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大陸網約車平台滴滴出行APP遭下架,聯想集團創始人柳傳志家族(其女兒柳青係滴滴總裁)深陷輿論風暴。

據中共內部人士的消息,滴滴無視中共監管層而高度保密赴美上市是其遭整肅的原因之一。還有分析稱,其中涉及習江鬥。據稱,對於滴滴的懲罰力度將遠超阿里。

柳傳志家族遭「網暴」——被民族主義淹沒

7月4日,中共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網信辦)稱,經檢測核實,內地網約車平台公司「『滴滴出行』存在嚴重違法違規收集使用個人資訊問題」,因而通知各應用商店下架「滴滴出行」APP。

滴滴APP遭下架引發大陸輿論對柳家的熱議。滴滴出行首席運營官柳青,是聯想集團創始人柳傳志的女兒。柳傳志的父親是柳谷書。

有粉紅網民嘲諷稱,「這一家三代全是賣國賊。柳谷書給港獨維他奶申請內地商標;柳傳志5G投票時投給高通;柳青出賣國民信息給美國。」

今年43歲的柳青曾於「高盛亞洲」工作12年。2014年7月28日,柳青加入滴滴打車(現更名為滴滴出行),出任首席運營官職務,次年2月4日升任滴滴總裁。

據披露,2019年,一名滴滴出行司機在湖南省被乘客殺害後,總裁柳青親自飛赴當地看望他的家人。後來,柳青在微博上承認,此行曾讓她覺得「懦弱和恐懼」,並寫道:「懇請大家給我們機會改過自新,破繭成蝶。」

滴滴APP被下架,有大陸粉紅網民爆料,滴滴一獨董派瑞卡(Adrian Perica)是美軍退役軍官,進而質疑他可能因此獲得中國敏感數據,引起熱議。

事實上,派瑞卡(Adrian Perica)是美國蘋果公司高層主管,曾執掌合併暨收購部門,目前則擔任企業發展副總裁。根據滴滴的資料,派瑞卡是在2016年6月30日擔任滴滴獨立董事的,至今已屆滿5年。

帖文質疑,滴滴能在美國上市,「這就是美國開出了一個條件」,滴滴為了鞏固自身出行市場第一的地位,「就把國家利益給賣了」。

但與上述傳言不同的是,目前滴滴並沒有為赴美上市,作為交換將數據打包交給美國,中共政府一直對此進行有效監管。

柳傳志,於1984年在中關村科學院南路2號計算所的傳達室創辦聯想。在柳傳志的一手打造下,聯想從推出第一款具有漢字處理能力的聯想漢卡,到代理國外PC品牌,再到成為全球排名第一的個人電腦公司。

網民翻出的「柳傳志5G投票時投給高通」的舊帳是指,2018年5月,一則「5G標準投票中,聯想沒投給華為投給高通」的信息和「投票名單」在網絡上瘋傳。聯想也被大量網民詬病「不愛國」。實際上,該會議兩年前已舉行。而這次網絡事件中,所謂「投票名單」圖片不過是斷章取義。事實是,聯想在5G標準投票上實實在在地力挺了華為。

近期,中國網上出租車平台「滴滴出行」被整肅風暴持續。圖為2021年7約2日北京「滴滴出行」總部。(JADE GAO/AFP via Getty Images)
近期,中國網上出租車平台「滴滴出行」被整肅風暴持續。圖為2021年7約2日北京「滴滴出行」總部。(JADE GAO/AFP via Getty Images)

據澎湃新聞數年前的報導,柳谷書曾在香港創辦中國專利代理(香港)有限公司,並成為第一任總經理……柳谷書幫助香港商標維他奶申請到大陸商標註冊專用權、為金利來排除了商標侵權的麻煩,制止了廣東某單位籌建東方迪斯尼樂園的計劃,協助深圳工商局查抄了仿冒IBM公司專用權的廠家。

今年7月1日,香港男子梁健輝刺傷一名警察後自盡身亡,其供職的香港維他奶集團隨後發出內部公告,以「沉重的心情」通知員工,香港採購部採購主任梁健輝「不幸逝世」,還表示公司已向梁的家人「致以最深切的慰問」,「並將跟進並需要時提供協助。」

該公告引發大陸小粉紅怒罵抵制,大罵維他奶「支持恐怖分子」「辱華」「作死」「滾出中國」,揚言將全面抵制。

因此有粉紅網民認為,當年柳谷書幫助香港維他奶申請到大陸商標註冊專用權是「賣國」行為。而當年官方報導稱,柳谷書「為改革開放帶來新機遇」。

為何上市前不叫停?上市即出事 誰敢買股份

滴滴出行6月30日在紐約證券交易所上市,首次公開募股共籌集約44億美元。美國上市僅5天(掛牌僅3個交易日),滴滴即被中共官方勒令下架應用程式及整改。

港媒《信報》報導,市值逾700億美元的滴滴出行,IPO規模僅次於阿里巴巴,是在美國上市規模第二大的中國公司,首日掛牌較招股價急漲28%。可是,投資者無法計算的是監管風險。

報導說,7月5日,亞太股市表現不俗,唯獨港股繼續下挫。滴滴下架事件拖累整個板塊,跟中國科企的信譽受損有關,滴滴出行下架的時機亦是關鍵,既然發現重大問題為何不在上市前就叫停,而在掛牌後幾日才整改?海外個人及機構投資者買其股票幾日就出事,叫人怎敢買入中國企業股份?

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的講席教授謝田博士對大紀元記者表示,中共想控制滴滴,但可能控制不到位,或者說滴滴這些人對中共不像馬雲或者是馬化騰那麼忠心耿耿。

他指,中共對滴滴下手的時機很有意思——剛剛過了中共百年黨慶就馬上動手,那肯定之前很久就在籌備了。是看準了時機,等它上市。然後給它一個下馬威,而且光審查還不夠,還要下架APP。這對滴滴公司是一個非常致命的打擊。如果打壓持續很久的話,其他的競爭對手可能就要出來。競爭對手一旦把這個市場份額占住的話,它可能以後就完蛋了。

謝田認為,中共並不希望它倒掉,只是想要割韭菜,想要從中瓜分一些。所以中共不會放過它,一直在盯著它打,一旦它在美國上市賺到錢了,錢拿到手,韭菜長得足夠肥大了,現在就要收割了。

滴滴不聽話 高度保密赴美IPO

財經媒體「巨子ICON」在《獨家:高層不滿赴美上市 對滴滴的懲罰將遠超阿里》一文中披露,滴滴出行被處罰的原因,並非所謂「為求在美股上市,而將內地用戶資料拱手送予美國」,而是不顧監管層多次溝通,貿然赴美上市。

公開資料顯示,今年4月,滴滴便已經遭央行、銀保監會、證監會和外匯局聯合約談。在央行公示的約談紀要中,明確寫道要「規範企業發行交易資產證券化產品以及赴境外上市行為」。

7月5日,「巨子ICON」再發文《滴滴出行|獨家:高層因兩個原因震怒 監管尚有後招》,援引兩個消息來源透露,滴滴貿然赴美IPO惹怒監管層的原因有二。

其一,「先斬後奏」。特意選擇在中共百年黨慶之前赴美,以為可以落袋而安。而整個上市過程據悉是高度保密的行動。佐證是,上海媒體界面新聞也曾報導,「滴滴上市的消息高度保密,甚至連員工都不知道。」

其二,監管層多次與滴滴溝通的過程中,明確表達了對數據安全尤為重視,為此中共準備了諸多配套法規。

《數據安全法》已經在2021年6月10日在中共人大會議上獲得了通過。將於2021年9月1日起施行。對此,滴滴等平台企業非常清楚。而滴滴此番行為顯得故意為之,趕在法律實施之前。

《數據安全法》一經開始落地,數據監管將更加嚴格。這也是滴滴貿然「闖關」之所在。

滴滴APP於7月4日被當局下架,7月5日中共官方再宣布審查「BOSS直聘」「運滿滿」「貨車幫」三家平台。上述四家平台都剛剛於今年6月在美股上市。

上述財經媒體的報導稱,這也僅是一個開始。

內部人士:對滴滴的懲罰力度將遠超阿里

據親共的多維網報導,接近中共金融監管層的人士披露,對於滴滴出行的懲罰力度將遠超阿里。

報導稱,該內部人士透露,北京方面對滴滴出行下此「重手」,主要還是不顧勸誡貿然赴美上市。據悉,監管層曾與該公司高層進行多次溝通,不希望其去美國上市。這並非針對滴滴出行一家公司,2018年以來,對於掌握大量數據的互聯網平台企業如阿里、京東、攜程、美團、滴滴,中共都不希望它們前往其它市場上市。近年中共金融監管層曾做過多輪窗口指導,引導已經在美國上市或有赴美上市想法的企業回國或在香港上市。

但滴滴出行方面並未給予有效反饋,甚至特意選擇在中共百年黨慶之前赴美,希望能夠「先斬後奏」,此舉讓監管層更為震怒。

傳滴滴股東有江派太子黨 習江內鬥激烈

中國私募股權數據平台「CVS投中數據」顯示,自2015年以來一共有近20家國資背景的投資人投資滴滴。包括了交通銀行、招商銀行、保利資本、中國人壽、中金甲子、中信資本和中國平安等「國家隊」巨頭,每一家巨頭的背後,都有一個或幾個紅色權貴家族。

在滴滴大戰(Uber)優步中國並最終贏得市場壟斷地位的關鍵時期,滴滴得到了中共控制的銀行、保險、券商和產業資本的鼎力相助。

網絡媒體「財經真相」7月5日的報導稱,滴滴遭到調查下架一事,疑似是因為習江的激烈內鬥。

「新頭殼」今天報導稱,滴滴被審查下架,傳因股東有「江派」太子黨。

該報導說,幾日前的七一黨慶,習近平在台上致詞,胡錦濤參加了,但江澤民則未現身,是健康因素,還是託辭健康因素?引發外界好奇。

報導稱,「滴滴」成立9年以來,合計融資21次,累計融資金額超過226億美元。20餘次融資和兩次合併之後,股權結構已經非常複雜,股東包括阿里巴巴、騰訊等投資機構及蘋果、豐田、騰訊、阿里巴巴、螞蟻集團等機構、企業。而騰訊、阿里巴巴是江家的資產。

對此,謝田認為,滴滴的資產可能跟江派有關,兩派分贓不均,習派想從中撈一大筆的話,另一派恐怕不得不出血來搞定事情。中共的目的就是撈錢。如果這些人肯出血,出得足夠多,這件事情就會平息下來。並且中共希望看到它繼續在美國上市,繼續給他們賺外匯。@

 

-------------------

【 坦白如初 公義永存 】

📍報紙銷售點: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加入網頁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