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出行」剛在美國上市,突遭中共網信辦審查,並停止新用戶註冊及下架App,引發輿論關注。有消息人士稱,滴滴不聽勸告、甚至先斬後奏秘密赴美上市,這兩原因令北京震怒。對其懲罰將遠超阿里巴巴。

綜合陸媒報道,7月4日,中共網信辦發佈通知稱,「滴滴出行」App存在嚴重違法、違規收集使用個人信息問題,通知應用商店下架「滴滴出行」App。

在此之前,中共網信辦2日發佈對「滴滴出行」實施網絡安全審查的公告稱,為配合網絡安全審查工作,防範風險擴大,審查期間「滴滴出行」停止新用戶註冊。

對此,滴滴出行回應稱,堅決落實有關部門的相關要求,已於7月3日暫停新用戶註冊,並將嚴格按照有關部門的要求下架整改。已下載滴滴App的用戶可正常使用,乘客的出行和司機師傅的接單不受影響。

但是在外界看來,在中美關係緊繃之時,滴滴閃電式赴美上市,又突然遭到網信辦調查,背後隱藏的內幕註定非同一般。

「滴滴出行」在美國上市

「滴滴出行」公司,於6月30日剛在美國紐交所掛牌上市,股票代碼為「DIDI」。

「滴滴出行」以每股14美元,發行3億多股美國存托股票(ADS),籌資約44億美元,成為阿里巴巴集團2014年赴美上市籌資250億美元以來,規模最大的中國公司IPO案。

證券時報網1日報道說:「滴滴出行」從公開交表到赴美上市只花了20天;3天明確發行價;創造了今年以來中國互聯網公司,在美募資的最高紀錄。

報道稱,這是「一場資本狂歡」,並披露,滴滴創始人程維和聯合創始人柳青在上市前,加起來可能僅持有不足10%的股份。此次上市更多受益的是過去9年活躍在網約車江湖中的投資者。滴滴背後的投資方名單,幾乎涵蓋了大部份亞洲投行和科技巨頭。

報道還稱,「滴滴出行」5年前IPO功虧一簣,2015年「滴滴出行」就開始籌劃上市之路,並為此付出了諸多努力。不過,隨後半年股災到來,也讓滴滴上市的計劃擱淺。

北京對滴滴出行下重手

總部在北京的多維網7月5日刊發消息說,據接近中國金融監管層人士消息透露,北京方面對滴滴出行突然下此「重手」,主要還是因為滴滴不顧勸誡貿然赴美上市。消息稱,對於滴滴出行的懲罰力度,將遠超阿里巴巴。

報道引述兩個訊息來源透露,滴滴貿然赴美IPO惹監管層憤怒的原因有二:一是:「先斬後奏」。特意選擇在中共百年黨慶之前赴美,以為可以落袋而安。而整個上市過程,據悉是高度保密的行動。佐證是,上海媒體「界面新聞」曾報道,「滴滴上市的消息高度保密,甚至連員工都不知道」。

二是,監管層多次與滴滴溝通過程中,明確表達了對數據安全尤為重視,為此,中共準備了諸多配套法規。其中《數據安全法》已於6月10日通過。9月1日起將施行。但滴滴趕在法律實施之前赴美上市,顯得故意為之。

滴滴成立於2012年,在中國共享經濟中扮演重要角色,並成功擊退優步(Uber),擁有中國叫車服務市場大半江山。近年來,滴滴將事業版圖拓展到巴西、墨西哥等國家,並投入大量資源發展自駕車技術。去年8月,滴滴籌資時估值620億美元。

滴滴多次被約談

近年滴滴已經被約談多次。例如2019年11月,中國交通運輸部、網信辦等6部門聯合約談滴滴出行順風車業務;今年4月,中共央行、銀保監會、證監會和外匯局聯合約談滴滴金融,其中提及規範赴境外上市行為,規範個人信息採集使用。

5月份,交通運輸部等8部門再度對滴滴出行進行聯合約談,責成滴滴出行解決抽成比例高、分配機制不公開透明、隨意調整計價規則,以及互聯網貨運平台壟斷貨運信息、壓低運價、隨意上漲會員費等問題。

上述消息人士稱,北京當局給過滴滴出行很多次機會了。一系列事件疊加,最終出現北京出重手整肅滴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