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蘇省徐州市沛縣教師、法輪功學員潘緒軍於2016年被沛縣法院枉判5年半後,被劫入江蘇省洪澤湖監獄,冤獄期滿的前10天,於2020年11月8日被迫害致死,終年55歲。

明慧網報道,2020年11月8日,在潘緒軍應該刑滿釋放前的10天,江蘇省洪澤湖監獄通知潘緒軍的家人去見潘緒軍,然而潘緒軍已躺在太平間裏了。

報道說,有獄醫拿出潘緒軍的器官讓其家人看,說經鑑定潘緒軍得了「腦溢血」死亡。當時家人都不接受這一說法,懷疑他被活摘器官殺害。

監獄方提出給潘緒軍家人一些賠償,起初家人都不同意,說要控告他們,後來監獄方又通過潘緒軍所在縣、鎮、村的幹部與其家人溝通協商,迫使家人接受賠款私了。然後潘緒軍的遺體被火化,安葬在村裏的墓地裏。

潘緒軍,55歲,江蘇省沛縣沛城鎮潘閣村人,大學本科畢業,原沛縣初級中學英語教師,曾在沛縣張寨中學任高中英語教師。1996年8月,潘緒軍開始修煉法輪功,曾患的多種疾病,包括三十多年前動手術留下的右髖關節僵硬強直,全都不治而癒。

修煉後,他家庭幸福、鄰里和睦;在學校裏,他善待每一位學生,義務輔導學生,受到學生的好評。

自1999年7月20日,潘緒軍因堅持修煉被中共無理騷擾、綁架、強制洗腦、非法判刑等迫害,並遭受野蠻灌食、冷凍、開水燙腳等酷刑折磨。

酷刑演示:毒打。(明慧網)
酷刑演示:毒打。(明慧網)

以下是潘緒軍遭受的部份迫害事實。

1999年7月20日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後,潘緒軍常被派出所傳喚,被學校軟禁。在重重迫害和壓力之下,他的精神幾近崩潰。

2001年2月,他被從學校綁架到沛縣看守所洗腦班。洗腦班對外則稱「法制教育學習班」,實際是黑監獄。他被非法關押近一年之久,約一萬元工資被縣「610」(中共專門迫害法輪功的機構)非法扣押。

流離失所 遭枉判九年

2001年12月,潘緒軍和另外兩名法輪功學員曹後存、王新春從湖屯鄉政府洗腦班走脫。沛縣「610」懸賞20萬,操控沛縣公安局(原局長呂偉)、縣城各單位抽調並脅迫幾百人,耗費幾十萬百姓的納稅錢,在縣城各路口、車站、旅館、北京(非法截訪)等地守候,要非法抓捕潘緒軍等人。

2002年8月,已在外流離失所8個月的潘緒軍被綁架,被惡人打得臉腫脹變形;12月份,被從豐縣看守所劫持到沛縣看守所。

2003年7月,潘緒軍被沛縣法院非法庭審,枉判9年。他上訴後,徐州市中級法院非法維持原判。

陷八年冤獄

2003年9月底,潘緒軍被沛縣看守所強行戴上腳鐐手銬劫持到江蘇省洪澤湖監獄黑窩裏,從此度過了8年多、遭受十多種酷刑折磨的歲月。

2008年,一犯人在獄警姚東亞的指使下,對於不配合站隊、報數的潘緒軍用右手臂夾著他的脖子在地上拖了十幾米,致使潘緒軍幾乎窒息喪生。

2009年2月至5月,潘緒軍絕食絕水100天反迫害,要求監獄無罪釋放他。多名犯人把他按到在地,摀住嘴往鼻子裏灌水。為了剝奪他的睡眠,晚上輪流值班的犯人用針管往他的鼻孔、眼睛裏注水,還用手按著他的頭來回轉動致使他頸椎傷殘。

9個月的時間、每天24小時地獄般的折磨,使潘緒軍身體極度虛弱、奄奄一息,手捂胸口竟摸不到心跳。潘緒軍被迫害得九死一生,頸椎、腰椎、心臟傷殘,於2010年11月回到家中。

被枉判五年半 迫害致死

潘緒軍回到家後,遭到警察的持續騷擾。2015年5月19日晚,潘緒軍回家時被蹲坑的警察綁架、抄家,非法關押在沛縣看守所。

期間,因堅持在監室煉功,被多名看守所警察用橡皮棍毆打,以致放風時,他需要人把他抬出去。

2016年,潘緒軍被沛縣法院枉判5年半後,再次被劫入江蘇省洪澤湖監獄迫害。潘緒軍堅持信仰、拒絕「轉化」(放棄修煉),於2020年11月8日被迫害致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