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廠聯盟代表協助租戶,協助現任和前任區議員均強調,政府必須立即叫停清拆計劃,不要以公權力打碎小市民「飯碗」。(朗星/大紀元)
四廠聯盟代表協助租戶,協助現任和前任區議員均強調,政府必須立即叫停清拆計劃,不要以公權力打碎小市民「飯碗」。(朗星/大紀元)

政府5月下旬宣布清拆九龍灣業安、火炭穗輝、長沙灣宏昌及葵涌葵安4間工廠大廈。「四廠聯盟」清拆廠户關注組今天(19日)聯同現任及前任區議員召開記者會,交代關於清拆計劃的調查結果,調查顯示超過9成3受訪租戶反對清拆計劃及不滿賠償方案。

「四廠聯盟」的租户代表早前聯同數名區議員,就清拆計劃向業安、穗輝、宏昌的全體租户進了一項問卷調查,共收回479份問卷,結果顯示有93.3%的受訪租户反對清拆計劃。對於政府提出將安置到葵涌晉昇或屯門開泰,有高達98.9%的受訪租户表示不滿意。另有多達74.6%受訪的業安和宏昌租户,要求不遷不拆。

港府在今年五月,突然單方面公佈清拆四個工廠大廈,包括業安、穗輝、宏昌及葵安,而大部分租户皆表示「強烈反對」。

火炭穗輝的黃小姐表示,如被逼結業 「第二代」的生存空間會被扼殺。(朗星/大紀元)
火炭穗輝的黃小姐表示,如被逼結業 「第二代」的生存空間會被扼殺。(朗星/大紀元)

如被逼結業 「第二代」的生存空間會被扼殺

火炭穗輝的黃小姐表示,租户主要面對的問題,是在同區找不到適合的單位。因同區的工廈單位都偏向文職化,所以做裝修、冷氣等行業的基本上都找不到單位亦租不到。她續指在私營市場方面,租金極不穏定,現時的租金是倍升的。每兩年亦會調整一次,對於求安定營運的商户來說,租用私營市場的單位是十分困難的。黃又稱,如果政府要強行清拆的話,有些商户會被迫結業。另外,她指「四廠」之內,有很多的繼承祖業的「第二代」租户,如果找不到地方搬遷要被逼結業的話,他們的生存空間就會被扼殺。

深水埗宏昌的曾先生:政府到底想打爛人哋飯碗 定係想保就業?(朗星/大紀元)
深水埗宏昌的曾先生:政府到底想打爛人哋飯碗 定係想保就業?(朗星/大紀元)

四廠主要涉及大型機械 難以另覓適合大廈安置

深水埗宏昌的曾先生表示,他是生意上的「第二代」,在宏昌已經五十多年。他指四幢工廠大廈的出租率已經達九成七或以上,如果政府貿貿然清拆會影響很多人。他質疑政府是想「打爛人哋飯碗,還是想保就業?」他續稱,外面的工廈已經可以「轉型」,如轉做Partyroom、補習社、烘培及War game場地等,這都是違反地契的。曾表示他們做的是正正式式的「工業行為」,但政府卻要他們搬遷。

曾先生指「四廠」都沒有可能搬到外面的工廈,因為外面的工廈都逐漸「商業化」。而四廠的租户都涉及很多重近4-5噸的機械,曾稱外面的工廈沒有足名開揚的位置供擺放機器使用,亦可能需要「拆牆」才可安放這些機器,在私營單位如需拆牆把機器就要花費很大,搬一部4噸機器就可能要三十萬,而且機械拆散亦未必能重新裝嵌。

除了關注組的代表發言外,有穗輝的租户亦藉著記者會,表達對政府清拆計劃的不滿。黎先生表示自己是做裝修行業的,他指外面工廈的租金上升得很快,「由上個月7000元,今天已經升至9000元,」黎表示裝修是厭惡性行業,外面的私營市場的業主根本不會租給他們。

捱得過社會運動及疫情 敵不過不近人情的政策

觀塘區議會副主席莫建成質疑,在業安工廠大廈興建公共房屋是否合適,他指因為在業安周圍都是商貿區,這裡的社區配套設施亦嚴重不足,對於居住的市民會造成嚴重不便。莫續指,這些工廈租户亦跟他說「他們捱得過沙士、捱得過社會運動亦捱得過疫情,最後卻猜不到,因這個不近人情的政策而要搬遷。」他們亦表示「好唔甘心」。@

-------------

【 坦白如初 公義永存 】

📍報紙銷售點: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加入網頁會員: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