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里活功夫片電影明星、香港藝人成龍屢為中共站台備受輿論詬病,近日,他又公開表態「要做(中共)黨員」。

7月8日,成龍參加了北京中國電影家協會舉辦的學習習近平黨慶講話座談會。會後,成龍表態稱:「我要做黨員」。

這讓人不禁想起成就成龍的香港電影。70年代初,香港粵語電影開始復興,至80年代和90年代初期達至巔峰,港產片影響了包括整個東南亞在內的亞洲國家和地區。作為英國的殖民地,當時的香港有著健全的公民社會制度,在政治、經濟及文化上有著相當大的自由,吸引了大量中英文化背景的專業人士的加入,由於沒有政治枷鎖的束縛,藝術家們敢說敢言,使得80年代的港產片無論從票房還是藝術性來講都達到了頂峰,加上與商業的成功結合,使得香港發展成為世界第三大電影工業基地,香港電影總產值僅次於美國電影夢工廠荷里活位居世界第二。

成龍就是在這樣一個背景下走入香港電影圈的。在一代功夫片巨星李小龍去世後,成龍於1979年加入香港四大電影公司之一的嘉禾電影公司,在長達22年的時間裏,成龍在嘉禾完成了《龍騰虎躍》、《A計劃》、《警察故事》、《飛鷹計劃》等一眾影片,在賺足了票房的同時,成龍一時間名聲大噪,成為李小龍之後港產武打片的代名詞,不僅如此,嘉禾還為成龍進軍荷里活鋪了路,拍攝了包括《尖峰時刻(Rush Hour)》在內的影片,讓他在荷里活的星光大道上留下一顆星的同時也賺得盆滿缽滿,在2016年《福布斯》全球吸金男演員中成龍位居第二

成龍享受了港產片最輝煌和自由的年代,並從中成就了自己,但很快,成龍這個靠著香港發展起來的人忘了本。1997年,香港主權移交,成龍也開始了他死心塌地擁抱中共極權之路,正如他在自傳《Never Grow Up》中描述自己的那樣,就是一個「十足的混蛋(a total jerk)」。

2003年,成龍曾公開支持香港《基本法》第23條立法在他被港府委任為香港旅遊大使時2009年4月曾在海南島博鰲論壇上聲稱,因為台灣和香港自由太多,所以很亂,「中國人是需要管的」。此言一出,港台各界人士及網民紛紛抨擊,有評論人士在香港《蘋果日報》撰文直斥:「成龍這個奴才!」

2019年,香港爆發「反送中」運動,成龍卻對以暴力鎮壓民眾的港警予以支持,向中共獻媚。成龍接受中共央視採訪時,表示要當中共的護旗手。網友對此回應,「Shame(羞恥)」、「他說台灣民選總統是笑話」、「戲裏演得超man,現實做人超low」、「人格分裂」。

去年1月底,中共病毒疫情在武漢失控之際,中共照常粉飾太平。在「春晚」上成龍演唱一首《大俠霍元甲》,歌詞中一句「問我國家哪像染病?」,讓中國網民們忍不住嘆道:「好大的諷刺,這讓武漢人多絕望!」

去年4月,在中共展開「疫情外交」時,成龍代言「中共病毒」時高喊「中共加油」,立刻招致網民嘲諷。有人說:「謝謝龍哥代言中共肺炎,中共該倒大楣了!」

去年5月,中共在香港強推「港版國安法」,成龍迫不及待地打頭陣,聯署一份號稱有2,605名的香港文化演藝界人士支持的聲明。然而在這份聲明中,竟然出現了張國榮、梅艷芳等多位過世藝人的名字。

這次成龍又公開向黨獻媚的影片很快在海外社交媒體引來圍觀,有網民嘲諷成龍「夠人渣標準」,也有網友調侃,說成龍「挺誰誰死」。

大陸商界流傳,有一種企業的死亡叫做「成龍代言」,成龍長久以來代言了許多產品,許多產品都不幸遭殃,成龍因而被冠以「代言殺手」、「史上最衰代言人」、「成龍魔咒」等稱號,不少網民將成龍戲稱為「摧毀一切的男人」。如果成龍這次真要入黨讓人不免懷疑是否在向中共獻上一個「死亡之吻」?@

【 坦白如初 公義永存 】

📍報紙銷售點: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加入網頁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