日22時30分在新浪微博發佈的消息稱,河南鄭州中牟縣防汛抗旱指揮部7月20日發佈通告,因上游常莊水庫出現險情,洩洪時間為7月20日晚。

網上曝光的一份鄭州市防汛抗旱指揮部下發「內部明電」內容也顯示,7月20日,常莊水庫壩後坡在125高程處出現管湧險情,水庫正緊急洩洪。為了確保南水北調工程的安全,索河退水閘也開始大流量洩洪,下洩流量為100立方米每秒以上。

該內部明電的落款日期為7月20日,但並未說明具體時間。

圖爲鄭州市防汛抗旱指揮部下發「內部明電」。(網頁圖片)
圖爲鄭州市防汛抗旱指揮部下發「內部明電」。(網頁圖片)

鄭州市民李先生7月21日在接受大紀元記者採訪時表示,他所在的鄭州市中心附近的水已經完全退下去了,路上已經乾乾淨淨了,交通也恢復了正常。但他說:「水是下去了,水很可能不是下雨下的,我想肯定是泄洪泄的」。

「真相只有一個,但是很多人真的很清楚,尤其本地人。」李先生表示,根據他小時候所見過的大水,如果一個村莊、一個城市被淹,水需要三四天才能慢慢退掉,「但現在水一下就退掉了,這非常可疑,這就已經說明問題了,所以這不是自然的(洪水),是人為的」。

水利專家:中國的洪水是人為控制的

旅居德國的中國水利專家王維洛在接受大紀元記者採訪時也表示,中國的洪水都是人為控制的,不是自然形成的。

王維洛表示,鄭州地處黃河下游,黃河所有的水都是從三門峽的閘門裡通過,而閘門是手控的,「下泄的洪水就是通過人為調節出來的,中國的這些下泄的洪水就是從人的手中來的,下多少是人可以控制的。所以中國不存在任何的自然洪水,都是人為的控制的洪水」。

王維洛說:「它(中共官方)要是覺得情況不是危急的話就會放的少一點,情況要是危急的話就放的多一點,對下游的威脅就大一點,至於死多少人它現在就不報或少報,它從來沒有真實的報道。」

鄭州市防汛抗旱指揮部在下發的「內部明電」內容中聲稱,常莊水庫是因出現了管湧險情,於是緊急洩洪。

王維洛表示,水庫的大壩應該是不透水的,管湧就是水從水庫大壩背水的這一面出現並流了出來,「細細的很小的,這就是管湧,」他說,「就是說這個水流通過水的壓力從大壩的背面出來,如果這時候不採取措施的話,是要發生潰壩的」。

他還表示,人們很難從中共官方所報道的零碎信息裡看到這次災難的全景。就常莊水庫來說,它不可能造成這麼大的洪水。他說:「常莊水庫的庫容不大,哪怕它潰了它也沒多少水。所以你沒有完整的信息,它只提供很片段的信息,你自己不知道整個形勢,即使老闆姓逃也不知道往哪裡逃。」

鄭州曾投入500多億打造「海綿城市」

中共官媒《南方都市報》7月21日的報道說,根據鄭州當地媒體報道,2016年鄭州成為全省海綿城市建設試點,2018年提出投入534.8億元人民幣(約合82.6億美元)建設海綿城市項目。

報道說,海綿城市是新一代城市雨洪管理概念,也稱「水彈性城市」。下雨時吸水、蓄水、滲水、淨水,需要時將蓄存的水「釋放」並加以利用。通過建設海綿城市,可將70%的降雨就地消納利用。

鄭州市規劃局相關人士也在2018年1月接受河南官方媒體《大河報》採訪時就曾表示,海綿城市將把鄭州建設成具有吸水、蓄水、淨水和釋水功能的海綿體,提高城市防洪排澇減災能力、改善城市生態環境、緩解城市水資源壓力。

《大河報》的報道稱,根據官方的規劃,海綿城市建成後,鄭州的規劃區防洪標準為200年一遇。

中共的專家聲稱,此次鄭州特大暴雨已超出海綿城市的應對能力。而有民眾則表示,暴雨不是打破了神話,而是戳破了笑話。@

---------------------

【 坦白如初 公義永存 】
📍報紙銷售點: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加入網頁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