質疑科興疫苗 印尼改打美國疫苗

印尼疫情嚴峻,近期每日新增確診人數逼近4萬。美國政府9日宣布,向印尼運送300萬劑莫德納疫苗救急。鑑於醫護人員施打中國科興疫苗後,確診和死亡人數不降反升,印尼當局決定再為醫護改打莫德納。

7月9日,拜登政府向印尼運送300萬劑莫德納疫苗。白宮新聞秘書莎琪(Jen Psaki)在記者會上說,「我們除了運送疫苗以外,我們還在執行計劃,增加對印尼的新冠病毒總體的援助。」

印尼目前,主要依賴中國的科興疫苗,並已購買1億850萬劑科興疫苗,為數百萬名醫務人員注射了科興疫苗,但現在仍有數千人的病毒檢測呈陽性。

據獨立機構數據顯示,6月以來已有131名醫療人員染疫身亡,僅在7月就有50人死亡。

日前,印尼傳媒「Sindonews」報導稱,負責中國科興疫苗在印尼臨床試驗的首席科學家芭琪蒂亞,染疫死亡,已按照染疫規定下葬。

鑑於醫護人員接種科興疫苗後,感染和死亡人數不降反升,印尼衛生部長布迪(Budi Gunadi Sadikin)9日宣布,政府將讓全國147萬名醫護人員,每人再接種1劑莫德納疫苗,強調「必須不惜代價保護醫護人員。」

21國聯合聲明 關注港府或出台新法 打壓傳媒

由英、美、法、德、日等21國官方組成的「傳媒自由聯盟」(Media Freedom Coalition)7月9日發表聲明稱,他們擔心香港的進一步立法可能被用來扼殺傳媒自由。

英國7月9日代表該聯盟發表連署聲明說,簽署這份聲明的「傳媒自由聯盟」成員「對香港當局強制關閉《蘋果日報》,並逮捕其工作人員表示強烈關注。利用《國家安全法》來壓制新聞業是一個嚴峻的倒退舉措,這破壞了香港的高度自治以及香港《基本法》和《中英聯合聲明》中規定的香港人的權利和自由」。

聲明還說,「我們高度關注(香港)可能引入的新法,該法有意或有可能被用來消除傳媒對港府政策和行為的審查和批評。」

專家:無視習 滴滴遭清理 20大前權鬥升級

連日來,北京當局對「滴滴出行」連環追殺,幾乎斷了滴滴的生路。有分析指,滴滴「陽奉陰違」赴美上市,挑戰習近平權威,背後透露出中共權鬥升級。

繼中共網信辦7月4日勒令滴滴出行APP下架並停止新用戶註冊後,9日深夜,網信辦再度宣布將滴滴旗下25款App全面下架,全面截斷滴滴公司的業務運營。

罕見的是,滴滴出行10日凌晨在官方微博發聲明回應稱,「誠懇接受」並「堅決服從」相關主管部門的要求。但幾個小時之後,這則聲明就被刪除。

旅美資深傳媒人唐浩在「唐浩視界」節目中分析,滴滴背後涉及到中共權貴家族的利益,滴滴遭「滿門抄斬」,顯示中南海派系的權力鬥爭和博弈正在升級。

唐浩指出,滴滴出行背後的大股東牽涉中共各派系及太子黨集團,如阿里巴巴、螞蟻集團、騰訊等都隸屬於前中共黨魁江澤民的派系。

據悉,滴滴主要股東國營企業中國人壽和中信資本,則牽涉江派要員、前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劉雲山的兒子劉樂飛。

滴滴的另一個主要股東「中金甲子」隸屬於中國國際金融公司,前CEO是朱雲來,是前中共總理朱鎔基的兒子。

「中國平安保險」也是滴滴的股東,該公司和前總理溫家寶的家族關係密切。

唐浩表示,由此可見,滴滴背後的水很深、勢力很大,不僅有江派勢力,還牽扯太子黨和官二代集團。

香港《南華早報》9日援引四位知情人士爆料稱,滴滴出行赴美IPO是一件蓄意欺騙行為,強調滴滴出行根本就是「陽奉陰違」,激怒了「一些人」。

消息人士表示,在滴滴赴美上市之前,最初當局並沒有硬性阻攔,只要求錯開7月1日的特殊時間。滴滴不顧監管單位憂慮,強行赴美IPO,等於是背叛了網信辦對滴滴高管的信任,引爆網信辦不滿。

唐浩表示,滴滴敢於違抗黨中央,硬是趕在6月30日在美國上市,等於是跟習近平當局對著幹,對習當局來說是公然挑釁黨中央。同時,這也表明滴滴背後的政商權貴與太子黨集團,沒把「習核心」放在眼裡。

中共在明年秋天就要舉行「二十大」,進行權力重分配,唐浩表示,對習近平來說,現在滴滴給他難堪,等於是直接挑戰他的權力地位。如果習近平不做出強硬報復,就等於是放軟、示弱了,可能會讓黨內更多派系權貴挑戰他,對他明年連任黨魁構成威脅。

唐浩表示,在明年的中共二十大之前,中共高層勢必會展開一場你死我活的超限戰博奕。不但可能影響「二十大」的權力分配結果,還可能影響中共未來的命運與發展。

黨媒炫耀塔利班是朋友 被斥責

在美國從阿富汗撤軍之際,中共準備開始干涉阿富汗,喉舌胡錫進立即幫腔造勢,「炫耀」塔利班和中共是朋友。這番言論在大陸微博平台被罵翻,網友斥責,「胡編真是三觀盡毀!」

7月6日,美國軍方宣布,從阿富汗的撤軍工作「已完成90%以上」。而當地極端組織塔利班(Taliban)開始攻城略地,局勢不容樂觀。另一邊,北京準備通過「一帶一路」倡議,干涉這個飽受戰爭蹂躪的國家,填補美國和北約軍隊離開後留下的真空。

為了在國內帶動輿論風向,9日,喉舌傳媒《環球時報》主編胡錫進連發三條微博。他聲稱,美國「搞不定」塔利班,撤軍是「被迫倉皇逃走」;同時,塔利班稱「中國(中共)是阿富汗的朋友」。

胡吹噓道,「現在知道中國(中共)外交的穩重和厲害了吧?」並再次強調「塔利班也把我們當朋友」。

然而,胡錫進的博文評論區幾乎出現一邊倒的斥責聲。

有網友留言說「老胡說塔利班歡迎中國,與恐怖分子做朋友,老胡在賣萌還是在高級黑?」

有人嘲諷說,「物以類聚,人以群分。中國(中共)的朋友除了北韓、伊朗、白俄羅斯、塔利班,還有誰?」

闢謠董經緯被指造假 雅虎印度稱中國未參加會議

日前,有關中共國安副部長董經緯叛逃美國之事鬧得沸沸揚揚之時,中共央視隨後報導公安部部長趙克志6月23日以視像方式出席上海合作組織會議,其間有傳聞出逃的董經緯出現在鏡頭中。被指是中共闢謠叛逃之說。

不過近日,新唐人記者蕭茗發現,從國外多家傳媒的相關報導來看,中國非常有可能並沒有派代表和官員,參加這次國安部長會議。也就是說,中共央視6月23日報導稱,公安部長趙克志、以及董經緯等當天出席上海合作組織成員國安全會議秘書第十六次會議的報導可能是假消息。

蕭茗說,她對相關國家就上海合作國安部長會議的相關報導做了一個梳理,發現了一些非常關鍵的點,發現諸多矛盾之處。

第一個問題點是,在上海合作組織的官方網站上,對於央視報導的會議沒有任何報導,該網站分別用中文、俄文和英文三種語言,這三種文字都沒有對這條新聞的任何的報導。

然而上海合作組織往年開的國安部長大會,都做了報導,唯獨今年的沒有任何報導。

蕭茗說,當時覺得奇怪,於是就在網上用英文搜索有關上海合作組織國家安全部長會議第16次會議的消息,結果搜到不少結果。

有印度傳媒報的,巴基斯坦傳媒報的,阿富汗傳媒報的,還有俄國傳媒報的,但是,接下來發現更多疑點。

蕭茗說:「所有這些報導都有一個共同點,就是他們都說這個上海合作組織的成員國的國家安全顧問,是飛到這個塔吉克斯坦的首都杜尚別去開的這個會議。也沒有一篇報導提到中國參加了會議。也沒有一篇報導提到這次會議有視像連線的部分,當然這個大會結束的時候照的,集體合影中也是沒有中國代表。不僅如此,雅虎印度新聞還在報導的最後還加了一句,中國沒有參加會議。」

蕭茗還提到相關國家的報導很詳細,不僅提到哪些國家參加了,也提到他們就哪些問題進行了討論,達成了什麼樣的共識,最後還出了一份聯合公報,如果中國是視像參加。他們按照常理應該在公報中提及中國參加了討論等,但沒有任何中國參加了會議的信息。

蕭茗還提到另一個細節,就是外國傳媒他發布的會議照片,和中國傳媒、以及央視發出來的照片很不一樣。

蕭茗說:「所有外國傳媒發出來的照片都是一致的,就是這些人坐在一個飯店的,一個酒店的ballroom一樣的會議廳裡面,但是這個和CCTV發出來的報導的照片,相差很大。而CCTV發出來的截圖中,這些與會者是坐在一個身後是藍色的,一面牆或藍色大屏幕的地方,牆上還打著上的不同語種的寫上了。這個上海合作組織名字和會議日期,這就和其他傳媒的報導所出示的圖片就是不一樣了。」

蕭茗表示,自己現在沒有途徑證明董經緯是否叛逃,但是可以明確的斷定,央視6月23日被指是為叛逃闢謠的報導不實,她認為「董經緯叛逃傳聞」似乎並沒有結束。

她還透露,此前報出董經緯叛逃的美國「紅州」的記者Jenniffer Van Larr 還是堅持自己的報導是正確的,還將在不久的將來繼續把董經緯帶出來的信息一點點的報導出來。

至於相關事件的真相如何,我們將持續關注。

恆大董事長7‧1登天安門城樓前 曾遭當局約談

中國恆大集團創辦人許家印7月1日在中共「百年黨慶」之日出現天安門城樓上。但外媒披露,此前許家印剛剛遭中共官方約談,主要針對其3020億美元的債務問題。

彭博社7月9日引述知情人的消息說,6月末許家印被中共監管機構約談,被要求考慮引入戰略投資者,協助解決恆大的債務問題,以免對中國經濟造成重大衝擊。

另一位匿名知情人表示,許家印回覆官員說,他正在尋找解決方案。

消息人士透露,5月份中共央行等監管部門曾要求許家印加快出售資產、償還債務;之後,中共金融穩定與發展委員會官員曾約談許家印,要求其儘快解決公司債務問題。

債務問題令恆大集團的股價持續下跌,今年以來累積跌逾36%,至近四年低點。7月9日傳出許家印被約談的消息後,恆大股價再跌1.56%。

彭博社6月中旬曾引述密歇根大學研究美中房地產的鄧嵐(Lan Deng)教授的分析表示,如果恆大遇到麻煩,對中國房地產市場和整體經濟顯然會產生重大影響,中國經濟與房地產市場有很深的關聯,借貸方會面臨更大金融風險,可能會在不同部門產生連鎖效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