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者按:中共借百年黨慶企圖通過歪曲歷史、掩蓋真相再次操控媒體與輿論,吹捧其「偉、光、正」,搞全民洗腦。本系列文章通過不同角度回顧中共的百年暴行、謊言及反人類歷史。】

6月28、29日,中共黨媒刊發了《中國共產黨一百年大事記》,其中隻字不提在中共歷次政治運動中喪生的民眾死亡數字,更隱去了持續20年之久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中共的刻意隱瞞不可能抹煞事實真相,也無法掩蓋和消除中共的罪惡。

大紀元系列社論《九評共產黨》寫道:「從1949年以後,中國有一半以上的人口受到過中共的迫害,估計有六千萬到八千萬人非正常死亡,超過人類兩次世界大戰死亡人數的總和。」[1]

《九評共產黨》指出,暴力是共產黨奪取和維持政權的手段,「暴力的目的,是製造恐懼。」[2] 「與世界上其它共產國家一樣,中共不但大肆屠殺民眾,對其內部也進行血腥清洗,其手段也極其殘酷,目的之一就是清除那些『人性』戰勝了『黨性』的異己分子。它不但需要恐嚇人民,也需要恐嚇自己人。」[3]下面回顧一下中共幾次主要的血腥政治運動。

一、延安整風

1942年2月至1945年4月的延安整風運動,是中共黨內第一次大規模整肅,採用了審幹、肅反等紅色恐怖和流氓手段,建立了毛澤東在黨內的絕對權威。整風釀出了大量冤假錯案,知識份子遭到的迫害尤其嚴重。有學者指,運動造成超過一萬人死亡。

當時,在馬列學院編譯室工作的王實味因為質疑中共的等級制度和官僚化趨向,被定性為「反革命托派奸細分子」、「反黨五人集團成員」、「暗藏的國民黨特務」。王實味於1943年被逮捕,1947年被亂刀砍死,成為第一個在整風中被處死的知識份子。

然而,《中共百年大事記》竟稱:「整風運動是一次深刻的馬克思主義思想教育運動,收到巨大成效」,「所積累的經驗對黨的建設具有重大而深遠的意義」。

中共為何讚許延安整風?因為自那時起,共產黨一直沿用那套引蛇出洞、翻臉賴帳、亂扣罪名、嚴酷清洗、殘忍殺人的做法。中共就是通過這一系列手段來製造恐懼,鞏固政權,所謂「深遠意義」實為不折不扣的邪惡。

二、「土地改革」

中共對「土改」美其名曰「摧毀封建土地所有制」,但它的真正目的和結果是消滅了中國農村精英階層,摧毀了中國鄉村的傳統文化藝術及道德,製造階級對立。中共本來可以和平地分田地,但它卻有意採用了血腥、野蠻的極端方式。

據有關專家保守估計,當年的土改殺死了200萬「地主分子」。一位美國學者甚至估計有多達450萬人在土改中死亡。

前廣東省副省長楊立在《帶刺的紅玫瑰——古大存沉冤錄》一書中透露,1953年春季,廣東西部地區的土改中有1156人自殺。當時該省流行的口號是:「村村流血,戶戶鬥爭。」

前新華社社長穆青1950年6月2日在《內部參考》中報道說,河南土改運動中一個多月即發生逼死人命案件40餘起。蘭封縣瓜營區在20天裏逼死7個人。

四川學者譚松耗費14年,採訪了大量土改親歷者,寫下50餘萬字的口述史書稿《血紅的土地》。2013年7月30日,譚松在香港中文大學發表了「川東地區的土地改革運動」專題演講。譚松認為,土改設立所謂的「人民法庭」實際上下放殺人權,鼓勵殺人。當年土改工作隊員戴廷珍說:「批鬥之後就是槍斃,我們每到一個地方都要殺人,共產黨要這樣做才嚇得住人。」

在土改中被批鬥的地主被強迫下跪。(網絡圖片)
在土改中被批鬥的地主被強迫下跪。(網絡圖片)

三、「鎮反」

1950年10月10日至1951年底,中共在全國範圍發動了「鎮壓反革命」運動。鎮反期間,中共曾經定下殺掉人口千分之一的目標,最後殺人超過了這一比例。

1954年1月,時任中共公安部副部長徐子榮在報告中稱,鎮反運動以來,全國共逮捕了262萬餘人,其中「共殺反革命分子71萬2千餘名,關了129萬餘名,先後管制了120萬餘名。捕後因罪惡不大,教育釋放了38萬餘名。」

據1996年中共中央黨史研究室等四個部門合編的《建國以來歷史政治運動事實》的報告稱:從1949年初到1952年2月進行的「鎮反」中,鎮壓了反革命分子157.61萬多人,其中87.36萬餘人被判死刑。有人估計,鎮反運動中實際處決的人數在100萬到200萬人之間,甚至更多。

中共定性的「反革命」是指甚麼?那些被處決的「反革命」到底犯了甚麼罪?

旅居美國的學者胡平講述了他的家庭悲劇。據「美國之音」報道,胡平的父親於1949年隨其所在的國民黨部隊「起義」,當時共產黨就向他們宣佈「既往不咎」,還說「起義光榮」,給每個起義人員發了證書。

1950年鎮反開始,胡平的父親被當成所謂的歷史反革命,1952年4月被遣返原籍,兩個月之後被執行了死刑。1984年,河南許昌法院跟胡平家人聯繫,宣佈給胡平父親平反。

胡平說:「原來就說的是既往不咎嘛,你怎麼憑白無故地就把人給殺了呢?我母親每談到這一點,非常憤怒,永遠也忘不了。因為當她得知我父親遇害的消息的時候,那張起義光榮的證書還在我們家裏擱著呢。」

鎮反的照片中,被處刑的人,腰桿挺直,一個個氣宇軒昂,正氣凜然。(公有領域)
鎮反的照片中,被處刑的人,腰桿挺直,一個個氣宇軒昂,正氣凜然。(公有領域)

四、「三反」、「五反」、「肅反」

1951年到1952年10月,中共開展了「三反」和「五反」運動。「三反」是在國家機關和企業中進行「反貪污」、「反浪費」、「反官僚主義」;「五反」是在私營企業中進行「反行賄」、「反偷稅漏稅」、「反偷工減料」、「反盜騙國家財產」、「反盜竊國家經濟情報」的鬥爭。

「三反」運動處決了個別腐敗的中共幹部,但緊接著,中共認為幹部變壞是資本家引誘的結果,於是開始「五反」。「五反」的對象是國內資產階級,實際上就是搶資本家的錢、甚至是謀財害命。僅在上海一地,從1952年1月25日至4月1日的不完全統計,因運動而自殺者就達到了876人。

1955年發動、1957年底結束的「肅反」運動,目標是肅清中共、政府、軍隊中的反革命分子。依據解密檔案,在這次運動中,共有140多萬知識份子和幹部被迫害,21.4萬人被捕,2.2萬人被槍決,總共死亡5.3萬人。

前《紐約時報》駐北京採訪主任紀思道(Nicholas Kristof)在其專著《中國覺醒了》(China Wakes)中說:「據中共前公安部長羅瑞卿提交的報告估算,從1948年到1955年,有400萬人被處決。」值得注意的是,400萬人不包括自殺、失蹤、直接或間接迫害致死的數字。

五、「反右」

中共《百年大事記》稱:「1957年4月27日,中共中央發出《關於整風運動的指示》……到1958年夏季,整風運動和反右派鬥爭完全結束。對右派分子的進攻進行反擊是正確和必要的,但反右派鬥爭被嚴重擴大化。」

中共的結論是:反右是「正確和必要的」,但它未說明「嚴重擴大化」造成了甚麼後果?

根據中共官方的統計數據,全中國大陸55萬2,973人被劃為右派,此外,據估計有40萬到70萬知識份子被下放到農村或工廠中進行勞動改造,總計約140萬人遭到批鬥和迫害,部份被劃為右派的知識份子自殺或被迫害致死,包括死於飢餓、疾病和惡劣的勞改條件。

1970年代末、1980年代初,中共領導人承認「反右」過程中的「擴大化」錯誤,對大批右派予以「改正」、「平反」,但96人不予改正。這就是說,整個運動中「個別」右派人士被錯誤擴大約6000倍左右。即使是最後的96名「右派」,中共也說不出他們為何罪不可恕。

反右打斷了中國人的脊樑,人們汲取「禍從口出」的血淚教訓,整個社會是非顛倒,黑白混淆,良心被鄙棄,人性遭踐踏,是人類歷史上一次罕見的精神浩劫。(公有領域)
反右打斷了中國人的脊樑,人們汲取「禍從口出」的血淚教訓,整個社會是非顛倒,黑白混淆,良心被鄙棄,人性遭踐踏,是人類歷史上一次罕見的精神浩劫。(公有領域)

雲南省的李曰垓,13歲參加中共「革命」,16歲莫名其妙地成了「右派」,被關押了21年,從未得到「處理書」。他在《噩夢醒了嗎》一文中寫道:「在長達21年至22年黑暗歲月的右派集中營中,精神奴役、人格凌辱、超負荷勞役的摧殘、累死、餓死、凍死、捆死、吊死、工傷、毆打致死、分化互殘、強迫離婚、逼使自殺等手段在全國各地右派集中營成為普遍現象,整死整殘的人數和精神傷害程度超過德國納粹奧斯威辛集中營的多少倍?這是一個無法迴避世界歷史考證的嚴峻課題。」

李曰垓曾說:「反右這場人禍是一起國家犯罪,也就是說,犯罪者利用國家機器來作案,大規模誣陷和殘害公民,從而把中華民族隔絕於人類主流文明之外……反右的維護者自己不敢正視歷史和坦白歷史,又最恐懼人民從噩夢中醒來。」「是暴力社會主義這個制度本身註定要採取的外在形式。並不是反右的一次邪風惡浪浸黑了這個政權,而是暴力政治體制所固有的毒液分泌出了反右運動。」

六、文革

中共發動的十年文革是一次浩劫。到底有多少人受到迫害乃至喪生,有多種不同的說法。但無疑,數字是驚人的。

中共官方在《建國以來歷史政治運動事實》中稱:文革中「420萬餘人被關押審查;172萬8千餘人非正常死亡;13萬5千餘人被以現行反革命罪判處死刑;武鬥中死亡23萬7千餘人,703萬餘人傷殘;7萬1200餘個家庭整個被毀。」

美國夏威夷大學拉梅爾(R.J. Rummel)教授在其著作《中國血色百年》(China's Bloody Century,1991年)中估算,大約有773萬人在文革中喪生。

中共元老葉劍英曾講話說:文革整了1億人,死了2000萬。

文革的第一波殺人潮開始於1966年。當年6月,在「橫掃一切牛鬼蛇神」的宗旨下,抄家之風由北京的紅衛兵掀起,迅速波及全國。隨後,開始了拷打和殺戮「牛鬼蛇神」。1966年8月,北京的紅衛兵在一個月內就打死了1,772人。

研究文革受難者歷史的學者王友琴在《恐怖的「紅八月」》中寫道:「1966年8月下旬,大批被打死的人不標姓名堆在一起被運往火葬場。北京師範大學附屬第二中學的校長高雲和北京第31中的書記杜光,都是在被紅衛兵打昏過去以後就送去了火葬場。火葬場的老工人發現他們還沒有死,沒有燒他們。他們又回了家。當時大量屍體積壓,火葬場來不及焚燒,只好在屍體堆上放了冰塊,血水橫流。」

圖:1967年文革期間,江青等人打著毛澤東的旗號,殘酷迫害彭德懷。(公有領域)
圖:1967年文革期間,江青等人打著毛澤東的旗號,殘酷迫害彭德懷。(公有領域)

1967年1月26日,新疆「石河子事件」打響了全國武鬥的第一槍,也揭開了第二波殺人高峰的序幕。從1967年8月開始,上海、南京、鄭州、長春、瀋陽、重慶和長沙等地相繼發生了大規模武鬥,至1968年底方漸平息。估計死於武鬥的總人數約為30萬至50萬。

1968至1969年的「清理階級隊伍」是毛澤東「橫掃一切牛鬼蛇神」的高潮,也是文革中死人最多的時期。資料顯示,全國兩千多個縣,每一個縣平均約有一百人死於「清隊」。

文革初期,大約有10萬至20萬人因為不堪迫害而自殺。如此大範圍的自殺潮,在世界歷史上都屬罕見。

此外,大批有膽有識的各界人士因言獲罪、慘遭槍殺或死於冤獄。例如林昭和張志新,兩人都因所謂的「反革命」罪被捕入獄,受盡折磨,最後被槍決。之後,中共宣佈她們無罪。

正是這個為張志新「平反昭雪」的黨,當年下達了處決令,並且在行刑前割斷了她的喉管。2019年,中共官方將張志新列為「最美奮鬥者」之一。這一「榮譽」是對死者極其殘忍、無情的踐踏。

七、六四屠殺

1989年6月4日,中共血腥鎮壓了長達五十多天的學生民主運動,震驚世界。究竟有多少人死於「六四」屠殺,中共沒有公佈,各界說法不一。

天安門大屠殺的血腥場景。(六四檔案)
天安門大屠殺的血腥場景。(六四檔案)

「天安門母親」運動確認的死者清單分別於1999年提出155人,2005年提出187人,2010年提出195人,後來在2011年8月,共有202人獲得確認。

前中國人民大學哲學系副教授丁子霖向「中國人權」提供了「六四」遇難者家屬證詞,以下節選一位母親的證詞片斷。

吳向東的母親徐玨回憶1989年6月4日尋找兒子的情況說,「接著我們去了人民醫院、兒童醫院、阜外醫院,每個醫院門口都貼著死傷者名單,都是密密麻麻一片,各約400多人,大家都簇擁著尋找自己親人的名字。我們翻了許久,未見兒子向東的名字,又進到醫院人從無名死(屍)體中一個個去辨認。可憐哪!都是一具具血肉模糊,睜著大大眼睛的年輕人。」(註:吳向東生前為北京東風電視機廠四車間工人、北京儀器儀表職工大學企業管理專業三年級學生,1989年6月3日晚11時左右於木樨地橋頭附近頸部中彈,4日晨死於復興醫院,年僅21歲。)

學運組織者王有才說:「就我個人的經歷來說,當時北高聯派學生、實際上是學生自發去的,去各個醫院調查,當時的數字有兩千多吧。當然我也沒有能力證明這個,因為我後來也被關起來了。」

旅美評論作家曹長青在《六四到底死了多少人》一文中寫道:「紀思道和伍潔芳在《中國覺醒了》談到『六四』死亡人數時說,根據北京一些醫生提供的信息,估算遇難者在400到800之間,幾千人受傷。紀思道對此感嘆說,即使按保守的400人估算,也超過整個19世紀中國政府所殺的抗議學生總數。紀思道書中引述美國國務院的數字是,約3,000人在六四事件中喪生。」

八、迫害法輪功與活摘器官

1999年7月,中共江澤民集團發動了對法輪功信仰群體的鎮壓,利用整個國家機器,對大陸數千萬法輪功學員實施「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名譽上搞臭」的滅絕政策。

中共迫害集團通過暴力、高壓宣傳和「洗腦轉化」等手段,迫使被「轉化」者在精神死亡(即放棄信仰)或肉體死亡之間作出選擇。中共在勞教所、看守所、監獄、精神病院和洗腦班等地,對法輪功學員實施超過100種酷刑,並廣泛使用有毒藥物,邪惡手段集古今中外之大全,大批學員被迫害致死、致殘、致瘋。迫害二十多年,數以百萬計的法輪功學員因為不放棄信仰被非法勞教、判刑、監禁、拘留、關押和酷刑折磨。

陳湘睿是湖南省衡陽市的法輪功學員。2003年3月11日晚,時任衡陽市公安局國安支隊隊長雷振中帶領警察將陳湘睿綁架到市公安局,一夥警察用電棒、鐵錘、橡膠棍暴打陳,致其顱骨骨折,顱內出血,五臟六腑全部被打壞。陳湘睿於3月12日早上離世,年僅29歲。

大陸著名維權律師高智晟曾就法輪功受迫害案三次公開上書中共領導人,呼籲當局停止迫害。高律師在2005年12月12日的上書中寫道:「我們看到的真相表明,所有被非法剝奪自由期間的同胞,都遭到了令文明社會難以置信的對肉體的摧殘過程和對精神的野蠻殺戮煎熬。這場完全喪失人的理性的迫害過程,還使得一億多的法輪功信仰者、一億多個家庭的數億人遭受了傳訊和恐嚇,剝奪就業資格、工作機會、收入,被搶劫財產的不同程度的、不同性質的迫害和打壓,這是多麼的愚蠢、危險和不道德的惡舉。這是在持續地與全體中國人民、與人性文明及整個社會的道德基礎為敵啊!」

2006年3月,證人在海外首次曝光,中共在勞教所秘密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追查國際」和海外獨立調查人員隨即展開調查,確認了對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指控。

2016年5月19日,「追查國際」發表了一份21萬多字的綜合報告,在大量的電話調查錄音等資料證據的基礎上,得出結論: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是江澤民下令、中共主導的國家系統犯罪。

2019年6月17日,「獨立人民法庭」在英國倫敦終審宣判,判定中共強制從良心囚犯身上摘取器官,作案時間很長,所涉受害者眾多,犯有反人類罪,其中法輪功學員是器官供應的最主要來源。歐洲、北美、亞洲和澳洲的三十多家主流媒體都報道了這一消息。

據明慧網統計,截止到2021年6月30日,通過民間途徑傳出消息、有名有姓的,已知有4,660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由於中共嚴密封鎖消息,這一數字只是冰山一角。

就在中共大張旗鼓地搞百年黨慶,宣稱黨「為人民謀幸福」的時候,人權迫害仍在發生著。

2021年6月9日晚,內蒙古赤峰市松山區法輪功學員郭振芳在當地看守所被迫害致死。就在6月8日,郭振芳出現在法院的非法庭審現場時,身體還非常好,不到一天就離奇死亡。據家屬披露,她的遺體鼻孔有血跡,後背腰部以下呈紫紅色,一條腿的膝蓋內側有傷口。

結語

在人類歷史上,從來沒有一個政權像中共那般殘忍,對自己的國民一次次揮舞屠刀。今日,中共高調「慶」百年,試圖用謊言掩蓋它的深重罪惡。中共稱其改變了中華民族的前途命運,事實上,紅色暴政不僅消滅了數千萬中國人的肉體,而且還毒害了幾代國人的靈魂。這是中共給中國帶來的巨大災難。

中共不敢否定過往和現時的暴力鎮壓,因為它一旦否定了整風、土改、鎮反、文革,一旦它承認錯殺、濫殺,就等於否定了中共的執政合法性,它就必須面對審判和追責。《九評共產黨》論述道:「殺人是中共維繫統治最必要的手段之一。在血債越欠越多的情況下,放下屠刀就等於把自己交給民眾清算。」[4]

今日,中共打著「維護國家安全」的旗號,在繼續欺騙和迫害民眾,繼續實施國家恐怖主義。中共所稱的「輝煌」和「奇蹟」是對全體中國人民的侮辱,是對中華民族文明的褻瀆。#

(作者田雲是大紀元專欄作家,文學碩士,從事教育管理和文化研究。)

附註:

[1]、[3]、[4]【九評之七】「評中國共產黨的殺人歷史」

[2]【九評之一】「評共產黨是甚麼」

-----------------------

【坦白如初 公義永存】

📍報紙銷售點: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加入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