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些年,中共科學家利用倫理道德法規跟不上科技發展的空子,做了很多極具倫理爭議的生物實驗,而這些實驗都是外國科學家不敢做的,或受到本國法律制約的。把豬作為人類器官移植來源而對其進行基因改造的研發就是其中一例。

2020年9月22日,中共黨媒長篇幅報導了中國科學家在基因編輯豬的異種器官移植技術再獲突破的消息。稱杭州啟函生物公司(Qihan Biotech)創始人楊璐菡及其團隊,做出了有望用於臨床的異種器官移植雛形,成功解決了兩大異種移植安全性難題——去除豬內源性逆轉錄病毒(PERV)和增強異種器官免疫相容性。

文章介紹的是2020年9月21日在《自然·生物醫學工程》更新的一篇論文。論文的聯合作者包括杭州啟函生物公司、美國哈佛大學、麻塞諸塞綜合醫院、波士頓的eGenesis公司和中國雲南農業大學等。論文講述了如何使用CRISPR/Cas9基因敲除技術和轉座子基因插入技術,修改豬的一批基因位點,使豬的器官與人類的免疫和凝血方面相容性進一步增強。

其實,在這項改進之前,對豬的基因進行改造使其器官更適合給人移植,已經有多次技術突破,其中幾次是源於楊璐菡在哈佛大學醫學院的導師喬治·丘奇(George Church)教授指導下的研究成果。

2015年,楊與丘奇一起,在波士頓創辦了eGenesis生物公司,在2017年和2019年兩輪融資中,分別獲得3800萬美元和1億美元的投資。2021年3月在c輪投資中,又獲得1.25億美元。

eGenesis在2017年宣佈,培育出世界首批不攜帶內源性逆轉錄病毒的基因改造豬,去除了豬器官移植給人可能導致病毒傳染的風險;2018年,產生了第一隻免疫複合物工程豬(immunoplex-engineered),改進了豬異種器官移植的免疫排斥問題。

除了上面兩個問題,這項技術上還要面對功能相容性挑戰,就是目前還不知道豬器官在移植後能否發揮原有人體器官的維持荷爾蒙分泌和代謝平衡等功能。

接下來需要進行大量的臨床試驗。先是把豬器官移植到與人類更接近的靈長類猴子的身上;下一步才會做移植給人的臨床試驗。

異種器官移植的倫理問題

最重要的,豬異種器官移植的商業化,還面臨著倫理和監管等挑戰。

楊璐菡在2017年與丘奇在中國創建了杭州啟函,這個時間點,正是需要開始臨床試驗的時候——一般這個階段的倫理審查會比單純研究階段更嚴格。

異種器官移植從開始就伴隨著諸多倫理爭議,其中涉及接受器官移植者的隱私問題、器官公平分配問題、動物福利問題,由於豬逆轉錄病毒可能給人造成的公共健康風險,以及公眾和宗教中對移植動物器官給人類的認可問題等等。

前面幾項,通過具體改善和嚴格監管都可以達到,但異種移植嚴重增加了造成重大公共衛生風險疾病的可能性;而公眾鑑於文化和宗教背景,對把動物器官移植到人類身上的接受程度,差異也很大。

目前,全球對於異種器官移植等新的生物科技的倫理監管,普遍滯後於科技的發展。相比於中國「形同虛設」和不透明的倫理審查,美國的相應法律規定和倫理監管相對比較嚴格。在一些法規還沒能跟上的領域,一般西方的研究開發也都會儘量不觸碰倫理爭議較大的課題。

比如2018年中國科學家賀建奎團隊進行的首次免疫愛滋病基因編輯嬰兒臨床試驗,剛剛發布就遭到中外科學界普遍的譴責——並不是他的技術有何創新,而是掌握這種技術的其他科學家都不去觸碰那個很明顯的倫理底線。

當時簽署公開信反對的122名中國科學家,就批評中共當局的「生物醫學倫理審查形同虛設」,儘管中共在2016年12月1日也開始施行《涉及人的生物醫學研究倫理審查辦法》。其中列出的廣泛人權和生物倫理要求,基本就是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在2005年推出的《世界生物倫理與人權宣言》的翻版。

與美國有關基因改造的規定來自於FDA不同,中共的上述生物醫學倫理審查辦法是由中共國家衛生計生委通過並實施的——這個機構,就是在過去40年實行計劃生育政策殺死了中國上億胎兒的中共主管機構。

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FDA)於2020年12月15日批准了基因改造去除過敏原的「半乳糖安全豬」(GalSafe Pigs),可用於醫療藥品、器官與身體組織移植,以及作為食品。

但FDA也強調,「需要注意的是,這些豬尚未被評估用作人類受試者的異種移植產品。任何此類人類醫療產品的開發人員,必須首先向 FDA申請並獲得批准,才能將這些產品用於人類醫學。」

基因改造豬已開始量產

與杭州啟函剛剛開始的臨床試驗相比,四川中科奧格生物公司(Clonorgan),已經在2020年6月建立了中國首個醫用基因編輯小型豬試驗基地,目前已擁有10多種基因修飾豬共200多頭。

這個基地,是利用基因編輯與體細胞克隆技術,培育低免疫排斥醫用豬的繁育試驗基地。建成的一期工程包括各功能區及手術室、實驗室等,要打造一個一條龍的器官供體工廠。

四川中科奧格的創始人潘登科說,這種異種器官移植的批量化、工廠化生產,可以保證器官供體充足的來源,而且比人體器官來源更便宜。

「人體器官移植要花費30萬-40萬元(4.7-6.2萬美元),異種器官移植的定價肯定是會低於這個」,他說。

除了作為器官移植供體,這些豬還將作為類比人類的模型,可供開展醫療器械評價,及藥物的臨床前大動物試驗。這些豬有的價值上百萬。

潘的團隊在2019年把培育的基因改造豬的腎臟移植到恒河猴體內,在完全採用人體臨床免疫抑制劑的情況下,讓恒河猴存活了32天,潘稱這創下了同等條件下異種腎臟移植的全球最長存活紀錄。

按照潘登科的說法,選擇豬而不是與人類更接近的靈長類的猴子做人體器官移植來源,是豬的器官大小和功能與人類相似,並且飼養週期短、繁殖率高。

另外一個原因,就是相對於更具靈性的猴子和猩猩,豬具有較小的動物權益等倫理問題,更沒有瀕危動物保護等問題,也就是涉及的動物倫理問題相對較少。

再有,就是中國人的肉食以豬肉為主,對於殺豬、吃肉、取器官的作法,會比西方國家的人更容易容忍。

不過,潘可能忽略了一點,中國文化中有不少關於人與人心靈感應的說法,那麼一顆移植的豬心能給人帶來什麼,或許並不只是避免病毒轉到人體那麼簡單。

中共當局的支持

除了中共資金的支持和中共媒體的大力宣傳,楊璐菡還在2017年3月入選世界經濟論壇(World Economic Forum)的2017年度「全球青年領袖」,入選《財富》「2020年中國最具影響力的商界女性(未來榜)」,但職務一欄寫的是eGenesis聯合創始人和首席科學官。

而潘登科所參與的項目,則都是中共官方的重點基金資助的,包括國家重點基礎研究發展規劃、國家高技術研究發展計畫和北京市自然科學基金等,進行豬轉基因克隆和胚胎幹細胞研究。

杭州啟函是楊璐菡與丘奇在中國建立的eGenesis的姐妹公司,今年3月29日完成6700萬美元的A++ 輪融資,戰略投資方包括禮來亞洲基金(Lilly Asia Ventures)、經緯中國,老股東紅杉資本和招銀國際等也都參與。A輪累計融資超過1億美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