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1日,上海11訪民為了悼念維權人士陳小明,卻遭到不同方式的維穩。靜安區訪民黃月華說,「為了不被關黑監獄,已經半個月不敢出門,七一去祭奠陳小明還是被關進了蘇州西山的黑監獄。」

為了7月1日是否去祭奠維權先烈陳小明,黃月華考慮了很久,但是最後還是決定去。她剛走出巷口就被監控她的人攔截,後來又放行了。沒想到吃完飯就被抓了,所有人都不知道發生了甚麼事?

黃月華向大紀元記者表示,「上海市公安局的人來抓人的,我們這次一起吃飯的有11個人,9人被送進府村路500號的救助站,其中5人被街道辦的人接走。我們靜安區4個人是被房管局接走,都關進黑監獄,我和魏勤同一街道的被關進了西山的黑監獄。」

「這些天在這裏(黑監獄)由於蔬菜水果都不能滿足身體的需要,身體出現了很不舒服狀況,再加上連日陰雨天,衣服都沒法正常換洗,可想我們在這裏過的甚麼日子?不知甚麼時候才能脫離苦海,逃脫虎穴?」

記者撥打上海市靜安區東八塊拆遷辦負責協助房管局聯繫黃月華等拆遷戶的胡家勇先生電話,但電話設置了語音秘書,都無法接到他本人。

黃月華是上海市靜安區東八塊動遷受害者,由於東八塊動遷基地在(2003)靜民(一)民初字第787號案中不法開發商周正毅向法院提供偽證,惡意侵犯了黃月華一家在動遷補償安置中各種合法權益。

她表示,上海市三審法院就憑東八塊動遷基地提供給上海市高級法院的一張明顯違法的廢票,駁回了我們的再審申請。迫使我被逼走上了進京上訪艱難的維權之路,從此使我們一家近二十年來始終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

「每到敏感日,房管局的人就會來『維穩』我們,除了關黑監獄,還被關看守所、拘留所,反正他們想關就關,我躲在家裏一個月不出門,我知道巷口有人看守著。別的地區都是街道『維穩』,我們靜安區東八塊是由房管局負責『維穩』。」

因為靜安區東八塊是上海最精華地段,當時政府是將土地免費給上海首席開發商周正毅做商業開發,當時也說好要原地安置,但是安置房都被有權有勢的人拿去了。2002年動遷,2003年被揭露了該開發商公司是假的,當時中紀委派了好多人來調查,也定性為腐敗的動遷案子。後來開發商被判刑3年,2019年出獄。

2014年4月初,靜安區某領導在接待黃月華時,叫她放棄對他們(相關涉案人員)法律責任的追究,否則手銬要銬掉好幾個人了。「我不明白該領導所說的手銬究竟要銬掉哪幾個人?時至今日手銬是否銬掉過任何甚麼人?我們問題到現十幾年了還解決不了。」#

上海靜安區東八塊動遷指揮部安置情況。(受訪者提供)
上海靜安區東八塊動遷指揮部安置情況。(受訪者提供)

動遷基地提供給法院的一張違法廢票。(受訪者提供)
動遷基地提供給法院的一張違法廢票。(受訪者提供)

-----------------------

【坦白如初 公義永存】

📍報紙銷售點: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加入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