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月24 日發表於《當代生物學》(Current Biology)期刊的一份研究說,東亞地區居民的DNA裏面留下了大約在2.5 萬年前感染冠狀病毒後留下的特徵。

澳洲廣播公司(ABC)的報道說,這份研究分析了世界各地26 個社區居民的DNA,發現了其中東亞地區居民兩萬多年前抗擊冠狀病毒留下的證據。這些區域包括中國、日本和越南,說明那裏居民在大約兩萬年前遭遇過數次冠狀病毒瘟疫,直到距今5,000年前才結束。

在顯微鏡下,冠狀病毒粒子外面有著冠狀的突出物而得此名。這兩年在世界流行的Covid-19(中共病毒)瘟疫就是其中的一種。

《紐約時報》的報道說,冠狀病毒需要依賴人體基因的微觀機制感染人體,所以這份研究通過聚焦人體內幾百個基因與冠狀病毒的互動,能看出數萬年前這些地區人口被感染後在基因內留下的印記。

研究從其中五個社區人口DNA 內發現了42 種基因,這些基因都有著足夠數量的變形版本,顯示它們是與一場瘟疫鬥爭後演化的結果。具體地說,這些基因可能為了更好地對付病毒,使自己的機制出現一些變化而讓病毒難以利用來進行複製。研究稱,具有這些變形版本基因的人口在瘟疫中更容易存活下來,這些人再把他們的基因傳給下一代。

這份研究的作者之一澳洲阿德萊德大學(University of Adelaide)的生物信息學專家蘇伊米(Yassine Souilmi) 告訴ABC:「幾代之後,( 對於抗病毒)有益的基因變形版本出現的頻率就會增加。這在後代人口的基因裏面留下了明顯的標記。」

ABC 的報道說,但是這種基因內的標記至少要500 ~ 1,000年後才變得很明顯,並在社區內傳播。在上萬年前,人們只能依靠避免傳染的措施和自身原有的基因與病毒對抗。

為了解這些基因內對抗病毒的特徵是在多久之前出現的,研究人員檢查了這42 種基因內隨機變形版本的情況。理論上說,這些特徵形成的時間越長,隨機變形版本的數量越多。研究人員發現這42 種基因有著同樣數量的變形版本,這說明它們大致是在同一個時間點在人口內開始出現的。這份研究推測出這些基因大約在距今2 萬~ 2.5 萬年前,開始出現抗冠狀病毒的特徵。

沒有參與這份研究的生物學家—— 加州大學聖地牙哥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an Diego) 的韋特海姆(Joel Wertheim) 告訴Live Science,在這一次瘟疫中,現代醫學使用像疫苗這樣的干預手段,導致這一波瘟疫不太可能在現代人口的基因內留下標記。

另一位沒有參與這份研究的學者、統計遺傳學家傑克遜(Vicki Jackson) 告訴ABC, 在這波瘟疫下,一個人是否感染冠狀病毒,社會因素的影響超過此人自身基因因素的影響。「一個人的工作內容、基礎健康狀況和所在社會經濟階層等因素,對這個人染疫風險的影響更大。」

傑克遜還說,這項研究的發現可能對Covid-19 病毒和其它冠狀病毒感染者的治療具有借鑒意義,因為畢竟,這42 種基因曾經幫助那時的人們從瘟疫中存活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