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午節剛過去,我工作的長者中心當然也搞了一場端午節慶祝派對。這一活動給我一份幾溫暖的感覺,畢竟去年的端午派對,我才剛剛加入這間中心。

雖然,去年我為中心找到一間口罩生產商捐助了一批口罩作為派發給長者的禮物,在疫情還處於水深火熱的時候,能夠送上一批非常有質素的口罩給他們的確充滿滿足感,他們也相當快樂。但去年我和這批長者的關係仍然相當陌生,而今年我沒有去爭取禮物供應商,但我和一班同事組成樂隊,與中心內一班已經變熟絡的長者一起唱歌耍樂,反而玩得更不亦樂乎。

在中心唱歌表演當然不是舞台級的專業,對我來說,我是曾經踏上過專業級表演舞台的人。所以我知道,那只不過是一場柴娃娃式的表演,我們只不過在前一天才簡單地練習了大半個小時而已。表演的時候,當然也充滿了甩漏及失場,但我們不是要看輕這場對長者的表演。

我們的目的是要和這班長者一起經歷短暫快樂的時光,一起癲癲喪喪地玩一會,便發覺其實那班老友記比我們更愛玩。然後,我們一起大抽獎,當然不是人人有獎永不落空,抽到的都是小禮物,因為這都是靠社署的活動預算資助購買的小禮物。但是,大家都非常滿足,因為他們接收到的是這間中心裏的同工們所送上的熱情和祝福。

所以說,派禮物給長者好嗎?有用的禮物是好的,沒用的禮物其實只不過是幫他們的家裏增加一件垃圾而已。但按筆者接觸長者多年的經驗裏得出,陪他們癲癲喪喪地玩一個小時,隨時比他們在大抽獎環節中抽到一張$100超市禮券還要興奮。◇