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科技巨頭互訟的「頭騰大戰」近日突然升級,騰訊和字節跳動互相抨擊言論衝上了微博熱搜榜。(網絡圖片/Getty Images)
中國科技巨頭互訟的「頭騰大戰」近日突然升級,騰訊和字節跳動互相抨擊言論衝上了微博熱搜榜。(網絡圖片/Getty Images)

2019至2020年間,在「頭騰」的互訴之中,有六個案件以字節跳動敗訴或撤訴收尾。因擁有超強的法務團隊,騰訊一直被坊間稱為「南山必勝客」。圖為位於中國深圳市南山區的騰訊總部。(wikipedia)
2019至2020年間,在「頭騰」的互訴之中,有六個案件以字節跳動敗訴或撤訴收尾。因擁有超強的法務團隊,騰訊一直被坊間稱為「南山必勝客」。圖為位於中國深圳市南山區的騰訊總部。(wikipedia)

持續了3年的中國科技巨頭互訟的「頭騰大戰」近日突然升級,騰訊副總裁孫忠懷和字節跳動副總裁李亮公開互相抨擊:孫忠懷批低智洗腦短片像豬食,李亮則回應稱短片低智。兩人的互懟言論衝上了微博熱搜榜。

所謂「頭騰大戰」起於2018年。當年5月,騰訊將今日頭條、抖音的營運者北京字節跳動科技有限公司(簡稱「字節跳動」)、北京微播視界科技有限公司(簡稱「微播視界」)告上法庭,理由是後者涉嫌不正當競爭行為,並對騰訊聲譽造成嚴重影響。於是,幽默的網民們就將今日頭條的「頭」字和騰訊的「騰」字合在一起,戲稱為「頭騰大戰」。

這場持續了3年的「大戰」原本已經沒有多大聲響了,但在今年6月3日第九屆中國網絡視聽大會上,騰訊副總裁孫忠懷對短片內容進行了猛烈抨擊。他說,部份低智低俗短片長期影響用戶心智,這些內容有一個共同的特點,就是簡單洗腦式的重複,潛移默化衝擊用戶觀念,拉低用戶心智,尤其是對心智還未成熟的青少年造成不良影響。

而引發網絡熱議是他說的這句網民們笑稱為「豬食論」的話:「現在短片平台的個性推薦實在太強大了,你喜歡『豬食』,看到的就全是『豬食』。」

此言論一出,無疑是給「頭騰大戰」的戰火又淋上一杓熱油。

6月3日晚間,字節跳動副總裁李亮回懟。他通過微頭條公開發文表示:「這位高管可能並不知道,號稱已經擁有數億用戶的微信影片號,是目前唯一一家沒有按要求上線『未成年模式』的短片平台。事實上,騰訊自己大力發展短片同時,一直在攻擊短片行業。」

在孫忠懷發言一天後,即6月4日,字節跳動在其官方微信公眾號上圖文並茂、長篇累牘地上演了一齣互聯網「竇娥冤」,發表了一份《2018—2021年遭騰訊屏蔽和封禁大事記》。文末還附上了一個PDF版超連結,並開啟了評論區留言點讚活動。

在這份《大事記》中,字節跳動開列了騰訊在三年多時間裏發起的25次訴訟,索賠金額從300萬(約合47萬美元)上升到1億(約合1,563萬美元),累計金額近4.7億元(約合7,345萬美元)。訴訟對象主要是字節跳動旗下今日頭條、抖音、西瓜視頻、多閃、火山小影片等,訴訟理由是這些產品的內容涉嫌侵權騰訊旗下產品著作權,包括微信、王者榮耀、穿越火線。

在字節跳動成為互聯網巨頭之前,其創始人張一鳴和騰訊創始人馬化騰的個人關係看起來還可以。

有知情者曾向大陸媒體透露,張一鳴2015年曾受邀作客騰訊,講述自己的創業經歷以及個性化分發理念等。在2017年烏鎮互聯網大會期間,在京東創始人劉強東和美團創始人王興組織的飯局上,從當時流傳出來的照片看,張一鳴和馬化騰還同席而坐。

二人的互懟直接引發第一輪「頭騰大戰」

具體來說,雙方的衝突是從2018年3月開始的。這年的3月7日,馬化騰在中共召開兩會期間接受媒體採訪時說:「騰訊已經注意到短片,正在探索發展短視頻。」

第二天,有用戶發現,字節跳動旗下抖音、火山影片的超連結在分享到微信朋友圈後,僅為自己可見。

隨後,QQ空間也出現了類似情況。騰訊方面回應外界稱,這是系統的防洗版機制。

一時間,「騰訊屏蔽抖音」引發關注。到4月中旬,西瓜視頻、抖音、火山影片分享到微信、QQ的超連結無法播放。

2018年5月8日,張一鳴發朋友圈說:「微信的藉口封殺,微視的抄襲搬運,擋不住抖音的步伐。」隨即,馬化騰直接留言評論:「可以理解為誹謗。」張一鳴再回覆:「前者不適合討論了,後者一直在公證。」馬化騰也再回覆:「要公證你們的太多了。」

雙方訴訟在2019年 達到高峰

2018年5月17日,抖音因一篇微信公眾號文章起訴騰訊,稱微信公眾號虛構影片來源,騰訊作為微信平台的網絡服務提供者,未對平台上的內容盡到必要的審查義務,導致抖音名譽貶損,侵犯了抖音的名譽權,要求騰訊賠償100萬元(約合15萬美元)。

2018年6月1日,騰訊正式公告:以今日頭條、抖音通過自有平台等渠道大量發佈、傳播貶損詆譭騰訊的言論、文章或影片為由,正式控訴了這兩家公司的營運者字節跳動和微播視界。

騰訊要求兩公司賠償人民幣1元(約合0.16美元)。

當天,字節跳動向北京海淀區法院遞交對騰訊的控訴狀,稱對方「不正當競爭」,要求騰訊賠償經濟損失9,000萬元人民幣(約合1,407萬美元)。

從此以後,字節跳動與騰訊的摩擦此起彼伏,雙方的訴訟在2019年達到高峰。

互訴中 字節跳動有敗訴或撤訴

2019年1月31日,廣州知識產權法院裁定,西瓜視頻直播的《王者榮耀》遊戲內容侵犯了著作權人,即騰訊的合法權益,禁止西瓜視頻App直播《王者榮耀》。針對用戶登錄多閃App需使用抖音帳號,而登錄抖音使用的是微信或QQ帳號,在此過程中是否需要騰訊再次向字節跳動旗下多閃進行授權等核心爭議點,騰訊2019年2月在天津市濱海新區法院再次對字節跳動相關公司發起訴訟。

2019年9月,因今日頭條擅自抓取微信公眾號內容,騰訊起訴字節跳動不正當競爭糾紛案在四川成都市中院立案。

2019至2020年間,在「頭騰」的互訴之中,有六個案件以字節跳動敗訴或撤訴收尾。因擁有超強的法務團隊,騰訊一直被坊間稱為「南山必勝客」。

2021年初,正是中共當局聲稱加強反壟斷之際,抖音在2月2日向北京知識產權法院正式提交訴狀,控訴騰訊壟斷,要求法院立即制止騰訊在微信、QQ封禁抖音連結,並索償9,000萬元人民幣(約合1,407萬美元)。

就抖音正式控訴騰訊一事,騰訊2日當天發佈聲明回應:字節跳動的相關指控純屬失實,係惡意誣陷。騰訊表示,字節跳動及相關公司還存在諸多侵害平台生態和用戶權益的違法違規行為,將繼續提起訴訟。

在有據可查的34宗訴訟中,騰訊有44%的訴訟是在深圳法院發起;字節跳動共發起8次,其中有75%在北京發起。

高科技類企業會牢牢控制在最高當局手上

儘管「頭騰」互訟戰火持續不止,然而馬化騰早於2019年9月已辭任騰訊徵信法定代表人及執行董事;今年5月20日張一鳴也宣佈將於今年年底辭職字節跳動CEO,成為步馬化騰及阿里巴巴創始人馬雲之後的又一個高科技公司創辦人「退休」。

高科技CEO接連離職,悉尼科技大學中國問題專家馮崇義教授向《大紀元》記者表示,中南海出於恐懼政權的安全,懷疑高科技等私企大佬忠誠度不夠,會以《反壟斷法》等名義迫使他們辭任,最後讓這類企業牢牢控制在最高當局手上。

馬雲的遭遇 即是鮮明的例子

去年10月24日,馬雲在上海外灘金融峰會上公開批評中共當局監管過時,隨後便消失在公眾面前,行蹤成謎。馬雲當時說,中國不是金融系統性風險,「是缺乏系統的風險」。

外界普遍認為,馬雲是因為在這次會上批評中共體制而令習近平震怒。但有觀點認為,因馬雲是江家的白手套,習近平是藉整治馬雲來打擊江家。

以上面提到的2017年烏鎮互聯網大會為例。這場由中共官方每年在浙江嘉興桐鄉市烏鎮主辦的大會,最引人注目的一幕是互聯網大佬齊聚的「烏鎮飯局」,參加者都是中國互聯網業界大佬,包括馬化騰、楊元慶、劉強東、雷軍、丁磊等。而到2017年,馬雲已是第四年缺席飯局。

在被陸媒記者問及此事時,馬雲說:「反正也沒人邀請我,當然邀請我也不一定有時間。」他還說:「你信不信我今天真搞個飯局,可以把全世界的人都請來,請來一幫土豪,在全世界都是頂級的,還真沒幾個人請得起我的飯局。」

幾個月後的2018年1月23日,在「達沃斯」論壇會議的晚宴上,馬雲真的擺了一場「世界級飯局」。

據阿里巴巴提供給大陸媒體的材料顯示,出席這場飯局的嘉賓包括:約旦國王阿卜杜拉二世和王后、荷蘭王后、盧旺達總統保羅卡加梅、盧森堡首相札維耶貝特、挪威首相埃爾娜索爾貝格、加拿大總理賈斯汀杜魯多、三位國際組織負責人以及比爾蓋茨等眾多西方頂級商業領袖。但同樣參加達沃斯論壇的習近平的心腹、時任中共中央財經領導小組辦公室主任的劉鶴卻缺席。

這場晚宴後,馬雲飛往法國波爾多,他在那裏購買了城堡和葡萄園;4月與泰國總理巴育會面;5月再會見了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和約旦國王阿卜杜拉二世。這一年夏天,馬雲又到訪了多個國家的首都,在海外度過了半年多時間。

中共對此感到越來越不安。英國《金融時報》2021年4月16日的報道說,一名與杭州政府關係密切的知情人士表示,馬雲在公開和私人場合所說的話都可能令中共感到尷尬。他還說,馬雲回到家後,當局都會詢問他的旅行情況。

馬雲在國際項目上的一名合作者也表示,中共領導人不喜歡馬雲「在世界舞台上代表中國」。

去年11月,中共監管部門對大型網絡金融科技公司展開反壟斷調查。11月2日,螞蟻集團實際控制人馬雲、董事長井賢棟、總裁胡曉明被中共4家監管機構約談;11月4日,螞蟻集團在港交所發佈公告,暫緩H股上市及退回香港公開發售的申請股款。

去年12月,中共除對互聯網巨頭阿里巴巴集團展開反壟斷調查外,還對阿里巴巴投資有限公司、騰訊的控股子公司阿里投資、閱文集團、豐巢分別罰款50萬元(約合7萬美元)。

12月14日,中共國家市場監管總局以違反《反壟斷法》為由對阿里巴巴罰款50萬元人民幣(約合7萬美元)。

12月24日,中共國家市場監管總局對阿里巴巴涉嫌壟斷行為立案調查。

12月30日,阿里巴巴旗下的天貓,以及其它兩家電商再次被中共國家市場監管總局各罰款50萬元(約合7萬美元)。

今年4月10日,中共市場監管總局宣佈,阿里巴巴集團因違反《反壟斷法》被罰款182.28億元人民幣(約合28億美元)。這是中共執行該法以來開具的最高額罰單。

馬雲創辦的精英商學院湖畔大學(Hupan University)被曝在北京當局的施壓下暫停招收新生。

4月12日,螞蟻集團第三度被中共央行、保監會、證監會及外匯管理局以「反壟斷」為由聯合約談。4月17日,有多名消息人士透露,螞蟻集團正在研究讓馬雲剝離持股及放棄控制權的各種選項。中共央行和銀保監會官員在1月到3月期間曾分別約談馬雲和螞蟻集團,討論讓馬雲退出螞蟻集團的可能性。

今年4月,馬雲早年發表的言論在網上被熱傳。馬雲當時稱:「中國的企業家確實沒有好的下場。」如今一語成讖,這句話似乎成了對今天的預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