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21日,美國佛羅里達州共和黨聯邦參議員盧比奧推出了一項新的法案——《2021COVID法案》,要求中共配合國際社會,對疫情大流行的起源進行透明、全面的調查,否則將制裁中國科學院以及關聯機構。

接著,盧比奧(22日)又在接受「霍士新聞」(Fox & Friends)專訪時說,中共實驗室裏還有更可怕的東西,根據他們掌握的消息,中共實驗室正在醞釀下一場更嚴重、更致命、更有毀滅性的病毒大流行。

幾乎同一時間,美國前國務卿蓬佩奧也提到,中共正在進行危險的生物武器研究,蓬佩奧還說,會有更多勇敢的中國人,他們會偷偷帶著文件、檔案,不惜一切代價勇敢曝光實驗室的情況。

我們看到,近些年,中共在生物醫學和遺傳工程領域做了一系列「全球首創」的實驗。而讓人震驚的是,有越來越多的信息顯示,中共很可能正在通過使用「基因編輯」發展生物士兵來強化軍事,而這一系列的實驗,完全是在突破人倫道德的底線下完成的。

究竟中共的實驗室裏都做了哪些讓人匪夷所思的實驗,它想要達到甚麼目的,對人類又可能會造成甚麼樣的傷害?

犧牲母鼠讓公鼠生娃

幾天前,中共軍醫一項通過器官移植讓公鼠懷孕的研究曝光。大陸媒體說,中國科學家的這項研究已經讓公鼠通過剖腹產成功生下了幼崽,最終有10隻小老鼠發育到成年。

中共海軍軍醫大研究人員的這篇論文,因為沒有經過同行評審,所以也沒有正式發表,只是在6月9日,發表在了生命科學預印本平台bioRxiv上。

那麼,他們是怎麼讓公鼠懷孕並生子的呢?

根據論文介紹,研究用了4個步驟在公鼠身上構建了一個懷孕的老鼠模型。首先,需要3隻母鼠和1隻公鼠,這3隻母鼠一個供血,一個供子宮,還有一個供卵。

第一步,先通過手術將一隻雄性大鼠和一隻雌性大鼠背靠背連接在一起,產生「連體鼠」,通過血液交換給雄性大鼠一個雌性微環境。之所以將兩隻老鼠變成連體兒,是為了讓雄性大鼠體內的胚胎也可以在共享的「妊娠血液」下發育。

然後再把另一隻母鼠的子宮移植到連體的公鼠體內;接下來,再把在第三隻母鼠體內發育的初始胚胎,植入到公鼠子宮內,同時也植入到和公鼠相連的母鼠的原生子宮內。

最後,就是等待21天半的妊娠期,然後進行剖腹產。

根據這次實驗統計的數據,280個公鼠移植胚胎中,只有27個發育正常,剖腹生下10隻發育良好的幼崽。這個實驗一共使用了至少46隻公鼠、138隻母鼠。

大陸媒體在報道這項實驗時,用《男人生孩子還遠嗎》作為標題,稱「全球首例」,「中國科學家創造了奇蹟」,「打破了自古以來自然界的普遍規律」。報道中還驚嘆「簡直是逆天」,這話說的倒是一點沒錯。

這項逆天研究曝光之後,在大陸微博上引發了軒然大波,甚至一度衝上了熱搜。有網民直言,這太恐怖了!也有人說,為甚麼要破壞自然規律?做這種無聊的實驗有意思嗎?大陸一些專家、學者也認為,看不出這種研究有甚麼實際應用的意義,感覺是在譁眾取寵。

我們看到,這項研究,實際上就是打亂了陰陽有序的自然規律,違背天道、違背倫理,科技研究如果沒有倫理作為底線,很難想像人類的將來會走向何方?

其實,中共創造的「世界首例」還不只是讓公鼠懷孕生子。我們再來看看2019年底的一個實驗。

「豬猴混合體」怪物

當時,大陸媒體同樣以「世界首例」為標題,稱中國的科學家做了一個突破性的實驗,創造出了世界上第一個「豬猴混合體」生物。並稱,這項研究主要是由中國科學院動物研究所進行的,最終目的是在動物體內培養人體器官進行移植。

根據報道的介紹,這個研究團隊對在培養物中生長的長尾獼猴的細胞進行了基因改造,讓這些細胞攜帶GFP綠色螢光蛋白,這讓研究人員能夠追蹤細胞及其後代。然後他們從修飾的細胞中提取出胚胎幹細胞,在受精5天後注射到豬胚胎中。

這個實驗把超過4,000個胚胎植入母豬體內,出生了十隻仔豬,其中兩隻豬猴混合小豬,包括心臟、肝臟、脾臟、肺和皮膚在內的器官,都有部份是由猴細胞組成的,但是所有仔豬在一周之內全部死亡。

這個實驗成果曝光後,同樣引發了各國科學家的批評,認為「豬猴混合體」研究在道德倫理上令人震驚。

美國西達賽奈醫學中心的生物化學科學家陳力認為,中共這些研究人員正在嘗試造一個怪物。他認為,中外從事這種研究的人有兩個目的,一個是發文章,另一個是賺錢。一般科研人員就是想發文章,甚麼東西方便發文章就做甚麼研究,至於這個研究有沒有用,他們不管,這已經成為科研人員的謀生手段了。也有生物科技公司的負責人認為,表面上是做猴子和豬,實質上造出了很多病毒,很可怕的。

記得上世紀的20、30年代,同是共產黨政權的前蘇聯,曾經秘密進行了一項「人猿戰士」實驗,當時的蘇共黨魁史太林親自下令,讓科學家進行一種可怕的人獸結合試驗,想要打造一支戰無不勝的由人猿戰士組成的軍隊,這些戰士力大無窮、大腦遲鈍、沒有痛感,可以成為任意驅使的戰爭機器。當時負責這項「人猿戰士」計劃的是一位在「人工授精」領域非常有名的科學家——伊萬諾夫。

後來披露出的秘密檔案證實,當時蘇聯想要打造這種人猿戰士,不但用於戰爭,還可能用在挖煤採礦業,充當廉價勞動力,而且還討論了可以用那些在實驗室培育出的生物來做器官供體的問題。但最終,伊萬諾夫因為捲入了一場蘇共的叛亂事件而被逮捕了。

這麼做是為甚麼呢?可能是蘇共想要稱霸世界吧。那又為甚麼敢這麼做呢?我們知道,共產黨不信神也反神,所以,這樣可能會消除人們對神的敬畏與信仰,因為人可以自己造出一個新的物種為人類狂妄的極權統治服務。

我們看到,在共產黨建立的這個無神論的體制下,一些科學家已經完全忘記了倫理二字,但是如果科學不講究倫理,人類可能就會走向自我毀滅,有科學家批評說,中共現在的這種拋棄道德發展科技的做法,簡直就是末路狂奔。

2019年8月,英國《每日郵報》曾報道,西班牙的一個研究小組,已經在中國成功實驗出人猴胚胎,但在胚胎妊娠過程中,準備生成中樞神經系統時終止了。為甚麼能在中國進行呢?當然是因為中共的科研機構敢於打破倫理底線了。

除了在動物身上搞這種沒有倫理的實驗,中共在人類身上也嘗試了「基因編輯」。

基因改造嬰兒後果可怕

一些人應該還有印象,2018年,中國爆出了一條轟動全球醫學界的消息,南方科技大學的副教授賀建奎,宣佈通過「基因編輯」技術,出生了一對免疫愛滋病的雙胞胎女嬰。

不過,賀建奎的高調宣佈,卻引發了全球科學界的普遍譴責,當天晚上,就有一百多位大陸科學家發佈了一個聯署聲明,表示這項「基因編輯」技術早就存在,並不是甚麼創新,但是因為這個技術帶有巨大的風險和更重要的倫理問題,因此,全球生物醫學科學家都不去做。這些科學家也批評中共的「生物醫學倫理審查形同虛設」。

有科學家認為,要預防嬰兒感染愛滋病,方法有很多,沒有必要修改人體的基因,而且這種方法,會帶來難以預估的可怕後果。比如,可能誤傷其它基因造成基因突變、基因缺失等後果;也有可能引發不可預期的疾病,對後代造成不可逆的群體影響。

而且許多科學家和倫理學家擔憂,如果允許「編輯」人類胚胎,人們就可以通過基因改造技術,隨心所欲地「創造」自己想要的孩子。原本通過父母誕生的生命,將變成人為改造的生命。

賀建奎的結局也很有戲劇性,或許是迫於壓力,中共當局最終開啟立案調查,並稱研究所涉及的倫理審查文件存在問題。最後,在2019年的年底,中共法院裁定,賀建奎的行為構成非法行醫罪,被判刑3年,罰款人民幣300萬元。

研究或帶來跨物種的突破

我們再來看看和最近疫情相關的兩個研究。目前在全球流行的大瘟疫,已經造成超過390萬人死亡。對於病毒起源的問題,仍然是全球各國追責的重點。而中國科學家關於COVID-19的研究,至少有兩次引發了倫理道德的討論。一次是在這次疫情中全球出了名的武漢病毒研究所的科學家石正麗,她所進行的一項病毒功能增強性研究,另一次是通過基因改造讓老鼠擁有人化肺(humanized)。

在2015年,石正麗和她的合作者一起,在《自然醫學》雜誌上發表了一篇論文,闡述了通過基因改造一種類似沙士(SARS-CoV)的蝙蝠冠狀病毒,讓它可以感染人類,並具有更強的傳染力。文章發表後,這項實驗受到了全球不少科學家的質疑,認為實驗存在潛在危險,還牽涉倫理的問題。

6月15日,《紐約時報》發表了一篇文章,提到石正麗寫給紐時的電子郵件中,辯稱她的實驗目的不是讓病毒變得更危險,而是為了了解病毒如何進行跨物種傳播。

對此,前美國陸軍研究所病毒系實驗室主任林曉旭博士認為,這種跨物種試驗本身,就會創造自然界沒有的新病毒,不但會讓病毒具有更強的毒性或傳染力,而且在試驗中,還會幫助病毒變異,並帶來跨物種的突破。

在6月初,美國雜誌《名利場》(Vanity Fair)曾報道說,中共軍方研究人員在2019年,通過基因改造培育了具有人化肺的老鼠,以測試中共病毒等對人體肺部的感染性。《名利場》的這個報道中,還引用了石正麗本人對一份科學雜誌的評論、以及中共政府資料庫中的資訊,證明石正麗已經在有人化肺的老鼠身上,測試了兩種未披露的新型冠狀病毒,以測量其有效性。

中共發展生物士兵

更讓人有些驚恐的是,去年12月,美國國家情報總監拉特克里夫(John Ratcliffe)在接受霍士採訪時提到,中共正在使用「基因編輯」來強化軍事,企圖主導全球。拉特克里夫還在《華爾街日報》發表評論文章,披露中共在發展生物士兵。他說,美國情報顯示,中共甚至已經對軍人進行了人體測試,希望發展生物能力增強的士兵。拉特克里夫警告,北京對武力的追求沒有道德倫理界限。如果中共得逞,那麼「個人自由」和「自由企業」都將處於風險之中。

這些年,已經有越來越多的資料顯示,中共在生物醫學領域的資金及資源上進行了巨大的投入,有了前共產政權「人猿戰士」的可怕榜樣,相信中共的野心,應該遠遠不止於對動物的實驗研究,最終目的,還是要用在人身上。

我們看到,現今的中國確實在飛速發展,但是,讓人惋惜的是,中共治下的中國早就不講天地敬畏。建政之後的中共一直都是戰天鬥地,而且覺得自己很高明,能夠通過技術無所顧忌地打破生物間的界限、自然界的規律,但是,中共掌握的高科技很可能正在打破的是地獄之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