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經歷「反送中」運動及「國安法」後,引發新一波移民潮;英國政府自宣佈開放BNO簽證後,今年首季收到超過3萬4千宗申請,當地政府估計5年內將會有約30多萬港人抵英。曾參與「國際線」宣傳的80後港人Joyce,只用了5天就做出移民決定,2020年8月下旬與家人匆匆離開香港,抵達曼徹斯特。她呼籲港人咬緊牙關,堅守信念。

僅五日決定移民英國 登機時落淚

曼徹斯特市是港人落腳的熱門地點之一,它又被稱為「雨城」,皆因冬長風大、氣候潮濕,全年經常處於霪雨之中。然而,記者抵達曼市時,天公作美,晴空萬里、陽光燦爛,教人不敢置信。Joyce(化名)也與家人一同出席6月27日當地港人舉行聲援《蘋果日報》的集會。

會後,Joyce接受《大紀元》記者採訪。她考慮到人身安全問題,沒有透露過多「國際線」的事情。她、丈夫和父母在「國安法」生效後的「810大搜捕」後,決定移民英國。

Joyce坦言,自決定到執行只有短短5日的時間,她形容此生從未有過如此倉卒的抉擇,「是很衝動,但又能如何?爸爸媽媽不想看到我像電視裏的那些人一般,唯有一起走。」

5日的討論如同坐過山車,父親最初一直「潑冷水」,指Joyce是小人物,不會有甚麼人身安全問題,加上在英國舉目無親,日子會非常艱難,但老人家最終在母親的堅決態度下立場軟化,「今日回想覺得決定沒錯,現在很多無名人士都被國安拘捕」。最終,丈夫以賠償代通知金的方式火速辭職,一家四口帶著七件行李便前往英國。

在長達十三個小時的直航機上,Joyce坦言內心飽受煎熬,沒有以往遠行的期待及興奮。在飛往英國的途中她多次流淚,須由丈夫從旁安慰,又責怪自己連累年長的父母,「我很想孝順他們,但現在要他們陪我逃難,我的心好痛!」

除了不捨還是不捨,上世紀的中國人為了避開紅禍,移民到香港,這一代香港人卻又要移民到其它國家。示意圖,非文中主角。(朗星/大紀元)
除了不捨還是不捨,上世紀的中國人為了避開紅禍,移民到香港,這一代香港人卻又要移民到其它國家。示意圖,非文中主角。(朗星/大紀元)

談起為何年長的父母決意跟隨前往時,Joyce承認即使有丈夫相伴,兩老仍擔心她的安全,更害怕的是一旦分開,大家沒有機會再相見,因此決定跟隨女兒的步伐,離開生活逾半個世紀的香港。

她繼續說,兩老都是「深黃」(反對共產極權)人士,早在雨傘運動已關心香港問題。他們曾對Joyce表示,因為上一代港人不向港英當局爭取,默許英國將香港主權移交中共,才導致出現今日的局面,「他們說欠年輕一代的人一個道歉,因為如果當年他們積極爭取,香港的命運或許就此改變。」

海關人員曾稱「拒絕入境」

Joyce抵英的當日並不順利。那時,英國內政部雖然已在BNO簽證實施前推出「特許入境許可」(Leave Outside the Rules, LOTR),但負責處理他們申請的英國邊境人員對相關政策不熟悉,曾一度聲稱會拒絕入境。

不過,最終在一名高級官員核實後,帶領眾人到一間房間進行文件審查,數小時後終於蓋上印章和放行。

Joyce表示,幸好一家人的英語能力不錯,處理進度比較快,但感到自己當時與政治難民無異。「開始海關人員態度很差,不斷地質問我們想怎樣。最後有個高級海關人員走來跟他解釋,才帶我們進去,期間還細心問我們要不要喝水。」

缺信貸紀錄 租屋預繳半年

被問到近一年的生活如何,Joyce直言整體尚好,車牌、國民保險、NHS和銀行戶口等都已順利辦妥。

困難一定有,她指出,當初在英國落腳時,由於租屋需要通過信貸紀錄,因缺乏相關資料,包括前房東證明、當地工作證明,導致要預繳半年租金和3個月按金。另外,在退租時也曾遭房東以各種藉口刁難,包括房間牆壁有黑點要扣按金作清潔費,「很明顯的,視你為外人,但最後都順利的解決了。」

Joyce又補充道,在社交媒體上,都聽聞有港人預繳一年租金都不被業主或地產經紀接納,所以自己算是很幸運,「移民不是開玩笑的,一定有很多挫折,但咬緊牙關、堅持不懈,就可以撐過去。」

香港人在近期掀起新一波移民潮,投資銀行美銀發表最新報告,估算未來5年將有32萬名港人移民英國,或將導致資金流出。(大紀元資料圖片)
香港人在近期掀起新一波移民潮,投資銀行美銀發表最新報告,估算未來5年將有32萬名港人移民英國,或將導致資金流出。(大紀元資料圖片)

而且,Joyce並未如其他港人埋怨英國政府沒有提供協助,「我覺得英國政府已經幫助港人很多了,為甚麼不能自力更生呢?如果再加以責難,那麼,跟香港騙取綜緩的人有甚麼分別?」

至於家人,她指父母雖然年過六旬,但退休前皆是專業人士,英文能力不錯,也非常喜愛當地的生活,特別是前往公園散步,「閒暇時,他們就出去走走,因為在香港沒有機會可以享受新鮮和自由的空氣。」

還有,兩老為BNO護照持有人,已年過65歲,符合居留條件,因此無需考試,即可登記成為英國公民。

英國政府修例,容許BNO貧困人士申請政府資助。圖為倫敦唐寧街10號外。(文苳晴/大紀元)
英國政府修例,容許BNO貧困人士申請政府資助。圖為倫敦唐寧街10號外。(文苳晴/大紀元)

縱然離開 愛港之心不變

Joyce抵英後,一直靠家中的積蓄生活,日常開支暫時不是大問題,但她一直認為要克服困難、自食其力,否則只會越來越消沉、頹廢。

在訪問前的一周,Joyce喜獲通知,可面試一份咖啡店侍應工作。雨中,她獨自前往曼徹斯特市中心,即使是搭電車,也一路反覆背誦手機上自己CV的英文內容,希望在謀職中一切順利。

招聘的咖啡店老闆,是上個世紀70年代烏干達排外的南亞裔家庭後代,他對香港的事情深表同情,還以英式幽默笑稱,「我們不會像中共般食言破壞聯合聲明,我們一定會好好維護員工的各種權利和生活方式不變!」

Joyce表示,這是她在英國的第一份工作,沒有甚麼特別的盼望,只祈求可以平平安安上班去,平平安安下班來。

被問到未來,Joyce表示自己很知足,只希望可以和父母、丈夫快快樂樂在英國生活。雖然一家四口千里迢迢來到陌生國度重新開始;但至今她仍心繫故鄉,更秀出後頸的「香港」紋身。「我在那裏成長,即使離開,和它的感情是無法切斷的,不知道有沒有回家的一天,但我明白——愛香港的心不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