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網絡叫車巨頭 「滴滴出行」赴美上市後不久,就遭到中共監管機構審查,令輿論嘩然。各方消息顯示,此次滴滴遭整肅背後,疑牽扯中共高層之間的較量。消息指,中共高層對滴滴的定性為「陽奉陰違、蓄意欺騙」,未來下場恐怕不妙。

滴滴美國上市 被指對中共「陽奉陰違」

6月30日,「滴滴出行」在紐約上市,發行3.17億股ADS,至少募資44億美元。沒想到兩天後,7月2日,中共網信辦就宣佈對「滴滴出行」實施網絡安全審查。7月9日,滴滴全數25款應用程式被勒令下架。

滴滴出行之所以遭到中共接連重擊,最新消息傳出,滴滴被指對赴美上市一事「蓄意隱瞞」、對監管要求「陽奉陰違」,讓監管層火大。

親共港媒《南華早報》7月9日報道,熟悉此事的四個消息源稱,中共監管機構懷疑,滴滴出行赴美IPO是一種「蓄意欺騙行為」。這一定性強調了此次招股活動的嚴重性,以及即將到來的潛在風暴。

報道引述一位知情人士透露,一些官員私下裏將滴滴的舉動描述為 「陽奉陰違」——公開遵守,但私下違抗。

第二個消息源稱,此次滴滴在紐約上市,讓中共網信辦「蒙上了陰影」,使其能力遭受質疑。

「滴滴的上市對許多人來說是一個不想要的驚喜,」該消息人士說,「滴滴顯然已經激怒了一些人。」

第三個消息源稱,滴滴的高管曾於第二季度在北京見過網信辦的官員,雙方只進行了口頭討論,沒留下書面記錄。對於網信辦來說,與互聯網內容提供商坐下來討論,其實就是正式傳達監管機構指示的方式,對方「沒有違抗的餘地」。

消息人士稱,這次會談,監管機構提出他們的顧慮,滴滴代表承諾會對此進行調查。雖然滴滴在美國上市符合中國所有適用的法律,但滴滴強行赴美IPO,等於是「背叛了官方的信任,引發網信辦不滿」。

對於滴滴以上消息,最新一期《財新周刊》報道也提到了滴滴和中共的分歧。

報道指,滴滴赴美上市,不僅對員工三緘其口,甚至連為其IPO服務的承銷商也諸多避諱。「掛牌前幾天,我們都還不知道最後定的時間,給了兩個可能:6月30日或者7月2日。」一家滴滴承銷商內部人士表示,滴滴的創始人程維甚至要求股東們不要接受媒體採訪,不借上市宣傳投資收益。

不過,滴滴內部人士稱,上市前並不知曉官方將對它啟動安全審查。「如果滴滴沒有獲得證監會的點頭,投行是不敢給滴滴背書的。」一名接近滴滴的法律界人士表示。

報道說,一位接近監管的人士稱,「原則上是同意它上市的」,但事先提出了數據安全等要求。由於中美在中概股會計底稿的審核方式和權限上仍在談判,從監管的角度,這有著數據傳輸到境外的風險,因此更希望有明確談判結果後再上市。不過,這一過程顯然是漫長而不確定的,「滴滴沒有等到更高的頂層方案就出去了,讓中美監管和市場都陷入被動」。

滴滴在美國上市前曾與中共網信辦溝通

滴滴手中掌握著龐大的數據庫。據滴滴的招股書披露,2021年一季度,滴滴中國擁有1.56億活用戶,中國出行業務日均交易量為2,500萬次。同期滴滴全球年活躍用戶為4.93億,全球年活躍司機1,500萬。

此外,滴滴在2017年拿到了導航電子地圖製作甲級測繪資質,製作的高精地圖會收集包括車輛定位、周邊環境在內的大量精準地理信息數據。

「監管對於外資作為中概股大股東已經有過明確提醒。」中介人士對《財新周刊》稱,滴滴掌握中國城市交通和用戶出行的大量數據,「確保軟銀、Uber等股東拿不到數據很有必要。」

英國《金融時報》7月9日報道,兩名熟悉滴滴出行的人士透露,滴滴赴美上市前,中共互聯網監管機構曾要求滴滴對其應用的地圖功能進行多項修改,原因是擔心該功能可能洩露敏感政府部門的位置信息。

報道表示,滴滴已經禁止用戶搜索敏感政治地點,比如中南海。

其中一名知情人士表示,中共網信辦曾頻繁與滴滴溝通,對其應用提出二十多項修改要求,滴滴均已照做。

上述人士表示,中共網信辦並未將修改該移動應用一事與任何推遲首次公開發行(IPO)的要求聯繫起來。網信辦此前曾向許多家企業發出整改通知,但均未將它們的應用下架。

但7月4日,中共網信辦以「嚴重違法違規收集使用個人訊息」為由,要求滴滴應用程式商店下架滴滴出行 App、禁止新用戶註冊。

中共此舉引發滴滴股價暴跌。上市後僅10天,滴滴市值就蒸發超219億美元。

上述報道引述兩名知情人士表示,除了對移動應用提出這些整改要求,網信辦還建議滴滴將IPO推遲至其進行完網絡安全審查之後。網信辦沒有法律權力讓企業推遲IPO,滴滴也否認在IPO之前就知道監管機構準備干預。

滴滴與中共高層間較量的內幕

與此同時,大陸網絡流傳的一份「滴滴事件解讀」的內部文件,也用「陽奉陰違」來表明中共高層對滴滴的態度,這與《南華早報》的消息相呼應。

據說這是一名「原中宣系統司局級官員(現在是互聯網公司的相關負責人)」對滴滴事件的解讀。據悉,該文件疑似「華西證券」發給投資機構參考的內部報告。

文件披露,滴滴在上市前,一直尋求各方的支持。滴滴最直接主管部門中共交通部和發改委對滴滴上市是支持的,但兩部委卻不知道具體的上市時間。但滴滴沒有跟更多人達成一致,他們最初計劃上市時間是7月2日。


但網信辦在得知這個時間後,向滴滴表明的態度是:不會阻攔上市,但要求把準備工作做充份,且上市時間要延後,7月2日不合適。

文件稱,滴滴也明確表示了「理解中央領導」和「管理部門」的意思,監管部門以為滴滴已接受了推遲上市的事情,結果滴滴突然提前到6月30日上市,打了網信辦一個「措手不及」。

文件披露,「中央領導對這件事情很震怒,給滴滴的定性非常的嚴重,已經用到了『陽奉陰違』這樣的詞,就是說你表面上答應,但是最後你又擺這麼一道,而且他這一下子是把很多人都拖下水,像交通部、發改委的很多領導可能都會被這件事情牽連進去。」雖然中共網信辦屬於監管部門,但「也同樣受到了中央的批評,說這些企業你們就管不住嗎」?

文件認為,當局對滴滴的處理可能比對阿里巴巴的更重。

而滴滴在中美關係對立的大背景下,這麼急著赴美上市,還選在了中共「黨慶」的前一天。文件說,「這絕對是一個特別不講政治的事情。」而包括「中央的一些領導層,他們都會覺得資本現在是失控的」。

大紀元記者撥打了「原中宣系統司局級官員」在網上被公開的電話,對方說,「我不了解這個事,就掛斷了電話。」

此前,中共加快了大陸互聯網巨頭監管的步伐。去年11月,馬雲旗下的螞蟻集團在上市前夕突然被中共喊停。

外媒曾披露,螞蟻集團被中共叫停的真正原因,被爆是螞蟻集團背後的複雜股權結構,在持有螞蟻股權的層層不透明投資工具的背後,是一個由人脈廣泛的中共權貴組成的小圈子。其中牽涉多個中共權貴家族,包括江澤民孫子江志成創辦的博裕資本及中共前政治局常委賈慶林的女婿李伯潭的北京昭德投資。

滴滴事件的後果

滴滴遭遇中共打壓後,也引發系列後果。

根據彭博新聞的數據,今年有多達34家中國或香港公司宣佈準備在美國上市現正等待批准,北京對科技行業的最新打壓可能會打擊投資者的情緒。

近期在美國上市的三家互聯網App平台「運滿滿」、「貨車幫」和BOSS直聘也遭中共網信辦審查;而健身軟件公司Keep、出行公司哈囉出行等諸多已遞交赴美招股書的公司也暫停上市事宜;擬赴香港上市的字節跳動、赴美上市的喜馬拉雅都選擇了放棄。

目前,滴滴還面臨著多起集體訴訟。

截至7月6日,已有四家美國法律事務所對滴滴全球採取法律索賠的調查行動,重點是滴滴是否發佈了虛假或誤導性陳述,或未披露與投資者相關的信息。美國之音報道說,預計還將有更多美國的律師事務所就此跟進索賠調查。

美國CNBC財經電視台主持人吉姆・克萊默(Jim Cramer)說,滴滴全球在首次公開招股後的失敗,可能會永久改變美國投資者對尋求在華爾街上市的中國公司的態度。

「如果你在這之後購買中國股票,你就是個白癡。你是個白癡。我才不在乎它是否會流行,」克萊默在他的節目中說。 「為甚麼你需要在這之後將你的資金置於風險之中呢?」#

-----------------------

【坦白如初 公義永存】

📍報紙銷售點: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加入網頁會員: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