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習近平繼在青海考察時提出「崇尚對黨忠誠的大德」的要求,並要求中共黨員莫要忘記入黨時做的「對黨忠誠、永不叛黨的誓言」後,又於6月18日親率中共政治局委員等幾十名高官,前往歷史展覽館,重溫入黨誓詞。19日,中紀委監察網站頭條發文:《永不叛黨不僅僅是一句誓言》。

詭異的是,文章近三分之二的篇幅都在講述1931年背叛中共的時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候補委員、特科負責人的顧順章,講述他給中共帶來的重創以及中共將其開除出黨並「號召與其鬥爭」的文件,講述其在獄中慘死。之後,以這個反面教材告訴中共高官,或者已經外逃的高官,千萬不要背叛中共,否則下場很慘。筆者非常想知道,中共高官們讀到這篇文章後有何感觸,難道真的會被嚇住,再不生異心嗎?顯然未必。

不過,藉著中共自爆其醜,筆者也湊個熱鬧,說說曾經背叛中共的三名高官帶給中共怎樣的重創。

顧順章背叛  周恩來差點被捕

早年顧順章曾加入青幫,參加過工人運動,後加入中共,1926年和陳賡等人被中共派往蘇聯學習間諜技術。回國後,擔任工人稽查隊隊長。1927年4月國民黨「清黨」後,他在八七會議上,被選為臨時中央政治局委員兼任中央交通局局長,負責中共中央特科的組織和領導工作。1928年6月在中共六大上當選為中央委員。此後長期在上海與周恩來負責中共地下活動。

顧為人狡猾多智、沉默寡言、但比較精明能幹,曾殺死過許多叛離中共的人員,聲名遠揚。他的公開身份是著名魔術師化廣奇,後在一次表演時被國民黨識破,被捕。他在被捕後,很快供出了中共在武漢的地下交通機關和紅二軍團駐武漢辦事處,致使十多人被捕被殺。隨後在要求面見蔣介石後,又供出了中共中央在上海的機關和主要領導人,包括在上海從事情報工作的周恩來也差點被俘,致使當時上海等地的地下黨機構幾乎完全被摧毀,多人被捕殺。因顧順章被殺的中共領導人有惲代英、蔡和森、盛忠亮、黃文傑,其他領導人王明、康生、博古、張聞天、陳雲、陳賡等也被追殺,或逃往莫斯科,或逃往中共蘇區。

無疑,顧順章的背叛給中共造成了嚴重損失,中共為此發出了通緝令,並在幾個月後,由周恩來主使,親自指揮對顧順章進行報復,其家人及當時在顧家的人員共十多人都被中共特科紅隊人員殺死,其中包括周恩來的救命恩人斯勵。而前前後後被中共殺死的顧順章的家人、親友和相關人員共三十多人。後因參與暗殺的中共特科人員王世德被抓,供出了埋屍地點,並帶租界人員和警察去掘屍,遂成為轟動上海乃至國內的「海棠村掘屍案」,而中共的罪行曝光後,也讓許多上海市民改變了對中共的看法。

立下大功的顧順章其後在南京開設了間諜技術訓練班,編寫教科書《特務工作之理論與實際》,應對中共。1933年,國民黨軍統局長戴笠將其借調去負責軍統的籌備訓練工作。

與中共說其死於監獄不同,關於顧順章的真正死因,並沒有定論。1934年,顧順章失蹤,隨後確認被殺,至於死因有說法指其私下抱怨國民黨比共產黨還壞,欲成立「新共產黨」,被手下告密,顧欲利用戴笠抗衡徐恩曾,結果再次被告密,所以被殺。徐恩曾是國民黨中統局長。

另據徐恩曾在《我和共產黨戰爭的回憶》一書中寫到,顧順章「因和敵人重新勾結而被處刑」,即因與中共聯絡被殺。如果這一說法成立,中共所言的顧順章在監獄中被處死,也說的通,但內幕應該是因為其再次背叛國民黨,而非因為背叛中共。

顧順章雖然死了,但其給中共的重創迄今中共都沒有忘記,否則又如何將其作為叛黨的典型?!

反共元老葉青 直擊中共要害

在中共早期領導人中,有一個大名叫任卓宣,筆名為葉青的,當下的中國人估計很多人並不知曉。他戲劇性的人生在於:早年加入中共,後背叛中共,加入國民黨,並在台灣四十年如一日的堅持「反共」,撰寫了大量批判中共的文章。

任卓宣,1896年出生於四川南充。中學畢業後受陳獨秀《新青年》等影響,思想趨於激進,其後去法國留學。1922年與周恩來、陳延年等發起組織「中國少年共產黨」,創辦《少年》。不久,加入法國共產黨,並成為旅歐中國社會主義青年團團員。

1925年,中共秘密成立了旅歐支部,任卓宣任支部書記,支部機關駐法國巴黎。其後,因任卓宣組織領導聲援國內五卅運動的鬥爭而被法國當局逮捕,並被驅逐出境,他前往莫斯科中山大學學習。

在莫斯科期間,自幼勤於讀書的任卓宣,因有著留法、留蘇經歷,外語也不錯,所以在極短時間內掌握了馬列理論,並成為中共旅莫支部三個負責人之一。1926年底,任卓宣奉命返國。由於其特殊經歷,很快在中共黨內受到重用,先任中共廣東區委宣傳部長,繼任中共中央黨報委員會委員等職,並兼任黃埔軍校政治教官。

1927年國民黨「清共」。冬天,任卓宣在長沙一帶舉行武裝暴動被國民政府軍逮捕,並被判處死刑。在槍決時,任卓宣連續兩次都未被擊中要害,後被專剝死人衣服的「剝衣人」所救。得到消息的表妹將其送到湘雅醫院,任卓宣得以死裏逃生。

在醫院期間,任卓宣與中共取得了聯繫,並繼續任當地的負責人,領導湖南一帶的暴動。之後,他再次被國民黨逮捕。這一次,他徹底脫離了中共。他對國民黨長沙法院副院長左國雍說:「我在共產黨的政治生命已經死去了!今後我要追尋我的新生。」

隨後,任卓宣在左國雍的推薦下,成為駐湘的川軍第20師少校政治教官,專門為國民黨訓練反共幹部。

任卓宣的背叛讓中共難以置信,並給陳獨秀、周恩來等人以沉重打擊。據《鄭超麟回憶錄》記載,當湖南的報告交到中共中央時,很多人都不願相信。如陳獨秀就非常氣憤並說:「卓宣決不會做這種事情,不要誣衊他。」也是,以任卓宣過往的經歷、言論、表現,確實不同於其他背叛中共之人,如顧順章。

然而,事實終究是事實。1928年12月,中共中央政治局在發出的《關於黨員自首與叛變》的通告中,稱「李滌生、任卓宣、符向一等為敵人賣黨捕同志破獲機關的偵緝工作」。

在吳福輝的《沙汀傳》一書「辛墾書店」一節中,關於任卓宣脫離中共後的生活有著較為詳細的描述。據披露,在給國民黨做了一陣教官後,任卓宣回到四川,給正在主持四川大學的張瀾做秘書。1930年,受邀前往上海紅色書店辛墾書店工作,而這份工作似乎也得到了中共的批准,這說明不管出於甚麼原因,中共並未對其趕盡殺絕,而是希望他重新回來。

任卓宣在到上海後改名葉青,並與辛墾書店同事講述了自己在長沙兩次被捕的經歷,言談中有埋怨中共之意。他還表示,從此只埋頭譯書寫書。既不靠中共也不靠國民黨的葉青,遊走在一個灰色地帶,並很快名聲鵲起。

1936年中共暗中推動張學良、楊虎城發動西安軍事叛變後,國民黨被迫同意中共提出的「聯合抗日」主張。在葉青看來,聯合各黨各派各界各軍共同抗日,顯然有利於共黨共軍,不利於國民黨國軍。於是葉青主張發表宣言,展開「統一救國」。而這是共產黨不能反對的,但又有損於中共,因為其要將『邊區』軍政大權交於國民政府。

深諳中共伎倆的葉青的建議,讓中共和左翼陣營大為光火,稱之為「日本警犬」、「民族敗類」等。中共還直接致電蔣介石,要求追究葉青等人「破壞統一戰線」之罪,但蔣介石、陳誠等國民黨高層人物卻先後接見了葉青,對其讚賞有加。葉青多年後回憶說:「據說共產黨反對我的事引起了當時蔣委員長的注意。中國人這樣多,為甚麼共產黨獨怕葉青呢?因此想看我為(是)何(如)人。」

據大陸《同舟共進》雜誌2010年第8期文章《葉青:刑場上兩槍未死 中共史上最決絕的叛徒》一文披露,抗日戰爭全面爆發後,大約在1939年前後,葉青重新加入國民黨。彼時國民黨五屆五中全會確立了「溶共、防共、限共、反共」的方針,並通過了《防制異黨活動辦法》等。葉青遂召集了一些人發起了「三民主義研究及三民主義文化運動」,而當時國民黨以「三民主義」為旗號發起的「反共」高潮也是以其理論為核心的。

在《我怎樣做三民主義底理論事業》中,葉青解釋了自己轉向的原因:「我以為研究中國政治問題不能對於共產黨的主張置諸不理,反之,還非從檢討出發不可,檢討它的結果應該是批判,從而作為它底基礎的共產主義之不合於中國需要,也就十分明了。那末,用甚麼來代替它呢?批判了人家的主義,自己必須拿出一種主義來,這就捨三民主義莫屬了。於是,我遂由批判性的研究,轉到建設性的研究來。因此,我決定研究三民主義。」隨後,葉青發表了系列文章批判中共。

1940年,葉青赴江西參與指導「三民主義文化運動」,並在國立中正大學任教和創辦「三民主義研究會」,影響達到周邊諸省,受到蔣介石的讚賞。1942年,葉青返回陪都,加強「三民主義文化運動」。在得到蔣介石的召見和稱讚之後,葉青發起成立了「中國三民主義學會」。此後他又相繼擔任國民黨中央黨部專門委員、中組部研究室主任、戰時青年訓導團研究室主任、三青團中央幹事、中央幹部學校教授、國民黨候補中央執行委員等職。

除此而外,葉青還親自組織反共示威遊行,出版反共書刊《共產黨問題》、《反共問題》、《中國目前的變化及其出路》、《為誰而戰》、《新路線》等。

1949年7月,葉青受命擔任國民黨中宣部副部長,後代理部長。葉青奔波於西南,指導宣傳業務、剖析對時局的看法,並號召開闢「第二戰場」和「經濟戰」、「思想戰」,「重振北伐精神」,組織「遠東反共國際」,等,以鼓舞國民黨士氣。

無疑,中共對於切中其要害的葉青十分痛恨。在延安的毛澤東、張聞天、王稼祥、陳伯達、艾思奇、吳黎平等相繼發表文章,對葉青之論加以反駁,但其反駁之語在後來證明都是謊言。

晚年葉青在《我為甚麼反共?》一文中,回顧了其人生經歷:旅歐回國之後,「一面參加共產黨的工作,一面也參加國民黨的工作。後來因國民黨清黨,自然脫離了國民黨。由於共產黨實行盲動主義,盲動的結果,大批黨員被捕,甚至被殺,也自然脫離了共產黨。我也是這樣。當時深感盲動主義之不當,它以黨員為犧牲,以群眾為芻狗。」

基於此,他說:「我反共是為了國家,為了中國。從前在法國贊成社會主義,加入共產黨,是為了參加勞動,同情工人,乃基於局部的事實。現在知識廣,經驗多,了解中國的歷史趨勢,亦即了解全部的事實,自然根據中國需要,從事反共了。」

也就是說,葉青是在深刻認識到中共的問題後,才義無反顧的走上了反共之路,並終身反共,因此被稱為「反共元老」、「反共專家」和「反共教父」。

他還在《我反共經驗的總結》一文中總結道:「我反共約有四十五年之久,已分成我在上海反共、在武漢反共、在重慶反共、在南京上海廣州反共、在台北反共五期⋯⋯可以說,用筆墨唇舌反共,在中國究竟有幾人如此,而且又歷時四十五年未嘗停止或間斷呢?」

事實也的確如此。堅持反共近半個世紀,著述逾千萬字的葉青,某種意義上堪稱20世紀「反共之第一人」。儘管中共官媒對其大加鞭撻,但如此葉青還是讓中共怕了幾十年。

俞強聲叛逃 潛伏美國最高級別間諜自殺

1985年,中共國家安全部司長俞強聲、也是前中共政治局常委俞正聲的哥哥投奔美國,其給中共造成的最大重創是,中共潛伏在美國中情局四十多年的最高級別間諜金無怠被逮捕。雖然中共對此極力否認,但2015年美國之音衛視播出的解密時刻拋出的美國秘檔,證實了金無怠確是中共高級間諜等五件事。

金無怠1922年出生於北京,燕京大學新聞系畢業;1938年開始在美國駐上海領事館擔任譯員,1944年被周恩來收為中共間諜,潛伏在美國情報機構長達37年,是美國中央情報局亞洲部前負責人。他曾將美國很多最高保密等級的文件偷拍成微型膠捲秘密交給中國,直到金退休四年後,才被逮捕。

金無怠被捕後,於1986年2月被陪審團裁定其所有17項罪名成立,包括6項間諜罪和11項欺詐和逃稅罪,並定於當年3月4日判刑。其後,金無怠呼籲中共像美國與前蘇聯那樣交換間諜,讓自己回到中國,並擬派自己的妻子前往中國找鄧小平疏通。但中共外交部發言人李肇星說:「金無怠事件是美國反華勢力編造的。」「我們同那個人沒有關係。」不久後,金無怠自殺。

根據美國的解密檔案,通過俞強聲提供的情報,美國聯邦調查局逐漸拼出了金無怠的活動軌跡,特別是發現了其幾次前往香港和中國大陸會見中共高級特工的秘密。為了獲得最為有效的證據,美國聯邦調查局探員進行了成功的訊問,金無怠承認其為紅色間諜,而美國當局亦從其日記等幾大箱證物中發現了諸多證據,比如從中共收取的報酬等。

此外,解密檔案還顯示,金無怠出賣了美國安插在大陸的線人,導致他們被捕。至於其自殺也存在疑點。金無怠自殺前會見的最後一名訪客,是與中共關係密切的報紙《中報》的記者,其被懷疑是其自殺的推手,因為「除非有人暗示他是時候結束這一切了,否則他應該不會這麼做」。

金無怠之死,給中共的打擊顯然不小,而對於叛逃者俞強聲也是恨之入骨,曾派國安殺手對其進行暗殺。儘管中共稱已將其殺死,但解密檔案顯示,俞強聲應該更換了身份,還活在世界的某個角落。

而日前美媒披露的中共史上最高級別叛逃者,據悉已與美國國防情報局合作了3個月,並向美方透露了關於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和中共生物武器計劃等情報,其又將給中共帶來怎樣的重創呢?是否會遠超其前輩?#

-----------------------

【坦白如初 公義永存】

📍報紙銷售點: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加入網頁會員: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