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聯絡印太盟友和歐洲盟友在東西兩線大致組建起抗共聯盟後,又與俄羅斯確認避免對抗,也在嘗試分化北韓與中共。面對中共的頻頻挑釁和對抗,美國的防禦陣型基本成型,近日開始釋放轉守為攻的信號。針對中共的疫情追責,無疑是美國可選的最佳突破口之一,應該也是一大關鍵的反攻策略。

轉眼之間,美國新政府已經上任快半年,全面評估對華政策的戰略忍耐也不能沒完沒了。面對中共一再地咄咄逼人,美國新政府一味防守、甚至不經意地躲閃眼看行不通,不但反對派的共和黨會尖銳批評,大多數民意和社會輿論也都在一面倒。前總統特朗普直接表示,他在任時中共不敢這麼猖狂。拜登政府若要證明比特朗普政府更優秀,就必須拿出辦法制服中共高層,至少令中共被迫收斂,美國僅靠防守自然無法達成目的,有效的反擊必不可少。

美國帶頭反擊中共 才能繼續領導世界

過去近半年來,中共對拜登政府可謂肆無忌憚、放開了手腳,基本上以強硬施壓為主,無論軍事對峙、政治較量、大外宣都使出了渾身解數,非要逼美國認可與中共平起平坐。中共不但一再對美國劃紅線,還屢次不承認美國的國際領導地位,更不承認美國和西方制定的國際規則。相比之下,美國新政府曾表現出在與中共的合作、競爭、對抗間猶疑不定。

美國加緊聯合盟友、包括勸服某些盟友聯合抗共,多數盟友應該也在看美國政府的實質動作。G7、北約、美歐峰會的聲明,包括美、日、印、澳四方會談和美日首腦會談,確定了對抗中共的框架,但在這個框架中,實際唯有美國具備全面的實力與中共正面對抗,只有美國不斷衝在最前沿,其它盟友才可能唯馬首是瞻。下一步,美國需要展示有效的反擊中共的策略和手段,才可能帶動反共聯盟按既定的方向運轉。

普京與拜登會面前接受美國媒體採訪時直接表示:「目前已經開始——某種形式的——與中國(中共)的對抗。每個人都明白。我們可以看到。」

中共以世界第二大經濟體自居,公開向世界頭號強國美國發起了挑戰,全世界都看到了,大多數國家也都在看美國如何應對。

拜登政府應該也意識到,需要儘快擺平中共高層,才能真正延續美國在全世界的領導力。若任由中共不斷挑釁、爭霸,美國只能被動防守,就等於在拱手讓出世界霸主的地位,如何還能領導盟友、爭取更多觀望的國家?

美反擊才能制服中共高層

美國最期望的結局,當然是中共政權像前蘇聯和東歐共產黨一樣從內部瓦解,無疑是付出代價最小的勝利。美國政府和情報部門當然也知道,現任中共高層比起他的幾位前任,真正能掌控的權力相對脆弱,中共二十大之前的激烈內鬥應該是顛覆中共政權的一大良機。無論是否有中共高官主動叛逃,還是中情局從中共內部實施策反,美國政府應該不會坐等中共內部的變化,而是需要從外部施加不同的壓力,以催化中共內部的爭鬥,引導積極變化的出現。

2020年1月11日,中共關閉了武漢華南海鮮市場,謊稱此處是病毒來源,但拒絕承認中共病毒已經大量出現人傳人的事實。(Noel Celis/AFP via Getty Images)
2020年1月11日,中共關閉了武漢華南海鮮市場,謊稱此處是病毒來源,但拒絕承認中共病毒已經大量出現人傳人的事實。(Noel Celis/AFP via Getty Images)

 

美國與盟友初步形成了針對中共的外部包圍圈,但總體上仍然屬於防禦圈,還沒有擺出聯合發起總攻的架勢,更沒有達到四面楚歌的效果。中共高層雖然也感受到了很大的外部壓力和威懾,但並未覺得外部的滅頂之災馬上來臨;雖然也不得不面對內部的種種質疑,但仍然自認可以用高壓監控手段維繫。因此,中共對外只是偶爾放緩了腔調,或者對美國和其它盟友暫時區別對待,實質對台灣的挑釁、對香港的禍亂完全變本加厲,甚至還煞有介事地發佈了所謂的《反外國制裁法》。

中共的反應,美國和西方各國應該不會沒有預料,但真正有實力對中共動真格的,應該還是美國,中共高層真正在意的也只有美國。若美國不能祭出強有力的反擊手段,中共高層不會退讓,至少面對騎虎難下的局面不會輕易認輸,美國等待的中共內部解體恐難儘快發生。美國實際上別無選擇,需要儘早實施強力反擊,對中共施加更大的外部壓力,疫情追責理所當然是目前最佳的突破口。

美需要疫情追責全盤計劃

6月20日,美國國家安全顧問沙利文(Jake Sullivan)公開稱:「我們不會簡單地接受中國(中共)說『不』。」「我們目前不會發出威脅或最後通牒。我們將要做的是繼續在國際社會獲得支持,如果事實是中國(中共)拒絕履行其國際義務,我們那個時候將不得不考慮我們的回應。」

沙利文不會輕易說出這樣的話,這等於在暗示,針對疫情追責,美國政府實際考慮了最後通牒的選項,具體操作將根據時機來掌握。美國新政府應該已經清楚地認識到,僅靠口頭警告和施壓並不會令中共高層屈服。果然,6月21日的中共外交部記者會上,發言人趙立堅的回應仍然態度強硬,繼續向美國推卸責任。

6月21日,美國國會眾議院共和黨領袖麥卡錫(Kevin McCarthy)公佈了「向中共問責」(Holding China Accountable)的8大支柱計劃,共和黨眾議員墨菲(Greg Murphy)直接呼應說:「中國(中共)必須為全球數百萬人的死亡負責。」

美國確實需要一項全面的追責計劃,展開對中共政權的有效反擊。美國確實有能力發出最後通牒,但必須提前準備好強有力的槓桿和反制手段。

無論病毒來源於自然界還是實驗室,中共隱瞞疫情的事實都無可辯駁,追責的依據相當充份。中共隱瞞疫情、故意散播病毒,就是針對美國和全世界發起的最惡毒、最陰險的生物戰,也是中美關係全面惡化的直接原因。中共以疫謀霸、搞垮美國和西方的詭計至今沒有停止,美國轉守為攻已經迫在眉睫,這既是美國人民賦予美國政府的責任,也是各國對世界第一強國的期待。

疫情追責將能引發中共內部的進一步亂局,中共解體將為時不遠,中國人民也將迎來最大的福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