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加劇侵蝕香港的新聞自由和言論自由,在「港版國安法」實施後,大量港人帶同子女移民離港。目前香港居民的淨流出量每天超出千人,而機場每天都會出現一幕幕令人痛心的離別場面。大量人在機場排隊等待安檢,以展開他們的單程旅行。年邁的父母拄著枴杖送別他們的成年子女和孫子孫女。他們也可能在未來數年內無法再相見。他們擁抱著、哭泣著,分離前合照留念。

《華盛頓郵報》報道,32歲的Cheung近日在機場搭乘英國航空公司飛往倫敦的航班,離別時父親流出了傷心的淚水。「很遺憾,我們在這種環境下離開。」Cheung說,因為擔心受報復,他只透露了自己的姓。

對中共迅速侵蝕他們的自由感到憤怒和震驚,香港人正在用腳投票,加速移民。根據活動人士David Webb收集的政府數據,本月香港居民外流的速度加快,居民的淨流出量每天經常超過1,000人,即使在武漢肺炎(中共病毒)大流行持續干擾旅行的情況下,還有許多人移民,接受英國提供的避風港。

今年1月31日,BNO簽證開始受理申請。據英國內政部官網6月18日更新的2021年第一季度信息,共收到3.43萬份申請,其中2.06萬份境外申請,1.37萬份境內申請。

而據香港官方公佈的人口統計數據顯示,2020年淨遷出香港的人口為6.6萬,中青年是移民主流。香港首家愛爾蘭投資移民公司Bartra Wealth Advisor在香港就移民海外做了網上問卷調查,共有1,200人參與,主要是高收入人群,如公司白領、商人和專業人士。調查結果顯示,正在移民和會考慮移民的比例高達84%。

英國政府預計,5年內會有約三十萬香港人移民英國,這將是進入英國的最大移民潮之一。

與其他數千人一樣,當港府在2019年的反送中鎮壓民主抗爭者時,Cheung就開始計劃離開。北京隨後出台國家安全法限制了言論自由,並導致大量民主活動人士入獄,這也再次堅定了他離開的決心。

「原本,我們還有一些希望,200萬人上街抗議可以成為讓香港變得更好的一個起點。」Cheung說,但政府的反應表明它是「反對」人民的。這個城市「不再適合生活,在每一個方面,無論是政治、經濟還是社會政策」。

離開香港的人包括許多中產階級家庭。「他們擁有更多資源,因此希望能夠選擇孩子的教育。」另一名港人Yip告訴《華盛頓郵報》。

儘管有些人選擇移民台灣、加拿大、澳洲或美國,但受惠於BNO簽證,有很大一部份人選擇了前往英國。作為對中共破壞《一國兩制》的回應,英國去年放寬了對香港人的移民限制。

接受《華盛頓郵報》採訪的香港家庭認為教育是推動他們移民的一個因素,一些家庭指出港府在學校推動中共的所謂「愛國主義教育」運動。學生現在必須從小就學習國家安全知識。一些出版商為了能通過教育許可官員的審查,對歷史教科書進行了修改,以符合北京的觀點。

32歲的Jeffrey與妻子和兩個兒子於7月5日離開香港。他說,他去年幫助大兒子從本地學校轉到一所國際學校,但後來決定在英國讓孩子接受教育是最好的。

「限制自由影響到我們的孩子」,Jeffrey說,「我們選擇這個時候離開,是因為我的大兒子的學期結束了。」

儘管在英國還沒有工作,但Jeffrey並不擔心,他做一切就是為了讓孩子能夠自由生活。

「最重要的是他們的未來。」他說。#

-----------------------

【坦白如初 公義永存】

📍報紙銷售點: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加入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