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違鯉魚門的海鮮,幾位朋友便相約到那裏晚飯。其中一位勁挑剔揀擇海鮮的朋友,那晚卻乖乖坐下,說大家揀甚麼就吃甚麼。有位口痕友問:「你今晚有甚麼事?有病呀?為甚麼不出去揀海鮮?」朋友答:「早前剛放生,隨便有甚麼就吃甚麼,現在只講求醫肚,一切都不揀擇。」有位便問:「連海鮮都不揀,一定有事,否則你怎會放生?講嚟聽吓。」

朋友說:「早前我媽媽半夜去洗手間,突然間好似有股氣衝過膝頭,即時腳便提不起,只能慢慢移動,而腳部活動更開始有點困難。另外有晚11、12點,她望落街,見到很多黑影活動,便叫爸爸看,但他卻甚麼也看不到。於是我便致電高人,問問情況。」有位笑說:「高人一定說流年不利,年紀大,身體差,我都識吹的道理。」

朋友答:「你都講對部份,但我完全沒有講媽媽的情況,她卻說有晚半夜,媽媽剛巧碰撞了經過的靈體,所以腳受了少少影響,便叫我做法水給她飲,並且要我含啖法水去噴她。一切照做更叫我得閒放下生。」有位問:「咁百有現在怎樣?」朋友答:「當天噴完及飲了法水,媽媽說腳部鬆了,活動好轉,當然年紀大,我也帶她看醫生搞清楚一切冇事才放心。不過晚上她看落街偶然仍會看到些黑影,所以早前便在觀音誕那天為媽媽放生。」有位說:「難怪今天食海鮮就乖乖坐低,乜都唔揀。」

朋友答:「既然都放生,就慢慢培養自己的慈悲心。說來巧合,放生當天晚上,媽媽經過窗口看落街也見到一些黑影,但不知為何,眼內突然看到一陣強光,所有的黑影便即時消失無蹤。自從那天起,她晚上經過窗邊,已再看不到任何黑影。我心內覺得佛法慈悲,觀音大使驅走了黑暗。」有位問:「咁你放了多少條魚?」朋友答:「這個不好說,做人只要隨心,而慈悲心更不是用幾多條魚去計,正如家中飛來了小昆蟲,就讓牠們來去自在,何必打殺?放過他人,等如放過自己,可惜很多人都不明。」最後有位說:「你條友等我揀完海鮮才講,咁我先頭揀了咁多,那我不就是劊子手,咁點計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