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東省佛山市南海區因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疫情被封鎖數周,大批人員面臨失業。6月21日晚,當地多個區同時爆發大規模群體抗議,包括上千市民聚集在西環橋底等多個路口,齊聲吶喊,要求解封。當局派數百特警到場,雙方發生衝突。

政府信息不通暢 引爆不滿

南海區大瀝鎮洞庭社區市民王安(化名)對記者表示,他們社區沒有確診病例,也沒有密切接觸者,但政府沒有任何說法,不斷延長封鎖日期。

「我們這裏沒有病例,也沒有確診,也沒有密切接觸,但是卻被封控了14天。我們配合他們14天到了,他們也不解封,也不說要不要繼續封下去,都是小道消息,把文件發給房東,我們才知道又加了三天。三天我們也忍了,但是這三天沒有安排一次核酸檢測,我不知道這三天的意義在哪裏,三天到了還不解封。又從小道消息獲知要再封多幾天,所以我們昨晚才忍不住了,全部爆發了。」

王安說,封閉這些天中,他們一直都沒看到政府文件,或者政府公眾號發佈的信息,都是小道消息,「都是他們發給房東,但是房東發給我們,全部都沒有紅頭蓋章」。

黃岐社區羅村村民劉松(化名)也表示:他們從(6月)4號就開始封的。主要問題是消息非常地不通暢,「他們(政府)原來跟我們說封14天,就是18號可以解封,但18號一點消息都沒有。直到20號才在封的門口貼了一張『19到20號繼續封控,甚麼時候解封再等通知』。然後到21日晚上,又說不能解封,但甚麼理由不告訴我們,也沒有人發公告。」

劉松說,就包括今天(22日)的核酸檢測,連他的那個房東也都不知道,他都是上微博才知道要做核酸檢測的。並且是不是最後一次核酸檢測也不知道。

「關鍵就在這裏,就是他沒告訴我們甚麼時候解封,反正就是三天三天這樣加上去,也不告訴我們為甚麼會繼續封。因為我們這裏按照原來他最早發的文件,說多少次全員核酸陰性那就可以解封,但是我們也符合了,但是他就是繼續封我們,沒有給我們一個解釋。」

5個被封社區居民同時抗議

據介紹,21日晚,大瀝鎮黃岐、東秀、岐陽、洞庭、雍雅5個社區的市民都發生抗議,其中西環橋底的抗議最為激烈,聚集了上千人。

黃岐社區西環橋底抗議現場的村民高凡(化名)對記者表示,大概八九點民眾就在西環橋底聚集了,大概有上千人。

「因為它是封了幾個地方,岐陽、黃岐、洞庭,這幾個地方都有人在鬧,大概有一兩千人,跑到西環橋底聚集。」

高凡說,衝突大概是10點多開始的,當局調派了幾百號防暴警察,拿著盾牌。「這邊群眾要求解封,那些政府人員說得不明不白的,慢慢地,(老百姓)就情緒高漲,我們這邊的人就開始衝撞那些圍欄甚麼的。」

王安表示,他是十一點多過去的(西環橋底),那時候差不多一千人(抗議民眾)。

「當時連廣州那邊警察都過來了,當時來了好多輛特警車,現場有上百個警察。」王安說,他們抗議地點的對面也是封控社區,對面居民也是在鬧,有一部份警察去了對面(羅村)。

羅村上百村民抗議,要求解封。(受訪人提供)
羅村上百村民抗議,要求解封。(受訪人提供)

羅村上百村民抗議,要求解封。(受訪人提供)
羅村上百村民抗議,要求解封。(受訪人提供)

羅村上百村民抗議,要求解封。(受訪人提供)
羅村上百村民抗議,要求解封。(受訪人提供)

羅村數百村民抗議,要求解封。(受訪人提供)
羅村數百村民抗議,要求解封。(受訪人提供)

羅村的劉松正好在路對面,他說他們那邊的抗議相對比較冷靜,一百多人吧,跟著對面喊口號。西環橋底的抗議則更為激烈,看到有人把那個防護圍欄都撞開了。撞開的時候大概凌晨一點多到兩點之間。

王安說,「警察一上來就拿亂棍和盾牌指我們,但是我們手上甚麼都沒有,但後面太多人了,推上去了,那個門衝開了,擠過去了。警察就抓了一個,然後我們在那喊放人,放人。」

「有人被抓,沒有被打傷的。」高凡說,被抓、被打的是衝在前面的,情緒比較高漲的。兩點多散場,但問題沒有得到解決,「因為太晚了,人群慢慢地散去了,回家睡覺」。

王安說,抗議持續到大概三點多,當時剩了一兩百人,警察拿手機拍攝抗議民眾,威脅「不走就抓」,最後他們全部被趕走。

高凡介紹,人散場之後,被衝開的圍欄又全部圍閉起來。

「幾萬人面臨失業」

長期被封在家,面臨失業是抗議人士的一個共同關注點。

王安說,他們那裏二十多天沒有一例病例,至少從官方消息沒有看到病例過,但卻被封了二十多天。能吃飯,能買菜,但出不了這個社區,做不了事,工作不了。

「我這裏十幾萬人,我敢跟你說有幾萬人失業了。全部都是在廣州那邊做生意的,有一些是打工的,有些在廣州那邊做生意,檔口全部要交房租,現在也開不了,全部都困在這裏。」

王安介紹,自己做裝修工作,貨全部都訂了,放在廣州那邊,所有快遞全簽收了,但是至今都不知道快遞在哪裏。也不知道快遞被人拿走了,還是貨都放在檔口,甚麼都不知道。

「我們群裏有人損失十幾萬,也是打工的,相當於違約,他是(從事)拍照的,因為他也是打工的,因為他自己相當於毀約,因為他沒辦法按時去給他們拍。」

劉松表示,「我們被封了那麼多天,沒有收入,又沒有工作,政府也沒有人跟我們溝通,也沒有發明確的公告給我們,很多人的內心很焦慮。」

劉松說,自己現在生活主要靠積蓄,但有的商家會倒閉。

劉松還說,「其實我們也不是說不能接受封閉,我們有危險的話也能接受封閉,畢竟工作沒了以後還是可以找的。但是它(當局)現在就是毫無理由,好像就把我們當狗甩一樣,說封就封,然後說不給你解封就不給你解封,完全沒有一個根據,所以很多人接受不了。」

結果不明

王安說,當晚政府甚麼說法都沒有,「昨晚政府的解釋就是說今天核酸後出結果,今晚解封。但是今天中午才開始做核酸,結果不可能出來。昨天政府是帶頭那人說這個時候肯定會解封,但是如果今晚解封不了肯定會暴亂。」

劉松也表示,「今天晚上還是不解封的話,那些人就更加崩潰了,那可能會不會有更大的暴力衝突那就不知道了。」

記者以社區人士的身份撥打大瀝鎮政府疫情防控指揮部的電話,一名女工作人員表示,關於解封要等通知,因為驗核酸也要時間,現在她不能有明確的回覆。

這名工作人員表示,即使解封也不是徹底解封,也需要閉環管理:「通告是說上述區域核酸檢測全部是陰性,執行閉環管理。那閉環管理相對我們現在的封控式,可以說是你們理解的解封吧,(還是要實施)嚴格的閉環管理。」

「可以去廣州,但是我們的卡口還是二十四小時有專人執守,也會落實人員進出,測溫、掃碼、戴口罩,然後查驗核酸檢測結果,這樣子的。如果去廣州再回來時要提供二十四小時核酸檢測陰性證明的。」#

-----------------------

【坦白如初 公義永存】

📍報紙銷售點: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加入網頁會員: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