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共最高權力機構——中央政治局常委裡,有個王滬寧,他分管意識形態和宣傳,被稱為習近平的「國師」。在中共黨史中,王滬寧是個不多見的人物,因為他是江澤民、胡錦濤和習近平「三朝國師」,被民間戲稱為「不倒翁」。

從1978年考上復旦大學國際政治系研究生,到1995年離任直奔中南海,王滬寧曾任復旦大學教授、系主任和法學院院長。17年的時間,他在復旦有著深厚的根基。

2017年,王滬寧擢升至中共最高權力機構——中央政治局常委,達到了仕途的頂峰。王深諳中共的政治和當權者的心態,投其所好地為江澤民發明了「三個代表」,為胡錦濤搞了「科學發展觀」,又為習近平弄出了個「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並被寫入黨章。

王滬寧沒有顯赫的家庭背景,既不是「官二代」也不是「紅二代」,但卻成了為中共打氣輸血的重要人物。他利用意識形態的宣傳,把習近平推上了在中共歷史上僅次於毛澤東的權利中心,把習近平執政初期「反腐打虎」積累的一些民望徹底打碎,使其成了當今中國乃至世界上最大的獨裁者。

王滬寧的「捧殺」左右著習近平的治國理念和外交思想——從中美貿易戰,到中共病毒疫情,再到戰狼外交,一次次使習近平陷入被動。

雖然王滬寧沒更多政治背景,但他卻有個不太為人所知的「復旦幫」。

今年5月31日,習近平主持中共政治局集體學習,主題是「加強中國國際傳播能力建設」,復旦大學中國研究院院長張維為受邀為政治局常委們講課,張維為因此被稱為「新晉國師」。顯而易見,如果沒有王滬寧的舉薦,張維為是進不了中南海的。

張維為講課的細節雖未被披露,但他次日在黨媒的採訪中透露,其外交思想遵從中共「偉光正」的主旨,即錯的不是黨,而是這個世界,是西方對中共的「惡意誤讀」。

張的建議也很明確,那就是「該出手就出手,該調侃就調侃,該當頭棒喝就當頭棒喝」。

張擁有多個閃光頭銜,也是知名的「貶美專家」,其代表言論包括「中國全面小康了,而美國有4,000萬人生活貧困」。張還著書《中國戰疫》,稱疫情是世界快速向東方傾斜的催化劑,讓西方跌下神壇。

另一個為中共創造「戰狼外交」理論的是張維為的同事、復旦大學中國研究院研究員、黨媒《文匯報》撰稿人鄭若麟。

今年5月10日,鄭在媒體上鼓吹「輿論戰靠『外交戰狼』遠遠不夠」,媒體和學者都要上。他呼籲,中國媒體在反擊西方的輿論戰中「應該承擔起主力軍的角色」,最重要就是「重複、重複、重複」,「謊言重複一千遍就真的成『真理』了!」

鄭還提議全力支持為中共發聲的「國際友人」,「比如購買他們的著作版權,把他們介紹到全世界去;我們應該給他們評一些中國的書籍獎、新聞獎;應該邀請他們來華訪問;我們的大學應該聘請他們當教授……」

「復旦幫」的另一個代表人物是復旦大學國際政治系副教授沈逸。他因其民族主義立場的出格言論,在中國「小粉紅」中人氣頗高。小粉紅是指被中共洗腦後,黨、國不分的盲目的「愛國憤青」。

5月1日,中共政法委官方社媒發佈一張題為「中國點火VS印度點火」的圖片,圖片將中國發射火箭的圖片與印度給因瘟疫去世的人實施火葬的畫面進行對比。沈逸馬上在社交媒體為該圖片叫好,稱這是對印度「妖艷賤貨做派」的正常回應。他甚至指責《環球時報》總編輯胡錫進在這個問題上不夠強硬,是投降派。

大紀元專欄作家唐青在本月5日的一個評論中說,「復旦幫」煽動民族主義,表面捧習近平,搞砸了中美關係,實際把習推入百年未有的困局。

當然,習近平本人也意識到「戰狼外交」給自己帶來的麻煩。就在5月31日張維為給中共高層講課的集體學習時,習近平要求官員調整基調,「努力塑造可信、可愛、可敬的中國形象」。

但習近平是矛盾的,他要塑造可愛形象,可又在7月1日中共百年黨慶上講話說:外國勢力「必將在十四億多中國人民用血肉築成的鋼鐵長城面前碰得頭破血流」。

7月1日當天,《華爾街日報》引述消息人士的話說,中共領導層正努力調整其「戰狼」式外交方式,擔心其已經開始損害國家利益。不過當局擔心,明顯的調控或會促使無數民族主義網民的憤怒。

旅美中國問題時事評論員石山對大紀元說:「復旦大學所在的上海,是中共前黨魁江澤民和他兒子江綿恆的老巢,父子二人與復旦大學一直有著密切的往來。王滬寧也是江澤民一手提拔的。但江派眾多人馬被習大面積清洗後,江習二大政治勢力展開激烈內鬥,目前由江澤民安排給習近平身邊「復旦幫」核心人物王滬寧等處境高危。」@

-----------------------
【 坦白如初 公義永存 】
📍報紙銷售點: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加入網頁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