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妮•弗蘭克(anne frank)生於德國法蘭克福一個富裕的猶太人家庭。1933年希特拉上台,在德國掀起迫害猶太人的浪潮,安妮一家被迫遷居荷蘭。二戰期間,這個藏在密屋躲避搜捕的猶太小姑娘,真實地記錄了那個時代,因為真實,《安妮日記》成為一部偉大的作品。

記得多年前,在阿姆斯特丹的早春時節,我曾去拜訪一位小姑娘的故居。進了狹小的門,邁上陡峭的樓梯,在會議室的角落裏,轉動那著名的書櫃,就可以鑽進書櫃後面那個充滿鐵色,冷清狹小的空間。一扇窗戶外,剛剛生出杏綠新葉的板栗樹,遠處的教堂頂,這一切都從我的記憶中跑出來,那麼熟悉,彷彿走進了這個小姑娘的世界。小姑娘的名字叫做安妮•弗蘭克。世界名著、曾經的禁書——《安妮日記》的作者。

弗蘭克一家藏身的大樓「後宅」內部結構模型。( 維基共享資源 )
弗蘭克一家藏身的大樓「後宅」內部結構模型。( 維基共享資源 )

1929年6月12日,安妮•弗蘭克生於德國法蘭克福一個富裕的猶太人家庭。1933年希特拉上台,在德國掀起迫害猶太人的浪潮,安妮一家被迫遷居荷蘭。安妮的父親奧托是一個聰明的商人,他在阿姆斯特丹開設了一家賣果凍的公司。

安妮•弗蘭克的出生地—紅十字會診所。( 維基共享資源)
安妮•弗蘭克的出生地—紅十字會診所。( 維基共享資源)

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後,德國法西斯只用了一個星期,就佔領了荷蘭,安妮一家的命運發生了轉變。她們在惶恐中度過每一天,猶太人被清洗、被抓進集中營的傳言不斷湧入。父親奧托開始策劃在公司的樓頂上秘密改造了一個夾層,在建築的外表上很難看出這個閣樓的存在。奧托找到了公司的同事米普:「親愛的米普,你知道我們猶太人的處境。如果有一天,我懇求您出手幫助我們,這對您來說也許會很危險,但是我不知道我還能信任誰,您願意麼?」米普是個大眼睛微胖的姑娘,她同情猶太人,正直善良。她鄭重地點了點頭。

現時軍營的重建部份,是1944年8月至9月,安妮與姐姐被送到的韋斯特博克集中營。( 公共領域 )
現時軍營的重建部份,是1944年8月至9月,安妮與姐姐被送到的韋斯特博克集中營。( 公共領域 )

1942年安妮的十三歲生日,她收到了一本紅白相間封皮兒的日記本做生日禮物。日記本有一個小銅鎖,每次「卡嗒」一聲,就可以打開安妮的世界,然後再「卡嗒」一聲,就可以把安妮的世界完整地藏在日記裏。從這一天起,安妮開始寫日記。

位於阿姆斯特丹西教堂外的安妮•弗蘭克紀念石像。( 維基共享資源 )
位於阿姆斯特丹西教堂外的安妮•弗蘭克紀念石像。( 維基共享資源 )

1942年7月5號,那是一個星期天。安妮正在屋頂曬太陽,樓下的門鈴響了,安妮希望那是她青春懵懂的初戀情人來找她。實際上,那是德國納粹當局來通知安妮的姐姐瑪格特,讓她馬上到東方勞工營報到,這正是他們一家人擔心的事情。第二天弗蘭克一家失蹤了。當局確信他們全家逃到瑞士去了,其實弗蘭克一家並沒有去瑞士,因為那也是一條充滿死亡和抓捕的逃亡之路。奧托不願意自己的女兒們冒險,於是他們開始了他們在秘密閣樓裏兩年的藏匿生活。安妮當然也把她心愛的日記本帶進了藏身地。

納粹大屠殺。( 公有領域 )
納粹大屠殺。( 公有領域 )

後來,安妮爸爸的猶太朋友也藏了進來,總共有八個人生活在一個狹小的空間。為了安全,屋子裏定下了嚴格的規矩,必須低聲交談,白天不准用水,走路必須穿襪子,只有晚上公司的人下班了才能回到辦公室裏聽收音機。她們與外面的世界,用一個沉重的,裝了旋轉機關的書櫃隔開了。米普和可靠的同事給他們帶來食物。

安妮在日記中記下了在後屋中的日常生活。她給這個日記本起了個名字叫做「吉蒂」,每天對這個忠實的朋友傾訴。

安妮與瑪格特位於貝爾根-貝爾森集中營舊址的紀念碑,伴隨著的是人們悼念的鮮花和相片。( 維基共享資源)
安妮與瑪格特位於貝爾根-貝爾森集中營舊址的紀念碑,伴隨著的是人們悼念的鮮花和相片。( 維基共享資源)

吉蒂,我喜歡荷蘭地下抵抗電台的那個主持人,他讓我有了要當一個新聞工作者的願望,我要不停的寫,可是我以後真的能寫出一些偉大的東西麼?

跟安妮住在一起的大家庭中,有個叫做皮特的小夥子,比安妮大三歲。

吉蒂,我想我是喜歡上皮特了。他是那麼害羞,天哪,男孩子都那麼幼稚麼,他們的腦子裏怎麼都是一些那麼簡單可笑的想法。

安妮開始在這個狹小的空間跟皮特約會。

電台裏不斷傳來關於猶太人的不好的消息,集中營、毒氣室,但是安妮,是個快樂的姑娘,即使在蓋世太保來辦公室搜查的那一天,她也沒有絕望。

有一天,安妮從電台裏聽到英國廣播公司的廣播:請求佔領區的人民,要不斷地寫日記、寫文章,不管日子是多麼的黑暗和險惡,要用文字記錄下真實的歷史。安妮特別受鼓舞,於是她的日記開始有了更深的意義。

安妮最喜歡去的地方就是窗口,真實的世界只隔著一扇薄薄的玻璃。那棵不斷變換顏色的板栗樹,從開花到結果,到落葉,到新生。對應著安妮的生命渴望,安妮還喜歡聽教堂的鐘聲,那鐘聲讓她很安靜,讓她覺得自己離上帝很近。

最後的一篇日記停在了1944年的8月1日。8月4日,蓋世太保收到密報打開了書櫃,衝進後屋,逮捕了安妮和所有隱藏的人,並把他們送進集中營。

奧托•弗蘭克當初委託的同事米普事後來到一片狼藉的後屋,在書籍報紙中間發現了安妮的日記。戰後,安妮的父親奧托•弗蘭克九死一生回到了阿姆斯特丹。米普沒有打開那個小銅鎖,她把安妮的世界,小心地交給奧托。奧托也沒有打開那個小銅鎖,小心翼翼地等待著女兒的歸來。

後來,壞消息終於來了。

安妮與姐姐在貝爾根-貝爾森集中營去世。去世那天離盟軍的解放,只有不到兩個月。

奧托在知道了女兒的死訊之後,才打開了日記。隨著「卡嗒」一聲,安妮美麗而短暫的人生重現世間。

奧托的淚水再也止不住的流下來了……

《安妮日記》自1947年發表以來,以65種語言版本在全世界發行了3,000多萬冊,成為發行量最大、影響力最大的「二戰文學作品」。2009年,《安妮日記》被正式收入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記憶名錄》,因為小安妮對歷史的記憶做出了傑出的真實紀錄。

德國是製造這場人類悲劇的罪魁禍首。戰後幾年,德國政府試圖教育國民認識希特拉法西斯主義的罪惡本質,卻總是收效甚微。

1950年,海德堡Lambert Schneider出版社出版了德文版《安妮日記》。德國人清楚歷史會被政治家們塗抹,因為他們過去就這麼幹的。但是小姑娘安妮的日記,真實的紀錄,卻開始在整個民族引起震盪。德國人看到並相信了自己國家所犯下的罪行。所以直到今天,新納粹主義和類似的極端主義,很難再死灰復燃,再傷害這個民族。

寫下來吧,你受到的不公與迫害。只有張安妮、李安妮都寫下了日記,罪惡才會遠離這個民族和子孫後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