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陷債務危機的中國規模最大的房地產企業恆大集團(Evergrande),在中共當局連續打壓政策堵死其借貸融資之路的情況下,繼續採取大折扣賣房等辦法減債,令其元氣大傷。恆大這個總資產價值高達2.3萬億元(3,594億美元)的中國房地產巨頭,正在步螞蟻金服和滴滴出行之後塵。

此前在6月29日,中國恒大發佈消息稱,其有息負債已經從2020年高峰時的8,700億元(1,338億美元),大幅下降了約3,000億元(461億美元)。這標誌著中國恒大淨負債率已經降至100%以下,把當局規定的不可融資的「三道紅線」中的一條變綠,從而把零新增融資提升到5%的上限。

所謂的「三道紅線」政策,是指2020年8月,中共住房城鄉建設部和人民銀行約談12家重點房企時傳達的「房企融資新規」,是對房地產企業融資的具體限制政策。第一條紅線是剔除預收款後的資產負債率大於70%;第二條是淨負債率大於100%;第三條紅線是現金短債比小於1倍。

不過根據中國恆大2021年發行第一期公司債券說明書,2020年末,中國恆大的以商業承兌匯票(商票)為主的應付一年期票據為2,057億元(321億美元)。拖延或拒付商票,可以用來抵消其有息負債規模,那麼去除應付商票的額度,恆大實際減債遠低於自稱的3,000億元。

中共黨媒新華社去年11月明確表示,「三道紅線」政策終結了中國房地產的金融紅利,當局重點要針對的就是恆大等負債率高、且擁有大量持有型資產的民營房地產企業。

恆大則因為踩上了全部三道紅線,不能再新增有息負債,不能繼續融資貸款,迫使其終結一直以來的「高負債、高槓桿、高周轉」的運作模式。

甩賣減負債 恆大受重挫

由於恆大失去了新增融資來源,它被迫啟動了史無前例的樓盤甩賣計畫來減少負債。

雖然中國恒大去年超額完成了年度合約銷售目標,但其淨利潤僅為80.76億元(13億美元),同比下降53.26%,為近4年最低。

6月份,中國恒大旗下樓盤因促銷手法涉嫌違法違規,被中國一些地方政府叫停。

在購買新地的花費方面,去年下半年中國恆大為285億元,還不到上半年633億元的一半;到今年上半年,恆大買地金額更跌到百名之外,幾乎停止。

此外,中國恆大還變相裁員,去年一年員工人數減少了9,847人,比前一年減少7.4%。

恆大負債分紅 董事長為最大受益者

7月15日,中國恆大集團宣佈,將在7月27日召開董事會會議,討論特別分紅計畫。此舉馬上提振了其一直低迷的港股股價。

不過,中國恆大的股價今年累計下跌了36%,跌至4年以來低點,在7月14日創下4年最低。

彭博情報(Bloomberg Intelligence)的分析師Kristy Hung認為,恒大股價漲勢可能是短暫的,恆大的特別分紅可能會使其資產負債表進一步惡化。

不過,分紅會讓持股最多的恆大集團董事會主席許家印受益最多。根據同花順財經對於香港上市的中國恆大數據,截至2020年12月31日,許家印通過在英屬維京群島註冊的鑫鑫有限公司和均榮控股有限公司,分別持股70.78%和5.98%,共持股76.76%。

許家印與曾慶紅家族的關係

前中共國家副主席曾慶紅是江澤民派系骨幹人物,掌握著香港、澳門和台灣的統戰特務組織和政治文化命脈,他同時還掌控中共高層官員的升職和任用大權。

早在2017年中國明天集團老總肖建華被從香港抓回中國接受中共審查時,海外的《明鏡周報》就援引多個消息來源報道說,許家印已經被內定調查。肖建華和許家印都與曾慶紅家族關係密切。

曾慶紅的弟弟曾慶淮曾任中共文化部駐香港特別巡視員,香港的一些富豪,都是通過一個富豪俱樂部——香港文化產業聯合總會(文聯會),與曾慶紅家族建立密切聯繫。許家印也是文聯會的董事。

2009年,曾慶淮的女兒曾寶寶(Baby Zeng)的花樣年在香港上市時,香港頂級富豪鄭裕彤、劉鑾雄、張松橋等都到場捧場並大筆認購。而這幾個人,也正是支持許家印和中國恆大在香港上市的一班人。

截至2020年12月31日,香港同花順財經上顯示的中國恆大股東,除了許家印控制的兩家公司佔股76.76%之外,香港華人置業集團的陳凱韻(劉鑾雄的妻子)分別以公司和個人名義持股6.48%和2.39%,共持股8.87%。

而香港排名第三(2020年)的富豪、新世界集團主席鄭裕彤,曾在2008年金融危機時,出手幫助恆大堵上超過120億元(19億美元)的資金缺口,度過難關。

許家印與曾慶紅家族的另一層關係,表現在他與人和集團老闆、東北首富戴永革的關係上。據萬維讀書網爆料,戴永革與曾慶紅的兒子曾偉關係非同一般。

據一家中國網站報道,許、戴兩人各自投資的中國超級聯賽足球隊,互相競爭又很激烈,戴曾稱「喜歡與許家印玩」。

許家印還曾經把在澳大利亞購買的3,900萬澳元(2863萬美元)豪宅,借給曾偉開派對。而後來這套豪宅因非法購買被澳洲政府勒令出售時,買家是一名參加曾偉派對的華裔富豪。

許家印與賈慶林家族的關係

在2016年國際調查記者聯盟(ICIJ)曝光「巴拿馬文件」後,江派的另一位大佬、中共前政治局常委賈慶林的家族,被發現與許家印和恆大有關聯。賈的女婿李伯潭早在1990年代,就在香港建立了龐大的商業王國。

據《明報》在2016年5月4日報道,李伯潭在2012年將名下北京昭德置業的70%北京觀止股權,轉讓給他女兒李紫丹名下離岸公司鑫升投資的子公司「北京鑫升盛世投資顧問公司」,再把餘下30%北京觀止股權轉給許家印的中國恆大。

股權變動後,李紫丹便透過其在英屬處女群島(BVI)註冊的子公司,與許家印結成了生意夥伴,合營北京觀止公司。該公司主要從事組織文化藝術交流活動,包括廣告發佈、承辦展覽及會議服務及公關策劃等。

恆大在中國公開發行2015年公司債券募集說明書顯示,「鑫昇投資」旗下「北京鑫升盛世投資顧問」及「北京觀止」,都是中國恆大的關聯方。

近來,習近平當局對螞蟻金服、滴滴出行和中國恆大發起的一連串動作,其主要原因是這三家公司背後與中共前黨魁江澤民派系有關聯。中國問題專家李燕銘認為,習近平是要在金融領域肅清江派、阻止江派權貴利用其掌控的大型民營企業把資金轉移到海外。@

 

-----------------------
【 坦白如初 公義永存 】
📍報紙銷售點: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加入網頁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