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國內專家說:作為一名玻璃體手術的醫生,手裏要不做瞎一百個眼睛,都成不了一名真正玻璃體手術的醫生。可是,我從第一個手術病例開始,三年來沒有一例失敗,眼科手術的技術得到同行的讚歎。這要歸功於法輪大法給我開智開慧,使我的醫術突飛猛進。

我今年54歲,是一名眼科主任醫生。1996年,我在一家省級知名醫院進修學習時,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大法修煉叫人修心,按照真、善、忍做人,遇事考慮別人。我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為患者著想、不收紅包,換來的是病人對我的信任和敬重。這麼多年,從沒發生過醫患矛盾。

手術台上的平靜祥和

2013年9月,我做了一個糖尿病視網膜病變、有大量增殖膜並伴有視網膜脫離的手術,這個手術非常難做。當我做到五個多小時的時候,我的助手實在堅持不住了,扶的鏡子晃得我看不清,使我無法做手術。

一般情況下,主刀醫生最怕助手晃鏡子。因為一晃,主刀醫生就會噁心、頭暈、發脾氣。嚴重的,就暈下台了。

大法師父讓我們凡事都先替別人著想,所以我並沒有和助手發脾氣。我的心很平靜,腦子裏想的是他多麼地不容易。我心態平和地說:「你下去休息一會兒吧!我和台上的護士做。」護士沒做過助手,我還是沒法做手術。

後來,我的助手休息了幾分鐘。回來後,把鏡子扶得穩穩地,我很快完成了手術。最後,這個病人視力恢復到了1.0。

如果不是因為我修煉了法輪大法,按著我自己以前的性格,早就把助手大罵一頓了。我自己也會被氣得夠嗆,手術當然也做不好了。

在法輪大法中修出的慈悲心,讓我能善待每一位來找我看病的患者。無論貧富、貴賤,我都把他們當作自己的親人一樣對待。每一次手術,我都本著對患者負責的態度,認認真真、盡心盡力地去完成。

「這激光是在哪裏打的?」

我當主治醫師時,兼顧科室眼底激光室工作。我的好多病人經常跟我反饋說:「醫生,我去某醫院看眼睛。醫生一看我的眼底,就說:『這激光打得太好了!』問是誰打的?」

記得在2000年年初,有一個女患者是分支靜脈阻塞,視力0.3。當時這個疾病只能通過激光治療,我給她做了激光治療,視力恢復到了0.8。後來,她的親屬給她聯繫了北京301醫院去看專家。

看完後,那位專家問:「這激光是在哪裏打的?這激光打得太好了,比我們醫院打的都好。你的治療效果也是最好的。」患者回來找到我,激動地講了在北京301醫院看病的事。她還說:「我要去院領導那裏給你反映、反映,你技術好、為人好。」

大約五年前的一天,我正在出診。有一個60多歲的病人進診室找我,說:「十多年前,我的糖尿病眼底病是你給我做的激光,我一直挺好的,就沒再找你看。這次,我在腎病科住院透析了,醫生叫我來會診,我看到你出診,想讓你給我會診,行不?」

我說:「可以。」我給他做了檢查,眼底很好,視力還保持在1.0。看了他的眼底激光,我真是滿意當年的治療,這些都是法輪大法的恩澤。

玻璃體手術治療眼疾

近十年來,我主要從事玻璃體手術治療眼底疾病。這種手術難度高,風險大,學習曲線長。

我學習這種手術的過程,可以說是一個奇蹟。我的手術是在玻璃體模擬器上學會的。在我獨立做這種手術之前,我只給主刀醫生做過助手,對玻璃體手術的操作沒有任何體會。

在2019年的眼科年會上,我發現了玻璃體手術模擬器,我就去做了練習。我做了一個完整的玻璃體手術操作過程。在這個過程中,我沒有失誤,每個步驟都做到了完美。我知道我有能力做好玻璃體手術,我對做這種手術有了信心。

記得我第一次做這種手術時,患病狀況是玻璃體積血,病人非常信任我。我在術前,認真評估了病情,我認為自己有能力把手術做好。我想我是修煉大法的,我一定要為患者負責,一定要把手術做好。如果我沒有信心,那我就不能做這個手術,我不能把患者當成「小白鼠」。

信心十足的我上了手術台。我心裏平靜,精力集中。每一步驟,我都做得到位。不求快,只求穩,我順利地完成了手術。術後第二天,病人視力0.8,病人非常滿意。

大法師父曾經說過:「你的社會工作不是修煉,但是你的修煉會反映到你的社會工作中去。」

我在日常的工作中,一直按照「真、善、忍」的法理要求自己,不斷地提升自己的道德水準。法輪大法從內在改變了我的身心素質,也開啟了我的智慧,所以,我才取得了高超的手術技巧。

有一次,正好有個學術交流的機會,來的都是國內在這方面的專家。我把我的幾個手術病例拿到學術會議上去交流,目的是叫全國專家給我看看,我有哪些不足。

專家看完後,都說:雖然這位醫生剛做玻璃體手術,但她是一個真正的玻璃體手術大夫!她對手術中出現的複雜情況能夠冷靜判斷,耐心處理,直到處理到位,非常專業。每個手術都做得很好,手術效果就說明了一切,值得欽佩!

拒絕「紅包」

幾年前,有一個地級市宣傳部門的領導患糖尿病,視網膜病變很重。看了幾家醫院,都說病情重,手術效果不好。經他當地醫院主任的介紹,他來找我,我熱情地接待了他。檢查結果是視網膜牽拉、脫離範圍很大,病情嚴重。

我看病人非常擔心他的眼睛,就開導他說:「現在設備好、技術好,像你這樣的病人,治療效果好的不少。你千萬別這麼緊張,精神緊張,血糖、血壓都不穩。」住院期間,在我的關心下,他的心情好多了,他很感激我。

手術前,他和他妻子給我送紅包,我拒絕不要。他們很驚訝,說:「哪有不收紅包的啊?!」是啊!像我這種水平的醫生,手術台數這麼多,一年下來,光紅包就至少能收入五十萬元。

我告訴他們:「我是煉法輪功的。大法師父叫我們做最好的人,做事為別人著想,我從來不要紅包。」我給他們講了法輪大法真相和我及我家人的受益情況。他說:「沒聽到你講之前,我們對法輪功的認識都是反面的。主任,我們和你這幾天的接觸中,看到你對每個病人都那麼真誠,我就知道法輪大法好。」

他倆用化名退出了中共的黨、團、隊組織,並誠心默唸「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他們多次關心地說:「主任,你可要注意安全啊!別跟甚麼人都說你是煉法輪功的。我們病人不能沒有你這樣的好醫生啊!」

(明慧網)
(明慧網)

我給他做了手術。術後,他的視力竟然恢復到了正常,這也是他明白真相得福報的結果。

在二十多年的修煉中,我在法輪大法中得到的太多、太多了。如果我不修煉大法,我不會得到患者和同道們的信任,也更不會有這樣的醫術。感恩慈悲偉大的師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