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資產凍結 《蘋果日報》本周六可能是最後見報日

由於遭當局凍結資產,《蘋果日報》支薪出現困難。壹傳媒6月21日召開董事會,大比數通過去信保安局,申請要求解凍部份資產。董事會亦決定將在25日,開會做出決定是否停運《蘋果日報》。有消息指,董事會傾向於停運《蘋果日報》與蘋果動新聞,本周六可能是最後見報日。

此外,《蘋果》的「9點半蘋果新聞報道」的YouTube頻道,21日已成最後一次節目,主播謝馨怡在節目最後表示,前路難行,祝願大家都平安,又寄語其他傳媒要緊守崗位,「希望即使少咗我哋呢個平台,香港嘅新聞工作者,都可以緊守崗位,捍衛真相」。當時超過36,000 人觀看直播。

俄駐美大使「樂觀心態」 重返華盛頓

3月份被召回國的俄羅斯駐美國大使安東諾夫(Anatoly Antonov)6月20日搭機返回華盛頓DC。他表示,美俄領導人在日內瓦舉行旨在緩和緊張局勢的峰會,他以「樂觀的心態」返回崗位。

安東諾夫告訴俄羅斯新聞社(RIA),「鑒於兩位總統會談結果,我期待與美國同僚以建設性方式合作,來建立平等與務實的關係。」

另一方面,美國大使館發言人雷博茲 (Jason Rebholz) 在推文上披露了約翰•沙利文(John Sullivan)大使將返回莫斯科的消息。沙利文大使說:「在一次重要的峰會之後,我期待很快回到莫斯科。」

「拜普會」釋信號 普京不想與北京綁在一起 

美俄關係快速得到緩解,似乎佐證了拜登「聯俄抗共」策略開始出現好兆頭。

6月16日,美國總統拜登與俄羅斯總統普京在瑞士日內瓦舉行首次峰會。其間雙方舉行了約90分鐘的閉門密談。外界認為,會談內容涉及美中俄三國關係,不僅世界關注,中共更是全程關注。

外界注意到一個細節,一貫愛遲到的普京準時赴約。會談後,普京在新聞會上表示,會晤氣氛沒有敵意,會談充滿建設性。拜登也在記者會上表示,會談是積極的、成功的。

有評論認為,「拜普會」釋放一個信號,普京不願與美國關係繼續惡化,他不想與北京綁在一起。

俄羅斯戰略學者西蒙諾夫也認為,在處理與中共的關係時,俄羅斯「必須要掌握好分寸」,既與中共合作,又要避免依賴中共。

美國外交關係委員會高級研究員庫普坎(Chris Kupchan)對德國之聲表示,拜登正嘗試與普京建立某種合作關係,「拜登對中國(共)的擔心遠遠超過對俄羅斯的擔心。而我猜測,普京也悄悄地對中國(共)感到越來越不舒服。」

金正恩對美表露「兩手準備」 美方回應

其實,還有一個領導人也應該在密切關注「拜普會」,這人就是中共為數不多的朋友之一:北韓領導人金正恩。

「拜普會」結束的第二天,6月17日,金正恩在勞動黨中央委員會的會議上,談到他與華盛頓的關係戰略並分析華府對北韓的政策動向,他說,北韓「要為(與美國的)對話和對抗做好準備,尤其是要做好萬全準備進行對抗,以捍衛國家尊嚴、利益及獨立發展。」

這是金正恩自拜登上任以來首次向美國發出信息。

對此,白宮國家安全顧問沙利文(Jake Sullivan)20日,接受美國廣播公司(ABC)的採訪時說,「我們正在等待來自平壤的明確信號,也就是他們是否準備坐在桌前。」

他還說:「他(金正恩)本週的評論,我們認為是一個有趣的信號。我們將拭目以待,看他們是否有意在潛在的前進路上與我們進行任何更直接的溝通。」

沙利文表示,拜登總統希望與北韓進行原則性談判,以實現白宮的最終目標,使朝鮮半島完全無核化。

急了!朋友圈被動搖 駐朝大使罕見刊文北韓黨報

拜登政府又快又狠地對中共的朋友圈下手,俄羅斯和北韓相繼出現遠離中共的動向,中共似乎坐不住了。

金正恩表態對美國要做好「對話」和「對抗」兩手準備後,中共駐北韓大使李進軍6月21日在北韓黨報發文引發關注。

據韓聯社6月21日報導,李進軍在習近平訪問北韓兩週年之際,在北韓黨報「勞動新聞」發表署名文章,強調「中朝兩國風雨同舟,共歷患難」。還稱「中方發展中朝友誼,初心不改,航向依舊」等等。

韓聯社特別提到,中共駐北韓大使在「勞動新聞」發表署名文章相當罕見。分析認為,在美國加強韓美同盟,北韓也流露出與美對話的決心之際,中方借紀念習近平訪問北韓兩週年為契機,強調鞏固中朝關係,可能有在東北亞應對美國的考慮。

董經緯叛逃真偽 引發美中傳媒對決 又出趣味賭局

有關傳聞中共國安副部長董經緯叛逃一事依然是關注焦點,還在繼續發酵。近日,圍繞董經緯叛逃美國的真偽一事,又引發出一個有趣的「賭局」。

近日,美藉華人、共和黨全國委員會資深委員俞懷松(Solomon Yue)與一名網友打賭。俞懷松認為董經緯確實受到美國情報人員保護,如果並非如此,他願辭去職務;反之,對方要拿出1萬美元給報導該新聞的記者及維護新聞自由的組織。

海外民運人士於6月16日傳出,董經緯已於2月叛逃美國。與此同時,美國傳媒《RedState》則引述消息源稱,叛逃者就是中共國安部副部長董經緯。17日還披露了董經緯向美方情報機關提供了中共對中共病毒(SARS-CoV-2)的早期研究等10方面情報的細節。隨後,中共政法委微信公眾號「長安劍」則指,董經緯18日主持召開反間諜座談會。但沒有刊登董經緯出席座談會的照片或錄像。

圍繞董經緯事件,誰在說謊?美中傳媒開始了一場正面對決。現在又有美國議員加入,更演變成一場有趣的賭局。

俞懷松議員的打賭對手是一名聲稱居住香港的「愛國」網民「Huijian」。「Huijian」自稱「漢民族主義者、應用數學研究生、程式員與投資人」。他堅信中共報導可信。

真有人叛黨?中紀委罕見炒c「叛變」案

不過,就目前從中共對叛逃事件反應來看,有高級別的高官攜帶重磅情報叛逃美國之事似乎已做實,是不是董經緯已無關緊要。

就在董經緯出逃美國的傳聞持續發酵之際,中紀委19日罕見刊登一篇回顧中共早期的領導人之一顧順章「叛變」的文章,並警告中共黨內「永不叛黨不僅僅是一句誓言」,引發輿論關注。

6月19日,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刊登文,回顧1931年5月21日,中共中央發出第二二三號通知,宣布永遠開除叛徒顧順章的黨籍,並號召中共全黨「和一切叛徒作鬥爭」。

文章介紹:顧順章是中共早期領導人之一,1926年,被中共選派赴蘇聯學習政治保衛。曾任中央政治局候補委員,特科負責人,可以說整個中央的安全都是由他負責。

1931年,顧順章叛變。他供出中共在武漢的地下交通機關和紅二軍團駐武漢辦事處,致使10多人被捕遭處決,隨後他要求面見蔣介石,又交代了中共在上海的機關和主要領導人。

文章說,顧順章投敵後,很快就失去利用價值,不久又被逮捕關押。1935年6月,31歲的顧順章被秘密處決,死於蘇州監獄。

而《真實的周恩來之一》一書中,有關《顧順章滅門慘案》章節中介紹,顧順章長期在上海與周恩來負責中共地下活動。顧順章叛變後,周恩來僥倖躲過大抓捕。之後,周恩來親自佈局,把顧順章的親屬,除了顧順章8歲的女兒顧利群和12歲的小舅子張長庚被放生外,共39人全部滅口,其中包括周恩來的救命恩人。

近日,繼中共領導人習近平多次喊出「永不叛黨」之後,中紀委也重提顧順章叛變之事,警告黨內「永不叛黨」非常不同尋常。有分析指,如果按照美媒報導,董經緯叛逃後,向美方提供了大量在北美的間諜網名單,現在最急的應該這些間諜,他們面臨著何去何從的重大選擇,中共連日警告「永不叛黨」針對這部分人的意味更濃。

廣東四地疫情再起 民眾稱疫情越來越嚴重

近期,廣東廣州、深圳、佛山和東莞四地疫情再起。目前四地開始大規模進行核酸檢測。有民衆直呼,現在看來疫情越來越嚴重了。

廣東省衛健委19日通報稱,6月18日0-24時,廣東省新增6例本土確診病例,廣州報告2例,深圳報告2例,佛山報告1例,東莞報告1例。

6月19日,家住深圳龍華瀅水山莊的辛兵(化名)向大紀元表示,整個小區已被封區,「昨天下午突然就來把我們的小區封了,說要隔離7天,我們都不知道是啥原因,後來深圳衛健委才公布了一個姓蕭的,前段時間來過我們瀅水山莊,17日被確診了。」

由於小區是突然封閉,小區裡的超市都被搶光了,辛兵說,「昨天就搶購完了,現在小區那些店舖都關掉了。他説,只能網購。

19日早上剛從東莞回深圳的程東(化名)告訴大紀元記者,今天從東莞回深圳的高速公路大塞車,「整個東莞的高速公路每一個人、每一台車都要檢驗綠碼和測體溫。平時到深圳半個鈡路程,今天用了兩個鈡才回深圳。」

程東還說:「東莞有好幾個小區要全部做核酸檢測。」

大陸「西瓜錄像」顯示,18日晚9點開始,東莞全市各個社區突擊核酸檢查,「現在深夜快十一點了,排長長的隊,做核酸,整個的東莞都是這樣的。現在排隊的分本地和外地兩條綫。」錄像拍攝者說,這個傳染性太強了,她已經打了兩次疫苗了。「現在看來這個疫情越來越嚴重了。」

美國安顧問:查病源 給中共兩選擇

6月20日,美國國家安全顧問沙利文對「霍士新聞」表示,美國已與其他民主國家達成共識,一起向北京當局施壓,對中共病毒大流行起源進行透明調查。如果中共不配合的話,將在國際社會面臨孤立。

美國國家安全顧問沙利文說,本週在歐洲舉行的7國峯會上,拜登總統召集民主國家共同發表聲明,要求中共必須允許在中國境內進行病毒起源調查,這是疫情爆發以來的第一次。

沙利文表示,這項工作的核心部分,是美國團結世界各國,向中共施加政治和外交壓力,最終將迫使中共面臨嚴峻選擇。

沙利文說:「要麼他們以負責任的方式允許調查人員進入(中國),做真正的工作,找出這個問題的根源,要麼他們將面臨在國際社會的孤立。」

不過,沙利文也明確表示,美國的調查並不會只依賴於中國。

他說:「總統保留權利,通過我們自己的分析、我們自己的情報界的努力,以及通過我們將與盟友和夥伴進行的其他工作,繼續在各方面施加壓力,直到我們弄清這種病毒是如何進入世界的。」

沙利文表示,我們目前不會發出威脅或最後通牒。如果中國(中共)拒絕履行其國際義務,我們那個時候將不得不考慮我們的回應。

他強調:「我們不會簡單接受中國(中共)說『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