陝西訪民吳遠秀半年前在北京地鐵遭警察非法綁架,經過三個月奔波終於立案了,可辦案警察竟說「綁架不歸公安機關管轄」。於是她怒控公安局和檢察院的違法行為。

2021年1月19日,吳遠秀在北京地鐵站遭到四、五個不明身份的不法人員強行拖出了地鐵站,扔到一個陌生、冰冷的地方,天寒地凍,沒飯吃,沒水喝,她被非法拘禁長達七、八個小時後,在親人和網民們的幫助下,才得以脫身。

吳遠秀多次找北京市東城區公安分局要求立案被拒。三個月後終於在北京市公安局立案了,但是經過了三個多月就是不辦案。她說,「辦案警察胡言亂語,竟說『綁架不歸公安機關管轄』。」

控告公安、檢察院涉黑組織

吳遠秀向大紀元記者表示,「起先北京市東城區人民檢察院第七檢察部給我出具的(2021)京東檢控複字9號『控告答覆書』竟然是:『公安機關作出的不予立案決定無誤』,那公民的人身安全誰給保障?」

「我要知道是誰綁架了我?為甚麼要綁架我?立案為甚麼不辦案?到底誰是背後的保護傘?」

因此,吳遠秀於日前控告北京市東城區人民檢察院第七檢察部(法定代表人:賀衛)、北京市公安局東城分局(法定代表人:田靜)、北京市公安局東城分局刑偵支隊(法定代表人:隊長)涉嫌「怠忽職守罪」、「黑社會性質組織罪」。並要求賠償其一切經濟損失和精神損失。

北京市東城區人民檢察院的控告答覆書。(受訪者提供)
北京市東城區人民檢察院的控告答覆書。(受訪者提供)

連續遭綁架 公安不立案

今年1月19日,陝西在京訪民吳遠秀連續二天在北京地鐵遭綁架,她報警後,警察給出的理由從查疫情、地方公安執法到地鐵排查等,一變再變,最後警方也不給立案。吳遠秀表示,「其實是掩蓋北京黑保安打著北京警察的身份與地方截訪人員勾結暴力綁架。」

1月18日,吳遠秀被北京警察綁架未遂,19日上午因腰疼要去北京友誼醫院看病,在東單被不明身份的三個人綁架。「他們穿深藍色衣服,不是警服,其中一個有警號。他們要帶吳遠秀去警衛室,說是去見領導,還查看了她的包,問她有材料、橫幅嗎?

「過了一會兒,領導來了,我要求看警官證,他拿出來晃了一下。我說沒看清楚,他說有規定不能給看清楚。」

接下來,吳遠秀被帶到一間小屋,過了大約3小時又把她換到另一間屋子。然後把吳遠秀交給她地方政府的人。後經過親屬和網民的營救才脫險。

1月21日,吳遠秀去北京南站請求封存18日、19日兩天的監控錄像,以保存證據。車站說要持有報案手續才能辦理。她多次去報警要求立案,但是,警方給她的說法都不同,一個說法是地方行為,一個是疫情,一個是地鐵排查,就是不予立案。

1月28日,吳遠秀撥打北京督察電話投訴之後,警察(警號053379)告訴她,「你就是我們(北京公安)要找的人」,也承認了是北京地鐵公安強制傳喚,強制帶走她。然而,北京警方拒不承認吳遠秀遭綁架,稱綁架不歸他們地鐵公安管,只有被人毆打和被人搶劫才歸他們管等。

吳遠秀強烈要求警察(警號053379)調取全程同步錄影還原事實真相,查清事實。最後是給她看一小段經過剪輯的錄像。她說,「剪輯同步錄音錄影是涉嫌作偽證。」

從警方提供的一小段錄像中,吳遠秀發現綁架她的人數不只她先前說的3人,而是有5人。

吳遠秀表示,「種種跡象表明,北京警察與地方不法之徒勾結賣訪。北京地鐵公安打著執法的幌子,背地裏幹著違法亂紀的事。公職人員成不良勢力,百姓何以為安?」

因地方政府違法徵地上訪

吳遠秀,女,60歲,陝西省榆林市大河塔鎮香水村人。

當地政府於2014年底徵收該村的四千三百餘畝耕地時,不予林木的補償,每畝只給予5,000元的土地補償。地方政府在違法徵地過程中,動用五百多特警參與暴力搶奪,其中一位八十多歲的維權村民眼睛被打殘。

為了維護自己和其他村民的合法權益,吳遠秀拿著違法徵地的證據及村民的聯名信開始逐級上訪,期間多次遭到截訪,被地方公安機關報復性拘留。

吳遠秀長期在北京上訪,在上訪過程中卻又延伸出新的冤案,她的身份證被北京王府京派出所扣押至今未還。#

-----------------------

【坦白如初 公義永存】

📍報紙銷售點: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加入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