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鄭對這三個高官灣仔私人高級會所的飯局,叫大家『告一段落』,完全是違反管治倫理。應大就不大,應小就不小,完全不合乎比例,(卻)將精力放在對付一些弱勢的手無寸鐵的平民。」資深時事評論員、加拿大卑詩版《星島日報》前總編何良懋接受大紀元《珍言真語》節目採訪時說。

特區政府現對保安系統3高官接受恆大企業領導款待,9人違反限聚令私人會談並涉強姦案事件,拒不交代相關疑點及人員,反將天價飯局用「普通火鍋食材」搪塞,要人們輕輕放下;在香港大學學生會公開道歉動議悼念「7·1刺警自戕案」的梁健輝後,政府卻高壓指示校方「應繼續採取行動」、警方亦可跟進調查。

何良懋指出,在「港版國安法」下,政府不是善意與市民溝通,而是用「政治絕殺」這種共產黨的手段。保安局給這些年輕人貼上「或犯恐怖活動罪」的標籤,違反了對學生的教育對話原則。

港府對下屬違法飯局,和學生會動議案「可大可小」的區別處理,證明在立法會沒有了泛民議員的制約下,政府可以公然「雙重標準」,而廉政公署似乎也「睡著了」,不敢像過去那樣,對明顯違反公務員守則的高官進行調查。

「國安法」下政治指控 不給學生解釋機會

「這些全部是大學生,無論是大一還是大三,即使在讀研究院也是大學生,大學生所做的事情與成年人在社會上做的事情是兩件事情。」何良懋強調,雖然大學生大都是成年人,但是在學校的學生圈子,與外面成年人的世界不應同樣看待。

對於學生評議會議案,港大校務委員會主席李國章稱,歡迎國安部門跟進事件,並考慮將涉事的學生會成員「踢出校」。「這些講法本身是很危險的,是違反了一些教育原則的。」

以張翔校長為代表的港大校方13日也聲明,不再承認港大學生會在校內的角色,與學生會「割蓆」劃清界線,他覺得,這是更大的問題。

7月16日,警方數十人進入香港大學校園,搜查學生會綜合大樓等多個場所,並帶走一部電腦主機。而此前,香港大學、香港中文大學、香港城市大學、香港理工大學、嶺南大學5所大學已停止代收學生會會費,「港大學生會還會更嚴重,可能港大學生會都會被取締,因為無論李國章,或者是林鄭月娥作為特首,都提到警方國安處要處理,用警政力量已經明明白白,非要它死亡不可。」

「香港沒有試過學生做事會受到這樣的成年人的組織,以致既定的一些政治勢力,用這種不合比例、不成學術規矩的方式去處理。」他補充說。

何良懋直言,學生怎麼犯罪都應該有個教育和說服,並給他們一個解釋的途徑,而不是動不動就出動大幫警察,叫國安搜查這個那個。「這樣的做法不只是反教育,直接就將香港未來的一代當作比蛇蠍還毒的敵人,好像港大的學生比境外勢力的『美帝』還凶,比三年零八個月侵略香港的日本『皇軍』還凶。」

香港最高學府培養出了這些同學,政府完全不給這些學生去辯解,自己充當法官指其「宣揚恐怖主義」。「請講清楚,現行的那些法例,那些學生犯了什麼法?完全是道德勒索,也是一種感情的綁架,完全是訴諸政治指控,沒有任何《普通法》的根據。」他強調,「7·1刺警案」在普通法地區頂多是刑事襲警,並不構成任何政治指控。

「在香港從來都不會對學生做這樣的事情,我覺得這正是想將香港的年輕人推向極端思想,要將他們陷入恐怖主義範疇的一個很邪惡的一步。因為香港準備『新疆化』,就要將一些當政者不願意發生、不想出現的行為,誣陷成一個極端行為、恐怖思想(產物)。」

他預計,香港將來除了將要通過《假新聞法》,還要通過《反恐法》,《反恐法》可能要在「23條」之後去做,全部都是設局,「完全不理會與社會是否有一個對話,不理會與社會是否有個理性的討論,就用政治指控,將一些二十來歲的年輕人打成比ISIS還要極端的恐怖分子,將他們塑造成為比Al-Qaeda基地組織(蓋達組織)那些極端的人更極端。」「這是最恐怖和最令人心寒的地方。」

他指,梁健輝「7·1刺警案」是普通的一單刑事案件,學生的悼念在「港版國安法」下卻被港府上升成恐怖行為,這本身就是政治立罪。「要將這些學生、要將這些年輕人打入天牢,要他們永世不得翻身,完全不給他們辯解(的機會)。」他覺得,香港不排除進入像「法國大革命」時期的「雅各賓專政」恐怖統治時代。

港府雙標包庇違法高官 破壞廉潔制度

學生評議會7月9日凌晨撤回了對梁健輝自戕身亡的哀悼和感激議案,並公開道歉,學生會會長郭永皓亦帶領所有幹事辭去職務。而當特首被問到,是否會像此前曝光的三高官飯局那樣,讓事件「告一段落」,林鄭卻回應「大學應繼續採取行動」、「警方亦可跟進」。

何良懋說,全香港的人,稍微有基礎邏輯都能看出,這是雙重標準,更何況學生已經認錯辭職了。「但是那三個高官,從來都沒有自己認錯。」

「不是說港大的學生代表會、評議會或者幹事會是做對了,學生會犯錯,每個人都做過學生,每個人都曾經年輕過,年輕人犯錯的機會很高,但是不是一刀切將他絕殺,將他們打入天牢。」「要跟年輕人解釋清楚,在這個時勢你做這些行為知不知道後果?你的理由?要有一個討論,要有個社會的、平等的一個言論機制,就算你覺得他做錯了,你都要給他解釋。」

而那三名政府高官,帶頭違反公務員守則,若不是傳媒爆料,政府可能會永遠將事件掩蓋下去。「因為公務員守則是白紙黑字寫清楚的,不是1997年才實施的,而是由英殖時代已經實施的公務員守則。」他強調,香港人都知道公務員最多可以收禮500元,如果是間接的最多1,000元,而且全部都要申報,是因為有廉政公署(ICAC)執法。

「九七年之前已經拚命在宣傳公務員是廉潔的,他們是不貪污的,如果貪污就有ICAC(查辦)。我記得九七年的前一兩年,香港電視經常播,其中有一句ICAC的推廣廣告,說『香港勝在有ICAC』。」

但是今天「ICAC好像喝醉酒了,香港的ICAC好像隱形了。」「現在特區高層包括林鄭月娥是有令不行,歪曲了廉潔的標準和執行方式,這個是很大的問題。」三個官員在灣景中心會所吃的是500元的多倍,「每一位3,880元是最貴的,最便宜的都是過了2,000元,不是普通的火鍋。」

「香港政府的領導人,包括政務司司長,是否在香港為一些大陸的民企高層掩護?這裏牽扯到可能有大陸式的貪腐內情在香港發生;第二,可能有官員涉及利益的輸送,涉及與大陸民企的一些違反香港法例的一些利益交換,或者是暗中的一些不法行為。」

他坦言,飯局的主題、內情和其他參與者的身分、性別等,外界都很難猜測。而特首、政務司司長、保安局局長等政府高層都出來淡化事件,為9人「背書護航」,想要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不了了之,大家就更覺得古怪、想要了解。

「現在已經有媒體報道了,有關的會所裏面透露出來,他們已經不是第一次來這裏了,未必是每個高官不是第一次,三位高官有人已經不是第一次來這些地方了,有人認得他們了,林鄭月娥還說他們不知道菜單,是不是在這裏捩橫折曲呢?是否在說謊呢?」

還有強姦案謎團,究竟是在飯局之前還是飯局之後發生的?「如果是飯局之前發生的,這三個高官一定要見法官,因為涉嫌妨礙司法公正,因為你跟一個涉嫌強姦犯一起吃飯;如果是飯局之後發生的,那到底在交談什麼?」

「市民有知情權,官員要有問責性。」他表示,施政應該透明,但「立法會已經是跛腳的了,沒有了泛民主派,沒有了反建制派的力量的時候,要求立法會去調查這件事情,是天方夜譚。」但是香港還有一定的新聞自由、言論自由,「我們一定要追究這件事情,不能夠輕易放過。因為輕易放過它,下一個受害的就會是香港任何一個普通市民。」

「它一百萬美元的會費,真是天價,不是超級富豪都沒有資格進入的。我覺得這種是權貴俱樂部,絕對是政治、經濟、以至一些保安官員的私人會所。(飯局)有入境處處長,有保安局副局長,也有海關關長,和海關有什麼關係呢?恆大集團(企業集團)的高層,為什麼要去找他們談話呢?」@

完整訪問請觀看《珍言真語》節目。

--------------------

【坦白如初 公義永存】

📍報紙銷售點: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加入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