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資深外交政策專家在《華爾街日報》撰文說,總統拜登對中國、俄羅斯寫下的尖銳公報遠遠不夠,必須在現實中阻擋他們,否則這些專制主義國家將繼續快速推進他們的議程。

美國智囊哈德遜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拉文爾·庫里三世(Ravenel B. Curry III)戰略和政治家的傑出研究員、華日專欄作家沃爾特·拉塞爾·米德(Walter Russell Mead)撰文說,拜登出席的G7(七國集團)峰會所發表的聲明對俄羅斯和中國均表達了強硬措辭,令外界驚訝。

聲明譴責了俄羅斯「破壞穩定的行為」,並呼籲莫斯科打擊網絡犯罪份子。此外,聲明對中國的措辭也更加嚴厲,除對「東海和南海局勢」表示關切外,還表示反對任何「改變現狀和加劇緊張局勢的單邊企圖」,並呼籲中國(中共)「尊重人權和基本自由,特別是在新疆問題以及《中英聯合聲明》和《基本法》中規定的香港權利、自由和高度自治」。

米德表示,聲明聽起來令人印象深刻,但在一個現實世界中沒有約束力的聲明中插入「中國」一詞不算勝利。

他說,被譴責的中國(中共)和俄羅斯對此卻不以為然,連伊朗也如此。

俄羅斯已從鞏固其對白俄羅斯的控制轉向加強對內部異見人士的壓制;中國(中共)繼續系統地破壞香港的自由,同時推進在南海和東海的海軍集結;伊朗船隻載著神秘貨物穿越大西洋,駛向其西半球的盟友。

「殘酷的現實是,美國及其盟友正在失去對對手的控制力,力量平衡正急劇地變得對我們不利。更糟糕的是,許多西方領導人似乎已經忘記了甚麼才叫勝利。」米德寫道。

「在一個現實世界中沒有任何共鳴或後果的聲明中插入『中國 』一詞不算一項成就。」他總結說。「勝利意味著讓俄羅斯從敘利亞、頓巴斯和克里米亞撤出。外交勝利是指中國(中共)同意拆除南海人工島上的軍事基地。成功應包括讓伊朗停止武裝和資助黎巴嫩、敘利亞、也門和伊拉克的武裝民兵和恐怖組織。」

米德還列舉說,七國集團對克里姆林宮只進行說教,但不改變其行為的做法不是勝利;當伊朗繼續在整個中東地區進行系統性的顛覆計劃,七國集團卻促進其經濟發展,這也不是進步。

米德還從另一方面解釋說,西方國家在對抗中、俄上已越發失敗。

比如:在俄羅斯宣佈該國最大的反對黨為非法陰謀時,美國恢復了北溪2號管道的建設;在南海的軍事平衡向北京傾斜時,美國只是對中方行為進行抱怨;在俄羅斯的影響力和控制力不受阻地擴大時,美國精心設計的複雜制裁網絡被發現無效;在北京加強對西藏、香港和新疆的鎮壓時,美國則扭捏作態,發表雄辯批評,這些都是失敗。

米德同意拜登總統所指出的,世界上的民主社會面臨著來自武器精良、充滿敵意的專制國家前所未有的挑戰,加強聯盟是恢復美國實力的關鍵。

但這只是個開始,還遠遠不夠。

米德說,自2008年俄羅斯入侵格魯吉亞以來,西方民主國家未能有效應對修正主義者對國際現狀的一長串攻擊。從俄羅斯奪取克里米亞到中共在人工島上建立非法軍事基地,從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到中共公然違反國際承諾粉碎香港民主,中、俄兩個修正主義專制國家步步進逼,卻沒有獲得西方國家的任何認真回應。

「在這種嚴峻的情況下,拜登總統的工作不是起草公報。他的工作是扭轉全球政治平衡的持續惡化,這種惡化威脅著美國的安全,其規模是冷戰以來所沒有的。

「專制主義正在以20世紀30年代以來最快的速度發展,除非拜登開始取得一些具體的勝利,否則無論民主國家寫下多少尖銳的公報,我們的對手都會加速前進。」#

-----------------------

【坦白如初 公義永存】

📍報紙銷售點: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加入網頁會員: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