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耒陽維權公民謝紅芳的女兒被廣州鐵路局三名男同事輪姦,後又製造車禍企圖殺人滅口,案發至今八年警方不立案。今年6月初,謝紅芳去找耒陽市委書記反映問題,結果遭到一頓毒打,她氣憤地脫光衣服「躺平」市政府走廊抗議,又被警方以「尋釁滋事」拘留。

謝紅芳因抗議政府官員打人,脫光衣服躺市政府門口而被刑拘。周婭是廣鐵集團廣九段列車乘務員,被輪姦滅口險喪命,母親為其伸冤遭毆打後刑拘。(受訪者提供)
謝紅芳因抗議政府官員打人,脫光衣服躺市政府門口而被刑拘。周婭是廣鐵集團廣九段列車乘務員,被輪姦滅口險喪命,母親為其伸冤遭毆打後刑拘。(受訪者提供)

為女伸冤不惜光身子「躺平」抗議

謝紅芳被拘留前在網上發信息稱,「我因女兒周婭2013年在廣州番禺遭遇輪姦、毆打、為殺人滅口而製造交通事故,番禺分局不予立案。6月7日我去耒陽市找市委書記,市委書記不見,耒陽市政府官員將我打壞,後把我關在耒陽市五里牌派出所,請求關注!」

6月17日,耒陽市公安局以涉嫌「尋釁滋事罪」將謝紅芳刑事拘留,目前她被關押在湖南省衡陽市女子看守所。

6月22日,《大紀元》記者採訪周志祥(謝紅芳前夫),他表示,「他們現在當官就是權力綁架,保安打人了,你去找他們說,他說保安沒打人,包括公安也說看影片保安沒打人。我說,你沒打,她一個女人臉面都不要把衣服褲子都脫啦,她就是覺得生命受到威脅了尋求自保,才這樣做的。」

周志祥感嘆地說,「你跟他(官員)講有甚麼用啊?他(官員)現在就是用權力在綁架你啊,我有甚麼辦法,我一個生活在中國最低層的人,沒辦法!」

記者撥打耒陽市政府市委值班電話後,接線人員表示他們只下通知,其他不管。記者問6月7日一名婦女光身子躺平市政府一事,他說不知道這事,讓記者打電去信訪局問,把問題推給信訪局。

謝紅芳脫光衣服躺在耒陽市政府門口。(受訪者提供/影片截圖)
謝紅芳脫光衣服躺在耒陽市政府門口。(受訪者提供/影片截圖)

謝紅芳脫光衣服躺在耒陽市政府門口。(受訪者提供/影片截圖)
謝紅芳脫光衣服躺在耒陽市政府門口。(受訪者提供/影片截圖)

妙齡女孩被姦殺今成殘疾人

謝紅芳在耒陽市政府脫光衣服抗議的影片,因「躺平」話題在網上引起關注。八年前她女兒周婭的悲慘遭遇再度被提起。

周婭,是廣州局廣九客運段列車員。

2013年6月14日早7點,謝紅芳接到自稱是女兒同事的霍思佳的電話,說周婭在廣州發生車禍,她和周志祥匆忙趕往廣州421軍醫院深切治療部。但未見到送周婭去醫院的同事霍思佳。

第二天,主治醫師劉坦告訴謝紅芳和周志祥,據護送周婭來醫院的霍思佳講,周婭是搭乘電動車時摔了一跤,沒甚麼大問題。他們倆要求看一下女兒,醫生說是深切治療部不讓進。

謝紅芳和周志祥苦等了十多天,終於等到女兒被推出深切治療部,可令他倆驚嚇的是,女兒半邊頭都沒了,這哪裏是跌跤啊!

周婭手術後腦殼少一半。(受訪者提供)
周婭手術後腦殼少一半。(受訪者提供)

疑遭下藥迷昏後輪姦

於是,謝紅芳向警方報了警,廣州市珠海區赤崗派出所出了警,警察做了簡單問詢後直接說,這不關他們的事,要他倆去事發地報警。

當時周婭處於半昏迷狀態不能說話,過了二十幾天周婭醒來了,用微弱又含糊的聲音向母親陳述自己發生的事情。她說,同事霍思佳以借她500元為由,騙她去廣州南站,見面後霍思佳身邊還有三個男的,據霍思佳介紹,兩個男的是廣鐵集團廣九段職工,另一個是她的乾哥哥,當時她喝了一點飲料,感覺頭暈,後來就昏迷了。

周婭醒來後,發現自己被他們關在了一間小屋裏,整天被那三個人邊輪姦邊毆打了一天兩夜。他們怕周婭報警,商量不如製造車禍滅口算了,於是他們就在夜幕的掩護下,架住周婭推向路邊,由霍思佳的乾哥哥開車將周婭撞飛。

警方稱是交通事故不立案

謝紅芳在其舉報信中寫道:

我和周志祥趕往女兒所說的事發地轄區廣州市公安局番禺區公安分局報案,要求立案偵查。十多天後,我倆再去詢問案情時,警方說是交通事故,不予立案,隨即給了一份「不予立案告知書」。

我認為,番禺警方這種簡單粗暴的辦案方式疑點重重,明眼人一看受害人周婭口述及醫院病歷簿記錄,就可以初步斷定這就是一起涉嫌「故意傷害罪」的刑事案件。番禺警方卻只作口頭通知報案人,說通過多方走訪調查及根據四當事人的口述筆錄,認定這是一起交通事故。

若真相如此,那麼,四當事人應該選擇報警呀!又為甚麼把受害人送到醫院後又一走了之?我認為這是不符合常理。

謝紅芳還提出疑點,廣州中共解放軍421醫院不通知監護人直接將周婭開顱,並出示證明周婭搭電動車摔的,而公安機關卻沒有作出認定搭乘電動車摔跤。

六十多萬醫療費無處報銷

因為周婭是廣鐵集團廣九段列車乘務員,醫保關係都在廣九段,面對六十多萬的天價醫療費,謝紅芳找到了原廣鐵集團董事長李文新要求全額報銷,但得到的答覆是:你既然報警了,那就屬於案件了,涉嫌案件的醫療費是不能報銷的,你去找公安吧。

謝紅芳又去找番禺警方,警方稱:我們沒有立案,也管不了,你應該找廣鐵集團……,兩方相互推諉。

為討公道遭打擊報復

2014年11月,謝紅芳帶著女兒與周志祥前去北京中國鐵路總公司討說法,廣鐵集團信訪辦主任蘇衛東帶領二十多人,趕到北京謝紅芳的住處,毆打她和周志祥,掙扎中謝的內衣內褲被扯光,一幫人強行將謝紅芳和周婭抬上安排好的公務車直奔北京西站,他們用床單裹住謝紅芳身體,抬上開往廣州的列車上。

從北京回到家,經過一個月的休養,謝紅芳把因車禍患下癲癇症的女兒交給前夫照顧,自己獨自又到北京維權。周志祥為了照顧女兒,原來的工作也丟沒了。

為了生活,周志祥目前找了一份工作,謝紅芳被拘留後,他工作中途需要抽空回家看一下女兒,因為女兒的癲癇會不定時發病。

周志祥表示,「現在他們當官的有權,把你抓了關了,就沒事了,到時候她就不可以去北京,就不會給他們添麻煩。他們不想解決這個問題,不管是廣東還是湖南。」#

-----------------------

【坦白如初 公義永存】

📍報紙銷售點: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加入網頁會員: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