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東省惠州市惠陽區維權人士鄭志鵬,被當地以防疫為名「維穩」 嚴密監控,長期限制出行。

鄭志鵬家住惠陽區良井鎮北聯村,因冤案維權,十餘年來他被地方政府列為重點監控對象,住處外有人全天監守,錄像頭365天全方位監控。

鄭志鵬的冤情始於2008年,因一場車禍造成其骨盆受傷,未獲公正賠償,他堅持維權,同時看清了大陸社會醫療方面幕後的黑幕並給予曝光,此後,鄭志鵬經歷了被非法勞教、關押、抄家等。2015年,他被關押在北京西城區看守所期間,還遭受酷刑。

鄭志鵬對大紀元記者表示,6月15日,他前往低風險地區被惠陽區便衣、鎮委副書記和派出所警察、村委會人員等二十餘人抓回老家。

鄭志鵬說,那時他老家所在的農村疫情並不嚴重,且沒有防疫管控的,車站正常運行,人們都可以自由上街。

他認為,當局用防疫為名「維穩」是怕他跑去北京上訪。

「一旦被他們列入維穩對象,就沒有人權了。我整個人都沒有人身自由啊,沒有活動自由。」

鄭志鵬指,「你告他也告不了,他們想怎樣就怎樣,我們很氣憤啊。」他說,當局總是以他在網上有言論的所謂罪名打壓他。

對於疫情過份管控,廣州一名市民也提出質疑。

這位市民認為,做核酸、打疫苗等各方面跟維穩是有關係的。做核酸搞得勞師動眾的,人家半夜都被叫起來去做核酸,小區裏半夜都廣播,但是報出來的病例很少啊,這是有點矛盾,但是沒有言論自由和新聞透明度,外界也不會知道內情。

他說,如果民眾不響應政府,就會被用防控法處罰。而只有中國(中共)有這個所謂的嚴密管控,人家外國沒有這種情況呀,如果是在外國就是侵犯人權嘛,這個政府是強制的,很嚴厲的。

鄭志鵬維權十餘年來,被無數次關押、判刑,抄家、軟禁,遭受手腳被綁鐵鏈酷刑,令他生不如死,非常痛苦,警察還逼他跳樓自殺。

「城管、政府的、公安機關多個部門聯合對付我。就這樣對付我們老百姓,我的冤情他們都知道,就是不給解決問題。」

鄭志鵬批評當局這樣活活地折磨人,把人搞到老搞到殘。「他們這樣拖著維穩,不是為了拿到更多的維穩經費嗎?而他們對我們這些人是非常仇恨的。」

近日,惠陽區警方要求鄭志鵬不能離開轄區,甚至離開鎮子都要匯報。

鄭志鵬表示,他維權是爭取自己的合法權益,一定要走下去,沒有第二條路可選。#

-----------------------

【坦白如初 公義永存】

📍報紙銷售點: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加入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