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紐西蘭外交部長納納亞・馬胡塔(Nanaia Mahuta)給中國維權人士邢鑒回信,表達對中國人權狀況的關注。邢鑒表示,這是他收到的一份特別珍貴的生日「禮物」。


邢鑒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說,「昨天(7月15日)剛好是我二十五周歲生日,我也很意外。昨天晚上也沒有特別的慶祝,在家裏就吃了一碗公仔麵,但是收到這封信,還有收到很多朋友的關懷,心裏面真的是暖洋洋的,真的是特別的感動,前所未有的溫暖。」

他激動地說,「總是讓你感覺到在(人權)這件事情上,不是在一個人在戰鬥」。他還感謝紐西蘭政府在人權方面的不妥協態度。

紐西蘭外交部長馬胡塔在郵件中說,「我理解你對你父親的安康深切關注。紐西蘭與國際社會一樣,對中國限制言論自由和拘留人權活動人士的報道表示關切。總理在與中國(中共)領導人會晤時直接表達了對中國人權狀況的擔憂,最近一次是在 2021年6月22日,我也直接與我的同行王毅外長進行了同樣的討論。」

她表示,紐西蘭還通過聯合國人權理事會(HRC)呼籲中國(中共)回應對未經合法指控、審判和定罪的被拘留案例的擔憂。

「紐西蘭政府將繼續向中國(中共)各級政府提出對中國人權狀況的關切。我們還將繼續與其它國家合作,包括在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和聯合國大會上強調我們對中國人權記錄的關切。」她說。

由於邢鑒的父親不是紐西蘭公民,馬胡塔建議他考慮直接向聯合國人權機構提出關切,並提供了具體的工作組及聯合國人權高級專員辦事處的網站。

邢鑒表示,這在中國是感受不到的,中國那都是官老爺。「人家一個外交部長給你回信,(對我而言)那是多麼榮幸的一個事情。它體現了在海外,人人平等,政府的宗旨是服務人民。不像中國(中共)那樣,它是以人民的名義,然後打壓人民。」

今年4月,邢鑒的父親邢望力因看望維權律師江天勇,遭當地政府恐嚇,他隨即進京上訪,在北京郵寄信件時遭警察攔截,在轉交給地方後被批捕,面臨判刑。

邢鑒因此寫信給紐西蘭上百名議員,希望他們能幫助向北京施壓,敦促中共當局釋放他的父親。

對於中共政府的迫害和打壓,邢鑒有著深刻的體會。他向大紀元記者講述了一個中國普通家庭二十年來的苦難歷程。

一場車禍引起的不公

邢鑒5歲時遭遇車禍,被信陽市棉麻公司的司機醉駕撞至肝破裂、右腿骨折。雖然他命大活了下來,但交通事故賠償款卻被貪污。

他說,「九幾年的時候(當地政府)非法徵糧,我父親把村支書告到免職了,鄉黨委書記也(因此)懷恨在心。他們就夥同了交警隊,還有公安局的人,請吃喝,篡改我的病例,把重傷改成輕傷。當時我是昏迷了大約一周。」

當時,邢鑒的父母在農村開拖拉機,拉麥草賣給造紙廠,家裏日子過得不錯。邢望力安裝了一部電話機,還配了錄音機。他就車禍的事給公安局長盧新平打電話,錄下了雙方的通話內容。盧新平說:「老子就是吃了,喝了,扔了,就是不給你!」後來官方安排了一個跟邢鑒玩得比較好的大孩子,到邢鑒家裏把錄音機偷走了,

當地政府以權壓法,邢家非但沒有得到補償,邢望力還多次被非法拘留,2004年被判勞教。2004年12月,走投無路的妻子徐金翠到天安門城樓毛澤東畫像下自焚抗爭,被以「擾亂社會秩序」判刑三年。

當時六四天網以「響應公安局長號召到天安門自焚」為標題報道了該起自焚事件。報道披露,息縣公安局長盧新平多次聲稱:「死個老百姓也算不了甚麼,有本事你到天安門自焚去!」

因父母雙雙坐牢,年幼的邢鑒飽受欺凌。他說,「我記得很清楚,我父親在信陽老教所勞教,我母親在監獄關著。我在我們同村就受欺凌,比我小的孩子、還有同齡人十幾個人,拿樹杈打我一個。我當時是八九歲,你反抗,人家家長就罵你打你。」

姐弟倆天安門廣場拉橫幅喊冤

邢望力從勞教所出來後,2007年帶著邢鑒和他姐姐邢梅去北京,姐弟倆在天安門廣場拉橫幅下跪喊冤,要媽媽回家。當時外媒報道了《倆孩子下跪天安門喊冤要媽媽》。

邢鑒說,「當局就和北京公交分局出動了一百多個人抓我父親,帶上黑頭套,從北京南站押回信陽,關在下面一個縣的看守所裏。我父親就一直絕食抗爭,都快死了。他們就給他灌食、打營養針,最後沒有辦法,把他給放到居委會裏,找人看著他。」

據邢鑒介紹,當時由於公安部有批示,當地政府就以困難救助的名義,賠償十九萬八(分期付款)讓他父親息訴罷訪,如果不接受的話,就威脅要把他活埋了。他父親考慮到孩子沒人照顧,被迫妥協了。在協議的落款上,他父親寫了一句話:任何單位和個人不得進行任何的打擊報復,否則此協議無效。

「但是還是沒有阻擋住他們這個打擊報復的行為啊。」邢鑒說,達成協議之後,母親從新鄉女子監獄被釋放了。父親拿到一部份錢後,就在息縣化肥廠北門買了一處宅基地建房搞生產,加工純淨水。

曹園村黨委書記王友華(已死)家在水源上方,他和原息縣城郊鄉黨委書記李學超(現任息縣宣傳部部長)是同學。「我們家生意好了,他們眼紅又搞你,一直關水管。把那個水管一關的話,水壓就低,加工純淨水的機器濾模就磨損很大。」邢鑒說。

邢望力從個人維權到關注社會

邢望力因為關水管的事情去鄉政府反映,從而引起第二次上訪。邢鑒表示,上訪中,父親逐步從為自己維權走向為他人維權,屢遭當地政府的打擊報復。

2011年,息縣城郊書記姚成山給邢望力一萬元救助金,限制其兩會期間赴京上訪。2011年5月4日,姚成山卻報警說邢望力敲詐政府。

2012年3月初的一天,邢望力從鄉政府返回途中,經過城郊鄉派出所(現淮河街道派出所),看到息縣訪民周俊玲遭軟禁。「我父親就拿著相機拍下照片,堅持把它給曝光。當時這張照片以投書的形式給大紀元,(大紀元)發佈出來了。」邢鑒說。

消息在大紀元曝光的當天,派出所所長帶了兩個人去邢家索要這張照片,邢望力拒不配合。當天晚上九十點鐘,二十多名警察包圍了邢家。上初中的邢鑒剛準備睡覺就被母親叫起來,他看到父親被抓的一幕:整個樓下都是警車的燈閃爍著,形成了一個包圍的趨勢,父親被塞到警車裏面了。

徐金翠擔心丈夫挨打,又帶著邢鑒開著車去派出所看邢望力,結果徐金翠也被強制扣留,警方指控她妨礙公務。徐金翠因此被判了兩年半,被送到鄭州市中牟縣女子監獄服刑。

邢望力則被以「敲詐勒索鄉政府」(指2011年強給一萬元救助款)判刑兩年,案子兩次被發回重審,認定無罪。

全家人喊冤被抓 邢鑒逃亡

2014年和2015年,邢鑒的奶奶、姥姥先後到北京天安門和美國大使館門口裸體上訪喊冤,引起了很大轟動。中共官方惱羞成怒,邢鑒一家人全部被抓,至此沒有人可在外面奔走發聲。

2015年兩會期間,邢鑒被軟禁在賓館,遭幾個人毆打,他奮力反抗,反抗期間憤怒地用頭撞破衛生間玻璃,頓時頭上血流如注。

不久,年僅18歲的邢鑒隻身逃到泰國曼谷。而邢望力因為關注息縣訪民馮國輝離奇死亡事件,再被抓捕,2016年8月底在看守所被毆打致頭顱骨粉碎性骨折。

2019年11月25日,中共江蘇警察欲跨國抓捕邢鑒。邢鑒被關到泰國移民監,於2020年1月獲國際社會營救、被安置到紐西蘭。

邢鑒表示,「原以為到紐西蘭後就可展開新的生活,但是中共仍然迫害我們。中國正在上演一場場的人權災難。我的二大訴求是:1. 釋放我的父親邢望力和人權律師江天勇;2. 逮捕秦玉海(原河南省副省長、省公安廳廳長)餘孽,嚴懲人權劊子手!」#

-----------------------

【坦白如初 公義永存】

📍報紙銷售點: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加入網頁會員: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