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河南出現持續性強降水天氣,鄭州市暴雨成災,造成重大人員傷亡。官方稱此暴雨為「超千年一遇」。對於這次災害成因,中共央視引述專家的話稱,河南暴雨是一千公里之外的颱風所為,該解釋遭到輿論詬病。

央視專家解釋遭轟

根據鄭州氣象局統計,7月20日下午4點,鄭州迎來了史上最強暴雨,短短1個小時,鄭州的降雨量達到了201.9mm,接近其常年平均全年降雨量的三分之一。而自17日以來,三天的降雨量已相當於一年的降雨總量。

《河南日報》引述鄭州氣象局的數據,稱這次河南暴雨為「超千年一遇的」。

對於河南暴雨成因,央視21日引述中央氣象局相關專家的話稱,颱風「煙花」雖然距離中國還有小一千公里,卻遠程控制了河南暴雨。在「煙花」和副熱帶高壓的氣流引導下,大量的水汽通過偏東風源源不斷從海上輸送到陸地,在河南集結成雨。

中共官媒邀請專家的解讀遭到輿論詬病。有網民表示:「提前預報呢,專家怎麼不早出來呢,現在解讀有屁用,事後諸葛亮了。」「這種描述,稍微過過腦子就知道不可論證。除了想把所有責任歸於不可抗力,還有甚麼作用呢?」

還有網民諷刺說:「專家為何不說是美國的高溫將水份蒸發上天,然後通過空間的輸送系統送達鄭州呢?」

鄭州投資534億元「打水漂」

據官方消息稱,根據不完全統計,自7月16日以來,河南此輪強降雨天氣已造成全省89個縣(市、區)560個鄉鎮1,240,737人受災,鄭州市因極值暴雨致25人死亡7人失聯。

鄭州出現嚴重內澇,令其城市內澇防治再引關注。

據陸媒報道,鄭州市政府從2017年到2020年已投入534.8億元資金建設海綿城市。所謂海綿城市,就是讓這座城市具有吸水性、蓄水功能等,就像一塊海綿一樣,並提高城市防洪排澇的能力。

鄭州於2016年入選河南省海綿城市建設省級試點。

海綿城市建設為何在這次洪災中沒能發揮作用?官方辯解稱,「這是天災不是人禍」,還稱「鄭州這次大雨非常少見,造成的災害跟是否建設海綿城市沒有關係」。

有網民評論說,「海綿城市就是個坑!政府逼著每個開發商承擔成本卻不加大對城市防洪排澇系統的投資,真正提高幹線系統的能力,一遇到真正的災害肯定玩完!」

旅居香港的中國籍作家顏純鉤也分析,暴雨每年都有,但是近幾年,大陸各地大洪災突然多起來,就是城市發展太快。看起來花團錦簇,地下卻沒有排水設施,雨一來水無處流洩,只好都在地面上走,於是低窪處就泡在水裏。

中國每年有157座城市受淹或內澇

近年來,中國諸多大中城市發生城市內澇災害的新聞並不罕見。

根據水利部歷年《中國水旱災害統計公報》的數據,2006年至2017年,中國平均每年有157座縣級以上城市進水受淹或發生內澇。

每年超過一百座城市發生內澇,這背後既有極端氣候增多的原因,也與城市規模急劇擴張、但排水系統建設嚴重滯後有著密切關係。

天災下的人禍

據大陸媒體報道,河南省洛陽市伊川縣境內伊何灘攔水壩在20日當天出現約20米的決口,河堤受損嚴重,攔水壩隨時可能垮塌,中共陸軍第83集團軍某工程防化旅對伊何灘攔水壩實施爆破,進行分洪。

這座大壩是近日中國大陸第三座面臨倒塌的大壩。

《江峰時刻》主持人江峰表示,官方說法似乎成了中共政府數十年如一日為了減輕自己的罪責的口徑。到了真正災難降臨的時候,甚麼可以抵禦百年不遇、千年不遇的政績工程它都不說了。各級政府官員想到的就是怎樣僥倖過關保住官位。

「怎麼保住官位呢?首先就是水庫應該洩洪時,卻儘量不洩洪,因為一洩洪,就意味著農業和財產損失,你損失多少他不管,而這些損失會影響他的當官的前途,可是中共官員控制上訪群眾他有辦法,控制老天爺他就傻眼了。怎麼辦?就是悄悄洩洪。」

江峰說,城市積水和排水都是一個漸進式過程,絕不會出現象山洪傾瀉的那種、從高位向低位的激流式的洪水。但是昨天鄭州就是遭遇了這麼一個恐怖的情景,很多市民躲避不及,甚至水面出現很多的浮屍,出現這種現象的唯一解釋就是,水庫無預警洩洪,或者發生了潰壩。#

-----------------------

【坦白如初 公義永存】

📍報紙銷售點: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加入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