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姻緣這個東西很難講,是天賜的!」踏入耄耋之年的梁金時脫口而出,相伴一旁的丈夫何勝娣笑笑:「她在筲箕灣的!」在西貢長大的何勝娣全然沒有想到,自己會和一位相距甚遠灣頭的女子相遇相知,共同經歷人生六十載。

當年獨力從筲箕灣搖櫓三小時到西貢糧船灣避風塘的金時,只為見如意郎君一面,談到擇偶的條件,金時坦言:「我看他很老實,其實不是很靚仔,主要有眼緣⋯⋯」嫁入何家,金時放下自己的身段,努力做大家閨秀,跟禮儀跪拜奉水奉茶足足一個月。結束艇上生活,夫婦二人上岸後,如今居住在西貢對面海頤養天年。

何勝娣和妻子一直在萬宜水庫前身的官門水道捕魚,隨著萬宜水庫的興建,當時獲政府安置於西貢對面海而舉家上岸。(陳仲明/大紀元)
何勝娣和妻子一直在萬宜水庫前身的官門水道捕魚,隨著萬宜水庫的興建,當時獲政府安置於西貢對面海而舉家上岸。(陳仲明/大紀元)

自由自在「海的女兒」

在海上出世的金時,在停泊於筲箕灣的住家艇長大,從小的個性就較為大膽獨立,家人也放心給她自己外出打工。「我的性格不像女孩子,喜歡撐艇周圍去。」平日在一條大吊艇上打工做廚房幫工,服侍六隻舢舨約三十幾人的飯菜。在閒暇的日子,她或者上岸在港島的戲院看電影、飲茶,或者撐著小艇周圍闖蕩,過著瀟灑自如的生活。

追求金時的男性不在少數,有吊艇上的伙計、在油麻地做生意的小販,還有行船的船家,但她偏偏一個都沒看上眼。「姻緣的東西很難講的!他們喜歡我,我就是不喜歡他們。」她笑笑,很多經濟條件不錯的男子與她並不投緣,直到20歲那年遇上了勝娣。

昔日的官門水道,如今已是萬宜水庫的一部份,成為過去。(陳仲明/大紀元)
昔日的官門水道,如今已是萬宜水庫的一部份,成為過去。(陳仲明/大紀元)

相信姻緣天註定

俗語說「有緣千里來相會」,住在糧船灣的勝娣姐姐認識金時的哥哥,聊起天來談及家中的弟弟,19歲的勝娣就這樣認識了20歲的金時。勝娣不是甚麼富貴人家,老老實實跟著家人撐罟仔艇,捉到魚就到西貢魚市場去賣。風浪大時,筲箕灣的艇仔也要停泊到糧船灣避避風頭,兩人也有了見面的機會,但當時金時還沒有結婚的想法,只是淡淡的說「我考慮一下」。

一次勝娣的姐姐撐著小艇拜訪金時,向她遞上一張電影票,說弟弟邀請她在西貢的戲院見面。回憶當時的情景,金時還耿耿於懷,並不滿意:「西貢只有一間戲院,那裏的電影太舊了!」金時是好戲之人,這些電影她早就看過了,但礙於情面,還是跟勝娣再重溫一遍。對她來說,和勝娣在西貢的禾田逛一圈更有意思。

最浪漫又驚險的是,金時會從筲箕灣撐著小艇到西貢與勝娣會面,需要約三小時的船程,全人手搖櫓頗費氣力。在沒有電話的年代,路途遙遠,還要抵受海上風浪方可到達,甚至不知道對方是否外出,今日這個年代的女孩或不會如此有毅力。問起搖櫓往事,如何知道可以與勝娣會面,金時平靜地回應:「到了見到他家姐,就知道他在咯。」在她看來,該見面的人總能遇見,一切隨緣。

拍拖五年,兩人終於決定結婚。在漁民盛行盲婚啞嫁的時代,勝娣與金時是少有的自由戀愛結合的一對。金時笑笑稱:「我父母沒有管,讓我自由發揮。」雖是自由戀愛,傳統儀式仍要跟隨,兩人合了八字,擇吉日結婚。

備五年新衣待出嫁

金時六十年前的紅色嫁衣(左)全手工縫製,一針一線都承載著對新娘的祝福,至今仍保存良好。(陳仲明/大紀元)
金時六十年前的紅色嫁衣(左)全手工縫製,一針一線都承載著對新娘的祝福,至今仍保存良好。(陳仲明/大紀元)

金時描述:「我結婚準備了百幾件嫁妝,有五十多件底衫褲。那時候的習俗是,新娘結婚後五年才可以買布做衣服。」這個規矩誰定的?金時指著勝娣說:「他太婆80歲了,跟我講這些規矩,那時就這樣定的。」

耄耋之年的金時再次穿上嫁衣,臉上掛滿笑容。(陳仲明/大紀元)
耄耋之年的金時再次穿上嫁衣,臉上掛滿笑容。(陳仲明/大紀元)

訪問期間,明愛的姑娘將金時當年穿著的嫁衣拿出來展示,八旬的金時再次披上自己的嫁衣,當邀請她跟丈夫合照時,她卻有些害羞:「不要啦,老夫老妻了。」穿著嫁衣轉了一圈,就匆匆忙忙脫下,這件六十年前的嫁衣,保存得非常好,如新的一樣。仔細觀察,這件嫁衣是全手工縫製,一針一線密密縫。在嫁衣的袖口處,還有一個秘密口袋,當中需要裝一些米、紅棗和蓮子。金時說,親戚朋友都願意要這些米,每人接一些去煲粥給小朋友吃,據說是有好意頭。

男左女右漁船陣

何勝娣和梁金時為「樂山・樂水・樂土・樂根源」地區生活文化展製作了漁民婚嫁漁船陣,展示男家女家及親戚的漁船如何按照漁民的傳統和輩份停泊,一同慶祝和唱嘆歌。(陳仲明/大紀元)
何勝娣和梁金時為「樂山・樂水・樂土・樂根源」地區生活文化展製作了漁民婚嫁漁船陣,展示男家女家及親戚的漁船如何按照漁民的傳統和輩份停泊,一同慶祝和唱嘆歌。(陳仲明/大紀元)

疫情肆虐的2020年,勝娣和金時在家憑著記憶,共同製作了一組「婚嫁漁船陣」,回憶當年在海上舉行婚禮的盛況。明愛西貢社區發展計劃社工蘇佩詩在年初「樂山・樂水・樂土・樂根源」地區生活文化展期間,興致勃勃地向筆者介紹模型,再邀請二老回憶當時結婚的情景。兩人談起來依舊歷歷在目,和幾位同是漁民的街坊一起回望過去,好像一下子年輕了幾十歲。

漁民婚嫁漁船陣示意圖。(大紀元製圖)
漁民婚嫁漁船陣示意圖。(大紀元製圖)

「婚嫁漁船陣」模型回顧了漁民婚嫁前一日,親戚們撐艇前來,聚首一堂的盛況。勝娣介紹,在婚禮的前夕,親戚的漁船會按照漁民的傳統和輩份停泊,一同慶祝和唱嘆歌。在描述漁民婚嫁的一首嘆歌道:「我媽回家細撈扁,我家叔姪大扁拉前。」其中「大撈扁」是指艇上的廚房,「細撈扁」是指艇上的廁所,從艇尾望向船頭,艇的左邊是廚房,右邊是廁所。因此在漁民的婚禮船陣中,新郎和新娘父親親戚的船停泊左邊,母親的親戚停泊在右邊,男左女右之分非常嚴謹。

漁民石黑妹(左)和馬三妹仍記得當年的嘆歌。(陳仲明/大紀元)
漁民石黑妹(左)和馬三妹仍記得當年的嘆歌。(陳仲明/大紀元)

在結婚的前一晚,新娘的女性親戚和朋友還會在新娘父母的艇上唱嘆歌送嫁,漁民馬三妹和袁十三示範演唱了兩首嘆歌,一首是《嘆父親》,一首是《嘆母親》,主要內容是感恩父母的養育之恩,表達即將告別家人的不捨。

金時回憶道:「那時候結婚要吃六餐的!」婚禮期間,兩人在俗稱「酒艇」的大貨艇上擺宴席,邀請親朋好友慶祝。勝娣還記得,那時的宴席50港元一圍,有九大簋宴請賓客,十分熱鬧。

漁民婚嫁漁船陣。(陳仲明/大紀元)
漁民婚嫁漁船陣。(陳仲明/大紀元)

跪拜奉水奉茶足一月 裙褂跪穿窿

女兒嫁出去,便是夫家人。金時記得嫁入何家後,每天需要5點起床,梳頭洗面後,換上紅衫黑裙褂,煲好熱水,撐著小艇走訪一個個夫家親戚長輩,為他們端盆洗面,再奉上熱茶。金時描述,每一次奉水、奉茶,都要跪下以表尊重,跪到裙褂都穿窿了,「那時候有30多人要奉茶,有幾條船呢!」當時禮節繁複,問金時累不累,她搖搖頭:「在大吊艇的工作鍛鍊過了,奉茶奉水不累,年青嘛,睡一覺就好了!」

*********

勝娣和金時蹣跚前行,望著山下灣頭停泊的船隻,若有所思。時光荏苒一甲子,嫁衣仍未褪色,當年的那份情誼仍在,能白頭偕老的漁民夫婦,感恩天賜良緣的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