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哈馬斯和以色列的衝突中,有哪些強大的力量在起作用?「伊朗想做的是,讓巴勒斯坦問題回到中東政治的中心。」多蘭說。在遠東地區,中國(中共)正以濃厚的興趣關注著該地區的事態發展,並發揮著比大多數人所意識到的更大的作用。「當我開始思考從北京看中東是甚麼樣子的時候,這個地方突然變得非常不同。」多蘭在節目裏一再表示。

為了更全面地了解正在發生的事情,本報記者楊傑凱在節目裏請到了資深中東問題資深專家哈德遜研究所的高級研究員邁克•多蘭(Mike Doran),到《美國思想領袖》節目裏作客。

哈馬斯和以色列在衝突中。在遠東地區,中國(中共)正以濃厚的興趣關注著該地區的事態發展,並發揮著比大多數人所意識到的更大的作用。(大紀元)
哈馬斯和以色列在衝突中。在遠東地區,中國(中共)正以濃厚的興趣關注著該地區的事態發展,並發揮著比大多數人所意識到的更大的作用。(大紀元)

楊傑凱:這裏是《美國思想領袖》(American Thought Leaders)節目,我是楊傑凱(Jan Jekielek)。觀看完整影片及文稿請至:https://ept.ms/3fgTKSv

多蘭:很高興來到這裏,謝謝你!

在節目中,多蘭也分析了:以哈衝突和中共在中東的野心!中東為何是「一帶一路」計劃王冠上的寶石?因中巴經濟走廊就是「一帶一路」王冠上的明珠,中國人所需要的、所依賴的石油等能源資源全都來自於中東。

從北京的角度看中東問題 是甚麼樣子?

在哈馬斯和以色列的衝突中,有哪些強大的力量在起作用?「當我開始思考從北京看中東是甚麼樣子的時候,這個地方突然變得非常不同。」
在哈馬斯和以色列的衝突中,有哪些強大的力量在起作用?「當我開始思考從北京看中東是甚麼樣子的時候,這個地方突然變得非常不同。」

楊傑凱:已經很久了,我一直想要採訪你。你最近就《伊朗核協議》寫了一些非常棒的文章,比如在「書簡雜誌」(Tablet Magazine)上發表的文章《重新調整》(The Realignment,註:這篇長文主要說明,拜登政府拋棄了特朗普總統的中東路線,轉而與伊朗結盟,這種結盟損害了美國及盟友的利益,壯大了中共和伊朗在中東的勢力)。

伊朗和中國耐人尋味的聯繫

但實際上我對你去年寫的另一篇文章非常非常感興趣,你在那篇文章中提到了伊朗和中國之間一些非常耐人尋味的聯繫,他們可能有共同的利益,這點也許不是每個人都能看得那麼清楚。當然,今天我們也要談談在以色列正在發生的事情。不過,讓我們先從這兒開始吧,讓我們先談談你在中國和伊朗之間的這些聯繫方面發現了甚麼。

多蘭:當我開始思考從北京看中東是甚麼樣子的時候,這個地方突然變得非常不同,這個地區的動態,呈現出了非常不同的特徵,就像我第一次看到一張不是採用墨卡托投影法繪製的世界地圖,它讓你以一種不同的方式把東西放在一起。

據我所知,大多數專家,我想實際上他們所有人,都在說美國和中國(中共)在中東有共同的利益,中國(中共)對美國(主導)的(中東)秩序非常滿意。事實上,這是搭美國秩序的便車,因為中國(中共)想做的只是從中東搾取資源。

對全球主導地位爭奪的延伸

它(中共)不想成為政治衝突的一部份,不想捲入嚴重分裂的政治衝突;它想和每一場衝突的各方的每一個國家做生意,因此,它置身於安全問題之外。而我們則開始把中東看作是它(中共)與美國對全球主導地位爭奪的一個延伸,更直接地說,是東亞戰場的延伸。

中國人(中共)想要衝出第一島鏈。正如你所知道的,他們自己被東亞的所有對手包圍了。而他們所有的對手,每一個對手,包括日本、南韓、澳洲、印度,無一例外,都依賴中東的石油。中國也同樣依賴中東的石油。中國的補給線非常脆弱。中國人依賴的石油要麼來自中東,要麼途經中東。

中國人依賴的 石油來自中東

他們的補給線暴露了,但他們的敵人的補給線也暴露了。所以,如果中國正在考慮在東亞或與印度開戰的可能性,他們自然會考慮他們的能源資源,他們自己的能源資源和他們對手的能源資源。另外一個事實是,他們在全球範圍內與美國競爭,他們在東亞與美國競爭。作為中東地區的主導力量,中國(中共)在美國面前不堪一擊。他們不可能喜歡那樣,這一定會困擾他們。他們在與美國較量,所以他們一定想要在中東取代美國。

另一方面,美國和中國在中東存在利益重疊的傳統觀點並非完全錯誤。中國人確實從美國的秩序中受益,他們確實想要和平,他們確實想要穩定的石油供應等等。

所以在他們的政策中存在著一種矛盾。一方面,他們想取代美國;另一方面,他們受益於美國(主導的中東秩序)。所以,他們政策的目標就是要處理這種矛盾,這就是我理解中伊關係的背景。

中共為何對維族行種族滅絕

楊傑凱:在閱讀這篇文章時,我有幾點建議給大家。這真的是一篇很好的長文,值得深度閱讀,它涵蓋了各種領域。你將其(中東)描述為「一帶一路」倡議的一部份,對吧?特別是有一條(中巴經濟)走廊從巴基斯坦的瓜達爾港(Gwadar)開始,相對靠近波斯灣外的伊朗邊境,一直延伸到新疆。這是一條新的信息。你說這是「一帶一路」計劃王冠上的寶石。請解釋一下。

多蘭:所以,中國人想做的一件事就是,從瓜達爾港出發——巴基斯坦是他們的盟友,他們正在把巴基斯坦變成一個經濟走廊,事實上,中巴經濟走廊是「一帶一路」王冠上的明珠——他們不僅想從瓜達爾港運來能源,還想從瓜達爾港運來貨物,然後通過巴基斯坦,一路運到中國(新疆喀什)去。

這將大大縮短他們的補給線,特別是他們的能源補給線,並且還會加固這些補給線,使其不易受到攻擊。換句話說,(有了中巴經濟走廊,)中共不再需要把石油一路(向東)繞過馬六甲海峽,然後一路運到中國海岸,可以直接(通過陸路)穿過中亞。

難以駕馭少數民族 在這關口

問題是,維吾爾人正居住在巴基斯坦進入中國(大陸)的入口(新疆),你不希望在這樣一個戰略關口,住著一個難以駕馭的少數民族,在這個關口,你要引入所有這些資源。

楊傑凱:或者這就是中共的心態?

多蘭:對。

楊傑凱:很有意思,那你的結論是甚麼?於是你得到了(中共對新疆維族實施)種族滅絕的結論?

多蘭:是的,人們知道了(中共對新疆維族實施)種族滅絕,但他們沒有把它和中國(中共)在中東實施的推進聯繫起來。中東是中國(中共)僅次於東亞的第二大重要(戰略)地區。

楊傑凱:是的,正如你之前所描述的,這和傳統觀點大不一樣,但是傳統觀點正在改變嗎?

多蘭:我想是的。這篇文章收到的反響讓我們很受鼓舞。它得到了很多關注。我不知道傳統觀點發生了多大的變化。聽到布林肯國務卿在安克雷奇會見中國(中共)外長的消息,我感到很失望。他對他(中共代表團)說,美國和中國,我不記得他確切說了甚麼,但基本上是在中東問題上我們有共同的利益。哦,他(布林肯)說的,是伊朗。

(布林肯說,)「在伊朗問題上,我們有共同的利益。」這比說在中東問題上(中美有共同利益)更糟糕,因為我認為在伊朗問題上,中國(中共)和美國有著截然相反的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