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一直對澳洲進行經濟和軍事施壓,企圖製造「殺雞儆猴」效應,但不僅未達預期目的,還促成其它國家共同對抗中共的效應。圖為澳洲一處正在收割的麥田。(Getty Images)
中共一直對澳洲進行經濟和軍事施壓,企圖製造「殺雞儆猴」效應,但不僅未達預期目的,還促成其它國家共同對抗中共的效應。圖為澳洲一處正在收割的麥田。(Getty Images)

中共一直在對澳洲進行經濟和軍事施壓,企圖在全世界範圍內製造「殺雞儆猴」效應,但不僅未達成預期目的,還失去盟友和鄰國的信任,並促成其它國家共同結集對抗中共的效應。

約翰李博士曾任澳洲外交部長的高級國家安全顧問,他現在是哈德遜研究所的高級研究和悉尼大學美國研究中心兼職教授。近日,他在《國會山報》發表題為「中共正在為自己挖一個澳洲那麼大的坑」的文章,講述中共不僅脅迫澳洲失敗,還掉進自己挖的坑中。

李博士首先寫道,中共似乎並不關心所謂的「漏洞法則」:即如果你發現自己身處陷阱之中,就停止挖掘。一個活生生的研究案例,是中共對澳洲採取一連串的經濟脅迫和侮辱行為。北京的惡意行為證明,特朗普和拜登政府在確定中共是我們這個時代的全面挑戰,這方面是正確的。

澳洲戰略政策研究所(ASPI)國防安全項目主任邁克爾肖里奇此前對news.com.au 表示,中共報復澳洲的目的是向世界傳遞一個信息,即小國不應該有膽子違背中共的意志。

李博士表示,澳洲正在表明,較小盟國也有其獨到之處,中共要想完全脅迫這個民主國家屈服,並非易事。

「這個爭端可能還會持續一段時間,但澳洲決心堅守陣地,面對困境也再所不惜。北京似乎已經準備將矛頭瞄準其它國家了,對美國來講,如何幫助這些盟友堅定對抗中共的信心是至關重的。」他說。

中共脅迫澳洲並非易事

自2010 年以來,中共對一些國家和公司在經濟上實施至少150次脅迫行為,其中一半以上發生在過去兩年中。李博士文章解釋為何中共盯上澳洲。他寫道,澳洲嚴重依賴礦產、能源和農產品的出口,澳洲每出口一美元的貨物,就有三分之一是出口到中國。從貿易角度看,使澳洲成為世上最依賴中國市場的發達經濟體。

中共制裁澳洲的經濟措施,例如針對澳洲煤炭的禁令,在很多方面取得反效果。中共在大陸遭遇50年來最寒冷冬天時,禁止澳洲煤炭進中國,結果中國多地供電緊張,一些居民天寒地凍之際失去供暖。而澳洲煤炭企業在出口遭遇挫折後迅速用日本和印度市場取代中國。

過去一年,原本應輸往中國的大麥銷量,成功開發沙特阿拉伯和其它中東地區市場。

根據澳州統計局今年6 月公佈的數據,第一季國內生產總值(GDP)和出口雙增長。反觀中共想藉貿易懲罰,脅迫澳洲改變它的強硬態度,收效甚微。

中共脅迫澳洲不同於以往

李博士還對比了中共對澳洲採取的脅迫方式,與過去對日本、南韓、菲律賓、加拿大和英國等經濟體採取的制裁和脅迫相比非常不同。

他寫道,雖然毫無疑問,以前的制裁和脅迫(如增加關稅)是中共對這些國家違背中共政府意願的回應,但中共經常否認這些國家政府的(引起中共不悅)決定與中共的制裁和脅迫之間存在任何聯繫,給自己留下了一些斡旋的空間。例如,對中國稀土出口的抵制,中共政府宣稱是出於環保原因決定減少稀土在國內的加工和生產;對南韓公司的抵制,中共說是由憤怒的中國公民發起的,而不是由政權發起的。

「這種偽裝使中共政府在一定程度上可以推諉責任,即使這很難令人信服,但至少可以避免被中共制裁的國家通過世界貿易組織的仲裁機制,獲得對中共不利裁決的機會。制裁或脅迫非政府的民間機構或公司給中共脅迫增加了隨意性,而給這些目標國家的政府帶來一種很大的憂慮感。」他說。

文章寫道,中共的這種制裁和脅迫做法被親中共的人辯解為,無法證明它是針對某個國家政府的,這使得在目標國家的親華游說團體可以指責自己的政府與中共政府關係處理不善。在沒有國際仲裁確認中共的制裁非法的情況下,其它國家也更難譴責中共的行為,這只會鼓勵其它國家儘量置身事外,少與中共作對,以免他們遭受同樣的待遇。李博士在文章中闡述了中共脅迫澳洲的不同之處:最近針對澳洲的制裁行動,北京改變了遊戲規則。中共高級官員在實施許多經濟制裁之前就已經發出了威脅信號。中共駐坎培拉大使館甚至在去年11 月做出了一個非同尋常的舉動,發佈了一份針對澳洲政府的「十四條不滿」的聲明,作為這些制裁性措施的理由,就是包括不滿澳洲政府批評中共在南海的挑釁行動和針對台灣的武力威脅。

中共的大多數不滿涉及澳洲的國內政策和立法,如限制外國投資的決定和禁止華為參與澳洲5G 系統的建設。李博士說,這證實了中共是在報復澳洲,因為澳洲政府拒絕給予中共參與或否決澳洲國內政策的權力;並消除了一種錯誤認識,即許多人誤認為修復與共產中國的關係,只需要澳洲允許中共在澳洲戰略周邊地區做它想做的事。

北京發現自己陷入困境

北京現在發現自己陷入了困境。李博士表示,中共國際戰略的一個重要手段是通過迫使( 美國的)較小盟國採取對中共更加寬容的政策,從而來削弱美國聯盟的力量。中共的真正威脅已經暴露在世界面前,並使澳洲的政治家、商業和社會精英以及民眾抵制北京的決心更加堅定,這意味著澳洲已經準備好在心理上和在政治上面對由於對抗中共而可能面臨的困境。中共脅迫的目標落空了。

台灣國防安全研究院軍事戰略暨產業所長蘇紫雲表示,中共對澳發起貿易戰的效果,和過往的國際關係、國際貿易秩序經驗相反,呈現出一種民主國家相互扶持、加強對澳採購的新趨勢。

經過數月的談判,澳洲總理莫里森和英國首相約翰遜在七國峰會(G7)後,就兩國的自由貿易協定達成原則性協議。

澳洲九日新聞網報道,這是英國脫歐後的第一個重要貿易協議,而澳洲出口商也可以通過該項協議獲得更多出口途徑,擺脫不穩定的中國大陸進口市場。

東盟國對中共擔憂在加劇

預計該協議每年將為澳洲帶來13億澳元的經濟效益。智囊機構東南亞研究所(ISEAS)今年2 月對東盟10 個成員國的1,032名學者、決策者、商界人士、民間社會領袖、媒體以及地區和國際組織進行了一次調查,發現東盟國家對中國( 中共)的擔憂在加劇。這些國家的總人口為6.555 億人。

最新調查顯示,如果必須在中美之間選邊站,60% 以上的受訪者會選擇美國而不是中國。與去年的調查相比,支持美國的受訪者增加了近10%。其中泰國、印尼、越南、馬來西亞、柬埔寨和菲律賓等國家的受訪者對美國的支持率都有增加。

在文章的最後,李博士強調這就是為甚麼美國不僅需要站在澳洲一邊,而且還要表明如果當其他盟友被欺負時,美國也會為它們撐腰的原因,這樣做將使北京越是折騰,中共掉入自己挖的坑裏就會越陷越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