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任何的外力去幫你,就是你的身體,好像一個樂器這樣去發聲。所以你當刻的狀態、你的身神、你的精力等都是關鍵。」「如果一個人充滿負能量、不好的思想,其實聲音是出不來的,會很梗塞的。」香港青年聲樂家邵樂敏(Joanne Shao)接受大紀元《珍言真語》節目採訪時表示,美聲唱法在所有唱法中獨一無二。

畢業於香港演藝學院聲樂系的Joanne,師隨資深歌唱家江樺女士、阮妙芬女士及梁頌儀女士,亦先後隨多位名歌唱家學習聲樂,曾獲得亞歷山大國際聲樂比賽一等獎。演唱的歌劇角色有「Mila」中的男孩與Rosa、紐約歌劇院夏季演出的「灰姑娘」、「維特」中的蘇菲、「愛情靈藥」中的珍內塔、「魔笛」中的帕帕基娜等。她還在表演之餘,教授個人和小組的聲樂課程。

美聲發聲震撼 「身體就像一個樂器」

在現代音樂流行的今天,Joanne卻鍾意傳統的美聲唱法,「我覺得云云的唱歌方法之中,美聲唱法是一個非常之特別的發聲方法。」她18歲剛剛開始學聲樂時,隨小組第一次到現場聽歌劇,就感到很震撼。

「那個歌唱家在沒有麥克風的情況下,場地這麼大,為什麼可以令所有人都感受到他聲音的震撼力呢?怎麼做出來的呢?但你又不覺得他唱到面紅耳赤,也不是喊出來的。這樣就覺得很有趣,想再深入研究,繼續去學習。」

「首先我很幸運,可以遇到很多不同的、很好的老師,將他們個人的技藝傳授給我,這是很多生修來的福。」

她表示,學美聲唱法難度很大,最大的挑戰是對自己身體的認識及控制,「始終它很真實,它要用你的身體去發聲,沒有任何的外力去幫你的,就是你的身體。」

尋找自己「對於美的追求」也不容易。她說,不同的老師有不同的特質,有時老師會把其對美的追求和所相信的方法,在學生身上嘗試呈現,「但是怎樣在各種(演唱中)又可以找到自己的特質呢?我覺得這都有它的難度。」

她說,美聲唱法有點像練氣功,需要長期的練習發力。老師所教的「斯」的練習,是她每天花15分鐘、練了十多年的功夫之一,「我自己會靠墻做,拿這個無影櫈去做,就是要令身體的肌肉要向外支撐出來。」類似練功夫打樁,要將丹田的氣運上來,「那個力點就要在下腹裡給,在眉心裡再放出來。」

演唱古典樂快樂開懷 整個身體都在共鳴

在運用身體唱美聲的過程中,她可以感受到,做得對的時候唱的很舒服,而當哪裡不對時自己也很清楚。

「唱歌其實真是一個很健康以及很舒暢的過程,乍一看要用很多力,但是其實找到那個發聲的點及用氣的感覺,你會發現只需很少的力量就有很震撼的聲音。這個事情令人覺得很雀躍的。」

時代變遷,歷史悠久的美聲唱法,在今天卻被流行唱法擠到了舞台邊緣。如果一個歌唱家發展唱流行歌曲,可能很快便能成為明星,但這對Joanne並沒有很大的誘惑。

「我覺得自己特別喜歡古典樂,但是流行曲的唱法,不需要你用很多身體的力量去做很多事情。」流行音樂需要嘗試各種破音(Turbo音),還要用呼吸聲,「但是在古典樂中,呼吸是不要有聲音的,最好不要那麼大聲。」

「當你喜歡一件事情,你要問真實的原因的時候,也是很難回答的。但是唱歌的時候,那種快樂,那種開懷,真的是演唱古典樂曲才能夠給予我的。整個身體都在共鳴,和共振的感覺,是我在演唱其它種類的歌曲時無法找到的。」

美聲唱法與內心正向能量 關係密切

Joanne毫不諱言,在美聲唱法中,一個人內心的正向能量,與其唱歌時的表現有很大的關係。如果沒有內心內在的那份正向能量與熱情的話,用美聲來唱,聲音是出不來的。

她解釋道,如果歌唱者情緒不穩、不開心,或者頭腦中充滿著負能量與不好的思想,出來的聲音「會很梗塞」,「它很直接表達了你這一刻內在的狀態。」

當她回想香港這兩年所發生的事,很容易就出來一個「唉」的嘆氣聲,「其實嘆氣太多也不是太好,而且我們用氣的方法,也不是『唉』這樣嘆氣,『唉』是很鬆弛的,也沒有共鳴,是很低沉的。」

現在香港的政治環境,令她每天都可能看到不開心的事件,當想「唉」嘆氣的時候,她就對自己說「試試把它變成『哈』」,去試試練聲。但她感到真是困難,因為人是有情感的,在這麼波動的情緒下唱歌很不容易。不過好壞相隨,她這兩年第一次領略到內心強大的悲憤,並在歌劇《Mila》的男孩身上表達出來。

「我沒有放棄每天做15分鐘的練聲,這就是我唯一可以做到的事情。但是很多表演都取消了,而且帶著口罩來練歌,真的是很辛苦。」

(Joanne Shao的 Youtube影片截圖)
(Joanne Shao的 Youtube影片截圖)

新唐人聲樂大賽 體現華人文化兼容性

新唐人電視台將於今年10月在紐約舉辦第八屆「全世界華人美聲唱法聲樂大賽」,宗旨是為了弘揚純真、純善、純美的正統聲樂藝術,幫助全世界有才華的華人聲樂家走上世界舞台。Joanne覺得這有特別的意義,尤其是用華人作為一個焦點。

「始終美聲是意大利的傳統,一直傳下來,傳了幾百年,是一個屬於我們所說的歐洲的文化。平時我們演唱都是唱意大利文、德文、法文等等。我們參加比賽,平時多數都是跟不同國家的人一起交流,很少說整個舞台都是華人,我覺得這件事其實體現了我們華人的兼容性。」

她認為,美聲唱法是偏西方歐洲的藝術。而到了今天有這麼多華人學習,而且很多華人在國際舞台的演唱令她仰慕。比如華人歌唱演員龔冬建、江樺等都有了不起的藝術成就,他們用西方的歌唱方式演唱達到了國際的水平。

而新唐人舉辦的美聲唱法大賽,要求參賽者有至少四分之一的華人血統,可以把全世界華人聚在一起,交流這項傳統藝術,「其實對於我們來講,是體現了我們對文化的兼容性,怎麼樣去學習別人的文化又理解自己的文化,取長補短。我覺得這個比賽相當有意義。」

她很喜歡比賽舞台設定在紐約,她指,紐約是一個文化熔爐、藝術洪流之地,不分種族、國家,所有喜歡藝術的、不同的人都會聚集在紐約,最好看的演出大部分也都在紐約。「舞台非常大,紐約是一個很美的、一個充滿藝術的地方。」

大賽提供15中文曲目 具華人各民族特色

(Joanne Shao的 Youtube影片截圖)
(Joanne Shao的 Youtube影片截圖)

本次大賽比賽曲目包括中外歌劇詠嘆調和藝術歌曲,還為參賽者提供了可選唱的15首中文歌曲。Joanne覺得,這些歌曲在我們中國文化中很具指標性。「例如《燕子》啊,《玫瑰三願》呢,其實在我小時候唱合唱團的時候,已經都唱過了。當然現在獨唱的要求是不同的。」

她說,在旋律上,這些歌曲很有華人自己的特色。最有趣的是,經歷過上一代作曲家的編配,其實難度已經消減了一部分,「因為作曲家已經幫我們做了一些功夫,已經幫我們融合了中西文化,在作曲的過程中。所以在練習的時候,只要順著鋼琴的流動聲去唱,就已經可以唱得稍為舒適一點。」

對於這些中文歌曲,她感到最大的難度是,作為一個香港人,對中國文化的認識不算很深,需要去理解那些曲目的創作地區和文化背景。 「我希望在繼續學習這些歌曲的過程,可以認識不同地區、不同省份來的華人,就有機會了解多一點,例如新疆的文化,例如黑龍江的文化,四川等等,希望在未來的路程中可以學習的到。」

完整訪問請觀看《珍言真語》節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