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位回到道壇,師兄便誠心上香,求神問卜如何處理這件事,一切攪清楚後,便和未來師弟說:「我幫你揀好日子,到時買齊金銀衣紙祭品,便到你家和她們交待清楚,就可妥善安排。」師弟問:「有冇咁多規矩呀?」師兄答:「你都當差㗎,查案辦事要不要守規矩呀?亂咁嚟,除了侮辱你件制服,你的專業,你的人品,可以做得好嗎?我着起見道袍,就是要堂堂正正依天道做事,必須對得起自己,又對得起別人,否則最終必有天譴懲罰。不過現在的人不會明,所以甚麼事都敢做!」

由於要妥善安置兩位靈體,便在相熟的殯儀公司租了一個小位置,預備放置燭台。等待出年7月14鬼門關重開,再將兩個燭台請回神廟。回到家後,在枱面放好祭品,點起香燭,然後師兄便誠心禱告,講清楚今次誤請兩位到舍,純屬誤會。現在會燒足金銀衣紙,請兩位到殯儀公司暫住一年,然後下年7月14再送回廟宇。儀式做足後,便到樓下焚燒金銀衣紙,再上車將一對燭枱送到殯儀公司存放。

師弟問:「她們兩位怎會在廟的燭枱?」師兄答:「世間事都攪不清,何況陰間的恩怨!如果我估計,他們兩人被人殺死,所以冤魂不息,一直在等機會報復。她們的衣著似民初,感覺已經好長時間,但在其它界別,這段時間可能只是短瞬間,有些冤魂索命甚至追幾百年都死心不息,所謂鬼咁執著,一定要報仇成功。所以千祈唔好傷天害理,否則生生世世要還孽債就痛苦!」

師弟又問:「為甚麼兩位可以入廟,廟不是有神靈守護,不得進入嗎?」師兄答:「好問題,不過我答唔到你,幽冥的規矩因緣,我們知得幾多。好似我們警察拜關二哥,古惑仔也拜關二哥,咁究竟關二哥會幫邊個?」師弟笑說:「就是啦,是否拜得多就幫多些?」師兄答:「關二哥受人尊重,因為一生講義氣。義是甚麼,事之宜者為義,就是處理事情適宜恰當。做警察收受賄賂,殺人放火,廉署都告,手足都拉。做古惑仔鋤強扶弱,見義勇為,市民都會欣賞。問題不在甚麼人拜,而是拜的人做甚麼事!有義氣,去到甚麼地方,都有神𩆜保祐,兩位靈體可以入廟,大概神佛也同情她們的遭遇,也讓她們安身等仇人。」

師弟問:「其實那天,我也不知為甚麼會買那對燭枱,好似背後有人安排。」師兄答:「怎知呀?或者你和她們早有淵源,否則不會接上。好彩你不是她們的仇家,係就大鑊!一年後,你送她們回廟,也許上天會給你其它啓示安排,或者到時你甚至可帶引她們找到仇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